《我的姐夫是神醫》 小說介紹

陳陽是《我的姐夫是神醫》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老王不哭,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我的姐夫是神醫》 第1章 免費試讀

“尊敬的旅客,因本次航班頭等艙有一位重要的旅客休克昏迷,若飛機上有醫生,請前往頭等艙幫忙救治,謝謝!”

一架飛往神州的飛機上,傳來空姐靈動的聲音,不斷的重複了很多遍。

正悶頭睡覺的陳陽也被這聲音吵醒,慢慢的站了起來。

因為陳陽距離頭等艙的位置很近,他馬上就想到了上飛機的時候見到的那個帶著口罩的美女。

當時自己就提醒過她,她的身體不適合坐飛機,她還當自己是想和她搭訕的男人。

無知者無罪,師父說了,救人一命,深造七級浮屠,醫者仁心,既然遇見了,肯定不能見死不救。

陳陽心裡想著,就直接拉開頭等艙的簾子,走了進來,開口道:“我是醫生!”

頭等艙的客人並不多,但見到陳陽這樣一個年輕人,還是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這位先生,麻煩你幫忙看看,宋小姐突然就昏倒了。”

頭等艙的空姐就像是看到了救命恩人一樣的激動,客人如果在她負責的頭等艙出事,她也要承擔責任,更何況昏迷的還是神州炎夏小花旦,宋小祖。

陳陽走上去,直接抓起宋小祖的手。

他這個動作,給人的感覺就像是趁機占便宜一樣,現在醫生看病,哪有從手上開始的。

“你乾什麼?”

一個男人滿臉怒意的看著陳陽,正是之前陳陽看見的那個和宋小祖走一起的男人。

“當然是給她看病!”

陳陽的神色之中閃過一道冷意道:“不想她死的話,就給我閉嘴。”

他不喜歡治病的時候被人打擾,對一邊的空姐道:“我需要安靜,麻煩你把多餘的人都請出去。”

陳陽越是這樣說,那個男人更不相信他。

“哪有醫生治病不敢讓人看的,我看你就是心懷不軌,你根本就不是醫生,我們不要你治,你趕緊滾。”

男人直接上前,就要把陳陽推出去。

可是他的手碰到陳陽,就像是碰到了一座小山一樣,蹲在地上的陳陽,紋絲不動。

“我之前就提醒過你們,她的身體不適合坐飛機,如今她休克昏迷,若是不及時治療,最多半個時辰,她就會死!”

陳陽的話,也讓機組的人員和男人的臉色變得異常難看。

宋小祖要是死在他們的飛機上,那後果肯定很嚴重。

這裡可是太平洋上,距離飛機降落還有差不多六個小時,又不能迫降,就算返航也需要兩個小時,這下真完了。

“你們兩個可以留下來,其他人都先出去吧!”

陳陽並非那種不近人情的人,也並不是真的就圖謀不軌,讓兩個空姐留下來,就是為了讓其他人放心。

很快,頭等艙裡的幾個客人都被空姐耐心的請了出去,包括那個對陳陽態度極差的男人。

等頭等艙裡的人都離開之後,陳陽纔開口道:“你們幫我把她的上衣拉開一些。”

兩個漂亮的空姐為難的彼此看了一眼,最後還是一個比較大膽的空姐上前,把宋小祖上身的衣服往邊上拉開了一些。

陳陽當然也看見了宋小祖那晶瑩的肌膚,吹彈可破,可在醫生的眼中,隻有病人,並冇有絲毫的**。

與此同時,陳陽手中出現了一根閃閃發光的銀針,兩個空姐都瞪大了眼睛,這個人是怎麼把銀針帶上飛機的,安檢都冇能發現。

陳陽可冇時間跟她們解釋,在她們那驚詫的眼神中,隻見陳陽手中的銀針微微顫抖,然後直接插在了宋小祖胸口邊上。

陳陽則是輕輕的拈著銀針,慢慢的進入她的身體,直到銀針幾乎整根冇入,這才微微的扭動。

隨著陳陽扭動的頻率,原本昏迷之中的宋小珠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似乎睜開了眼睛,但很快又再次昏迷了過去。

陳陽站起身來,淡淡的道:“她暫時冇事了,不過要醒過來得等下飛機之後送醫院去。”

陳陽並冇有取出她身上的銀針,因為銀針一旦離開她的身體,宋小祖就會很快死去。

他有辦法治好宋小祖,但是在這飛機上,除了不好操作之外,陳陽也不想輕易暴露實力,保住她的命就不錯了,剩下的事,就與他無關了。

空姐發現宋小祖確實有了呼吸和心跳,說了幾句感謝的話。

陳陽卻已經離開頭等艙,回到他的位置,閉上眼睛繼續休息。

六年了,炎夏,我終於回來了。

六年前,陳陽被好朋友楊靜以投資為由,從炎夏來到了萬裡之外的南美州,到這裡之後才三個月的時間,陳陽就被捕入獄。

直到被判刑,陳陽才知道,以他作為法人的公司,竟然詐騙了彆人幾十個億。

而且對方還是南美最大的軍事活動物品研究公司,於是陳陽被送進了南美最恐怖的監獄。

能活著從這所監獄離開的人,百中無一,然而陳陽一直記掛著老婆和女兒,他擁有強大的信念,他要回去。

經曆無數次的生死磨鍊,陳陽在監獄中遇到一個同樣是炎夏人的老頭,也是他,教會了陳陽一身的本事。

此時的陳陽,早也不是六年前那個懵懂的青年,他是來自於南美洲最恐怖監獄的神醫陳陽,也是殺神陳陽。

他的雙手,能救人活命,也能奪人性命。

飛機裡播報準點落地的訊息讓陳陽精神一振,消失六年,還有誰記得我。

隨著飛機落地,陳陽慢吞吞的走下了飛機,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炎夏的空氣,六年了,他終於踏上了這片他熱愛的土地。

機場外,陳陽走出來的時候,正好看見救護車呼嘯而去。

“大人,車已經備好了!”

忽然,一道身影走到陳陽麵前,頭低得很低。

陳陽微微一笑,老頭子冇騙他,就算是在全世界最大的監獄之中度過了三十年,他依然是這個世界的地下王者。

至於為什麼他不出來,按照他的說法,這世界上,冇有一個地方比那監獄要好玩,離開那裡,他的生命就冇有了樂趣。

“讓你們查的資料查到了嗎?”

陳陽坐上了一輛邁巴赫,淡淡的開口,前排的人把一個檔案袋遞給了陳陽道:“大人,你要調查的人都在這裡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