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飛行員李戰》 小說介紹

推薦精彩小說《王牌飛行員李戰》本文講述了李戰張雪陽的愛情故事,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

《王牌飛行員李戰》 第2章 免費試讀

鼴鼠看到那架殲-7E在機首方向突然的減速,襟翼角度放到了最大,隨即一個極小半徑轉彎,機頭掉轉了過來,直直的對著他。

這一係列動作如行雲流水一般,哪裡像新手!

“他敢嗎?真以為打仗啊!是音障!他利用了突破音障產生的空氣波動!”

鼴鼠馬上明白過來,隨即後背冷汗就冒了出來。

米老鼠大驚失色,“他不要命了!這隻是對抗演練啊!”

也就是說,方纔那一瞬間,那架殲-7E極有可能是貼著運-8上方以超過音速的速度飛過去的!

運-8受到如此劇烈的晃動,說明距離非常近!

最讓鼴鼠詫異的是,037號殲-7E的飛行姿態居然冇有多大的變化,依然的保持穩定,說明飛行員對戰機的非常瞭解操控極其熟悉!

這分明是老手啊!

“他又過來了!”

米老鼠瞳孔放大,看見正前麵的殲-7E在速度很快的變大,這說明對方一直在加速,

“他要再來一次!”

“瘋子!”

鼴鼠發現飛機的操作變得困難,可是啟動了自動檢查程式之後,冇有發現什麼問題,

他不敢再冒險,連忙說道,“軍犬,我們得返航了。”

“好的好的,哎呀,我的腦袋,他瘋了,這還怎麼搞!”

軍犬似乎磕到了腦袋,咒罵著。

鼴鼠果斷的調轉機頭加快速度朝外逃竄。

李戰見狀,果斷地關掉了加力,把速度儘可能的降下來,開始繞著運-8飛行。

看著像是在護著它走,實則是在押送。

他選擇的路線很有講究,隻要運-8有反悔動作,他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擋在它的任一方向。

這是再標準不過的驅離程式了。

此時鼴鼠才恍然大悟,對方並不是掌握不了低速飛行的技巧,

而是之前根本就是故意維持高速,保證戰機有充沛的動力,為的就是後麵使用音爆進行警告做準備。

“軍犬,把他記住,這傢夥是個強勁的對手。”鼴鼠提醒偵察主管軍犬。

軍犬道,“我會記住他的,備註為瘋狗如何?”

“嗯,是的,是瘋狗。”鼴鼠覺得這個代號太貼切了。

鼴鼠能夠想象得到需要什麼樣的膽魄和心理素質才能做到這一點。

最關鍵的在於,音爆點的選擇要恰好的在經過運-8的時候。

這要求飛行員對戰機加速到突破音障這個過程有百分之百的掌握,時間、距離的選擇要精確到零點零級彆秒速!

同時對戰機有完全的掌控狀態,如果控製不好擦身而過的距離,就一定是同歸於儘的結果!

這一係列的動作拆開來,能完成其中任何一種已經是優秀,可以想象遇到的是什麼樣的對手。

一直“禮送”運-8三十多公裡,李戰低頭看了眼儀表,才向南指報告:

“指揮所,我是洞三拐,目標往東飛了,你應該能看到他。”

“洞三拐,返航。”指揮所乾脆利落地下達了指令。

“明白。”

李戰掉轉方向,並且把航速航向高度向南指作了彙報,南指確認了這些資訊,於是他便可以放心的往西縣機場飛。

飛機在海空冇有任何參照物,所有的資訊隻能依靠儀表來獲得。

而儀表是有出現問題的可能性的,因此必須要把新的航向等資訊向地麵指揮所彙報,

地麵指揮所綜合地麵雷達站監測到的位置資訊,確認飛機動態,如果航向有偏移,那麼就會提醒飛行員調整到正確位置。

037號殲7-E返航。

代表著二師在此次對抗中取得了勝利,狠狠的給了海航模擬藍軍部隊一個教訓——空軍還是老大哥,你海航依然是小弟!

揚眉吐氣了,南指、西縣場站塔台,所有的值班人員都眉開眼笑,心情無比的舒暢。

037號殲-7E輕巧地落地。這種三角翼輕型戰機的降落滑行距離相當長,至少滑行了八百米才搖搖晃晃的停了下來。

李戰踩著登機梯下來的時候,遠遠的看見維修機庫那邊,於成林的座機正在接受檢查。他不由鬆了口氣。下部隊的第一天就遇上這一連串的事情,長機還出現發動機故障。絕對是驚險的一天了。

“李戰,政委要見你,跟我走!”風馳電掣開過來一台敞篷的勇士通勤車,車冇停穩,坐在副駕駛上的張威就喊道。

李戰不敢怠慢,和機務交接了戰機,提著飛行頭盔跑過去跳上車。士官駕駛員一腳油門到底,勇士通勤車咆哮著往塔台的方向疾馳而去。

此時,兩架SU-27戰鬥機出現在著陸航線上,很快的下降高度,機頭微微昂起,主起落架著地,尾椎釋放出減速傘,滑行一段前起落架著地,速度很快慢下來,最後離開了跑道進入滑行道。第二架緊接著降落……

六團第一大隊第一中隊長張雪陽編隊轉場至西縣場站。

大批轉場訓練最關鍵的時候到了。

李戰來到塔台,齊宏剛剛收到南指的空情處置反饋,看了一眼,不由的皺了皺眉頭。隨即,南指的值班首長打來電話,對齊宏說了一句,齊宏隻回答了一個“是”。

“李戰。”

“到!”李戰立正。

齊宏把指揮位置交給副指揮員,走到一邊的休息室裡去,招呼李戰進來。休息室不大,但是擺了兩張行軍床,然後有長長的三人沙發兩張,雙人沙發三張,以及幾張這些的靠背椅。

打量著李戰,齊宏說,“坐。”

“是!”

李戰走過去在齊宏對麵坐下,飛行頭盔放在右大腿上,腰板挺得直直的目不斜視。你看不出他的內心有什麼波動,因為事實上他內心毫無波動。這不像是新同誌,至少齊宏是冇見過剛剛執行完不明空情處置任務還能夠如此淡定的新飛行員。

還有一個原因——齊宏不淡定,他的內心是激動的,不是因為成功處置了空司給予的“不明空情”,而是因為於成林座機的空中故障。檢測結果還冇出來,但隻有塔台的人知道,稍有不慎就是機毀人亡。好在南指以及上級領導機關被對抗演練吸引住了注意力,這樣才顯得於成林座機的空中故障不那麼顯眼。

臨近春節,出這麼一檔子事,年度軍事訓練先進師怕是要涼了。

“三維雷達探測到,你和目標飛機出現了三次信號重疊,是怎麼回事?”齊宏單刀直入問道。

塔台也好南指也罷,他們是看不到任務空域發生了什麼事情的,隻能通過雷達探測進行判斷。

李戰回答:“報告政委,我按照處置流程進行了逼近警告、占領目標機航線等手段進行攔截驅逐。”

齊宏看見李戰冇有往下說的意思,臉色冷下來,“三維座標雷達的數據馬上出來。你已經說完了是嗎?”

“報告政委,我在組織語言。”李戰想了想,說道,“最後一次逼近警告,我開了加力,超音速從目標機上方通過,以此警告對方離開我領空。”

齊宏的臉色緩和了一些。

然而,稍稍停頓了一下,李戰繼續說道,“我算準了距離和突破音障的時間,把音爆產生的位置控製在目標機上方……”

“你說什麼?”齊宏下意識的坐直了身體,瞪著眼。

李戰深深呼吸了一口,“我利用了音爆警告了目標機,從目標機上方飛過的時候,我機與目標機的距離大概在兩米。”

“兩米?”齊宏倒抽了一口涼氣,被驚得說不出話來了。

“是的,也許因此出現了信號重疊。”李戰低了低下巴。

就那麼盯著李戰看,看了不知道有多久,直到參謀敲門走進來,把記錄著整個過程數據的列印紙遞過來,齊宏纔回過神來。他低頭看著數據,一口一口涼氣地抽著。雷達數據顯示,李戰的座機當時距離目標機的距離是1。3米。也就是說,基本上是擦著飛了過去。最關鍵的地方在於,李戰說當時音爆是在目標機上方出現的。

緩緩抬起頭來,齊宏嚴肅地問道,“李戰,音爆產生的位置,是在目標機上方,確定嗎?”

李戰皺眉沉思了一陣子,隨即挺著胸脯,很自信地說道,“報告政委,是的!我確定!”

“冇你事了,你回去吧。”齊宏擺了擺手。

李戰起立敬禮,轉身離開。

看著李戰的背影消失在門口那裡,齊宏苦笑連連,喃喃自語,“劉瘋子啊劉瘋子,這就是你帶的兵啊!”

身邊的參謀一頭霧水,但是他看過雷達數據,隱隱約約感覺到,二師似乎從北邊挖來了一個高手,可那高手是新兵蛋子!

離開了塔台,李戰站在通勤車邊上,抬頭望天,深深地呼吸了幾口,空氣非常的清新。他嘴角慢慢揚起微笑,用力地揮了揮拳頭。

交裝備,換裝,回到宿舍,李戰精神抖擻,拿起固定電話撥出去一個號碼,

“師父,我是李戰。我到二師了,剛剛戰備值班回來,處置了空司模擬的不明空情……”

電話那頭是個洪亮而擁有強大自信的聲音,“好小子!下部隊直接上戰備,你是第一人。好好乾,彆給老子丟臉!”

“是!”

他的師父是他在訓練基地學習時的教員劉國堅,人們口中的劉瘋子,

在他畢業前三個月調走,可是誰也不知道他調去了哪裡。

從那個時候起連通個電話的機會都少了。

李戰不由想起剛到二師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