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父攤牌了》 小說介紹

《為父攤牌了》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主人公叫周序秋淺,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

《為父攤牌了》 第3章 免費試讀

“我爸媽身份地位很高?”

周序頗為好奇。

他怎麼看也冇感覺開小飯店的爸媽,有什麼身份地位。

一個經常滿頭大汗的炒著菜,一個收拾個房間都要罵人幾句瞪人幾眼。

魔道巨擘都這樣嗎?

“很高,不然魔修跟道修,不至於都在關注你。”秋淺看著周序開口回答。

“那關於我的事是怎麼走露風聲的?”周序問道。

這個問題秋淺搖了搖頭:

“我不知道,我也是最近才知道關於你的事。”

周序冇再問,下次問問爸媽吧。

翻開《周天經》看了下,發現這裡寫的東西還挺複雜的。

“隻要我學會這個,就能保證自我安全?”周序問道。

修真,挺吸引人的。

雖然老爸說他冇天賦,但是能試試,當然就不能放過。

“並不能。”秋淺放下吃甜點的小勺子,輕聲道:

“《破天魔體》是魔道公認最凶殘,最可怕的功法,對敵人恐怖,對自己也殘忍。

剛猛,暴戾,彆說尋常人,哪怕修煉天才也難以駕馭。

強行修煉大多性格扭曲。

修煉到了一定地步,都會轉修。

後續根本無法承受。

體魄,心神,均是如此。

一旦能夠承受,那麼實力之強會讓所有人忌憚。

所以你爹孃說你修煉這個,確實能威懾不少人。

這個你不太可能學會,哪怕學得會,也不建議你學。

而《周天經》是我選出來最容易入門,也頗為柔和的功法。

用來打基礎很適合。

倒不是讓你用來對敵,而是萬一被人遇到,好讓他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隻是在裝普通。”

周序:“……”

感覺普通生活要結束了一樣,不知道影不影響清那些奇怪的野獸。

想到這裡,他覺得還是弄清楚修真者有多強的好。

“修真者都很強嗎?”

“也不都是。”秋淺看著甜點有些後悔,太甜了吃不下,這次潑誰呢?

她抬頭看了下週序,繼續開口解釋:

“修真有境界之分,從九品到一品。

分上中下。

九品到七品是下三品,六到四是中三品,三到一是上三品。

中上不提,說說下三品。

這三品分彆是,九品臨者,八品兵者,七品鬥者。

其中差彆甚大,實力差距也不少。

九品吸收靈氣,身體全麵提升,八品觀心神天道可禦寶殺敵,七品術法精通,可加持法寶,擅戰。

我現在是八品兵者,離七品不遠。”

“每一品又分上中下圓滿?”周序開口問道。

“冇有。”秋淺搖頭,輕聲開口:

“每一品都有個進度,但是冇有具體劃分,倒是有巔峰一說。

其他的其實看個人能力。”

實戰為主,周序瞭解,隨後他指了指外麵的一座高樓道:

“九品臨者,能把那座大樓一拳打爆嗎?”

秋淺往邊上望去,看到的是一棟七層樓高的樓,是連著兩棟:

“不能,九品臨者比普通人強很多,但冇有那麼誇張。”

“那八品兵者呢?”周序又問。

這次秋淺沉默了下,似在思考,很快她還是搖頭:

“不太能。”

“七品鬥者可以?”周序覺得應該是可以。

“確實可以,可一擊爆破,冇有那麼容易。”秋淺說道。

周序微微點頭,心想好像也不是很強。

他千年功力,能爆好幾棟。

當然,修真者太特殊,還是小心一些的好。

“你要是回去修煉,切記不可操之過急,容易出現問題。”秋淺說了些修煉注意事項。

此時她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接了電話,她眉頭微微皺起。

隨後起身跟周序告彆:

“我需要離開一下,修煉有問題可以問我。”

在周序點頭後,秋淺便邁步離開,她低眉望了眼甜點,心想:終於不用吃了。

隻是走到半路,她突然轉頭看向周序,道:

“對了,剛剛那種女的,以後還是彆約了。

五百塊,是你爹孃辛苦不少時間賺來的。”

周序:“……”

都說了,那是個誤會。

不過冇等他解釋,秋淺就離開了。

看到對方離開,周序微微歎息。

“呼~”

“相親失敗。”

看著秋淺離開的身影,他發現對方確實很漂亮。

五觀精緻,白皙的皮膚透著緋紅,髮帶綁著頭髮,側邊留有長髮,有青春的氣息。

“老媽的眼光確實好,不過她好像不是來相親的,隻是來跟我說一下事情的經過由來。

至於修煉有問題聯絡她…”

根本冇留聯絡方式好吧。

而且剛剛離開的方式,不就是我朋友有事,要先離開嗎?

反正都失敗了,五百塊的事,他也冇打算再解釋。

不過修煉的事倒是可以回去試試。

萬一成了呢?

從此仗劍走天涯,禦劍天地間。

搖了搖頭,周序起身離開,這明天還要找工作,養活自己先。

隻是剛剛打算離開的他,被一個服務員攔住了。

“有事嗎?”周序頗為好奇的問道。

“先生是要離開嗎?”是個女服務員,很是禮貌。

“嗯。”周序點頭。

不明所以。

“那,方便買個單嗎?”女服務員麵帶微笑,客氣的問道。

“啊?”周序愣了下,尷尬的道歉:

“不好意思,忘了,多少?”

相親嘛,對方走的急冇買單,自己買單是正常的。

等周序買完秋淺的單後,女服務員指了指之前那個皮甲女的位置道:

“先生,那邊走掉的客人,也是您的朋友吧?”

周序:“……”

這一刻,他感覺自己虧了。

雖然冇有多少錢,但還是虧了。

相親失敗,幫忙買單就算了,還要給一個讓他被誤會的女的買單。

他都不知道那女的是誰。

仔細想了想,周序發現那個人好像很怕秋淺。

“認識?”

感覺是單方麵的認識。

離開咖啡店,周序便一路往家裡而去,帶著兩本秘籍。

隻是回去的路上,他看到一位小女孩,穿著過膝裙,揹著小揹包,頂著兩個小籠包髮型。

她站在十字路口左右眺望,時不時的看手裡的地圖。

很快臉色露出了原來如此的表情,接著往左邊走去。

周序往右邊走去,感覺這個小女孩奇奇怪怪的。

看地圖?

是在玩尋寶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