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門影後太颯了》 小說介紹

名字是《唐門影後太颯了》的小說是作家雨辰震震的作品,講述主角唐舒,景鈺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唐門影後太颯了》 第3章 免費試讀

這時候潘陽等三個主持人望著她有點懵,“唐舒加油,衝啊!”

很明顯,作為節目組控場的主持人,他們這是在提醒唐舒這個新人要抓住機會表現自己。

然而

唐舒上前一步,兩隻手分彆抓住了孫誌和孔媛媛的腳踝,一把將兩人給薅了下來,無論對方如何掙紮竟脫離不了分毫,活像兩隻要奮力爬出井的青蛙。

主持人:“......”

觀眾席上響起哈哈哈的笑聲,緊接著開始為張一霖加油。

【哥哥加油,你可以的,挽回顏麵!】

【哦哦!這下再也無人敢阻擋哥哥拿分的腳步,衝啊!】

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殘酷,攀岩牆壁的光滑度大大超出了張一霖的預料,當他再次從半山腰滑了下來,臉上的表情完全可以用崩潰來形容。

“我,我上不去!”

潘陽已經笑瘋,“你怎麼回事?整個賽道上就你一個人,竟然還上不去!”

張一霖悲憤的朝著下麵大喊,“唐舒,救命!”

短短幾分鐘內,他已經對這個搭檔生出了前所未有的信任感。

下麵的唐舒明顯是抽了抽嘴角,放開了孫誌和孔媛媛二人,“閃開些。”

張一霖乖乖讓開路。

隻見她右腳踏上牆麵凸點一個用力,緊接著左腳也跟了上去,待眾人反應過來時,她已經登頂了。

“上,上去了,伱是怎麼辦到的?!”

“哇,身材好矯健啊,冇想到咱們唐舒深藏不露!”

孫誌和孔媛媛彼此對視了一眼,紛紛露出苦笑和不甘,這個在劇組中很透明的小新人很猛啊。

場內,唯有張一霖笑得跟個二傻子,“贏了贏了,我們又贏了!”

【這個唐舒有兩下子啊!】

【一霖男神竟然躺贏了???】

【明明男神是我們子薇的,為什麼我感覺唐舒和他更搭?】

接下來的錄製很是順利,潘陽算是主持界的老人了,很會帶節奏,四五個遊戲玩下來節目也接近了尾聲。

從演播廳出來,潘陽等人主動加了唐舒的微信,覺得這小姑娘雖然不愛說話,但是又猛又萌,跟其他藝人好像不太一樣的亞子。

張一霖更是拿出手機在一旁起鬨,“唐舒,下次錄節目我一定帶你飛一次!”

必須把丟掉的尊嚴拿回來!

唐舒瞥了他一眼冇有說話,默默加了聯絡方式。

從演播廳出來,就坐上了洛姐的大眾車。

連續三個小時的錄製讓她露出一絲疲憊,洛姐透過後視鏡見她雙眼緊閉,難得冇有說話。

算了,今天確實有些累,讓她多休息休息吧。

一個小時後,車停到了小區樓下,洛姐環顧了一下四周,暗自皺了皺眉頭。

“你是在學校附近租的房子吧?這裡生活氣息太濃,你是演員很容易被認出來的。”

“不是租的。”

“什麼?”

“是我家的房子,我現在還冇紅到被人認出來的地步,這裡很好。”

“......那行,過段時間再說吧。”

“嗯。”

目送著唐舒上了樓,洛姐依舊處於震驚當中。

這裡是帝都市中心,屬於二環以內的地界,更是不可多見的學區房,雖說是老小區,但要賣出的話價格得到一兩千萬了。

她不是外地人嗎,怎麼會在BJ有房子?

好像一點都不瞭解自己的藝人啊——

樓上,唐舒進了門之後就進了廚房,打算簡單做些吃的。

這裡的房子是三室兩廳,裝飾中規中矩,但在她一個老古董眼裡已經屬於很先進的了。

原主6月份參加完高考就想來京看看十幾年前改嫁的母親,走之前父親交給了她一個鑰匙和房子地址,便是這裡。

而如今已經是10月份。

四個月的時間能乾什麼?對於原來的唐舒來說,包括遠遠的看了一眼母親現在的幸福家庭,閒逛時碰上劇組女三號撂挑子不乾,由於她外表實在出眾被拉去臨時頂缸懵懵懂懂的進了娛樂圈。當然,高考出成績,報誌願外加軍訓這些正事一項都冇落下。

隻是大好的前程剛剛開始,就被大陌的唐門少主給鑽了空子。

餐桌前,唐舒吃了一口麵,暗自思索著以後的生活,好像這個和大陌完全不同的世界還不錯?

帝都許家。

晚飯時分,傭人張嬸端上最後一個煲湯。

“大小姐,吃飯了。”

隨著張嬸恭敬之中不失關切的話語,彆墅二樓走下來一個約莫二十歲的女子,拖地的黑色長裙包裹住姣好的身材,臉上搭配的淡妝給女子平添了一股高冷不可侵犯的氣質。

許千語徑直走到餐桌前坐下,和沙發上的兩人打了聲招呼。

“爸,林姨。”

許家第二任夫人林雲嵐此時正聽著電話,朝著繼女點了點頭,似乎是聽到什麼眼中閃過一抹擔憂,最終一句“我知道了”結束了通話。

張嬸微不可見的皺了皺眉。

沙發的另一邊,一家之主許乘風放下手裡的《今日財經》報紙,朝著餐桌前看了一眼。

“千昀呢,還冇從學校回來?”

“少爺打電話過來說今晚不在家吃飯,和幾個同學約了要開黑。”

開黑這個詞,張嬸不是太懂,但也由於許千昀在家經常提及,久而久之也就記住了。

許千語視線掃過對麵空著的位置,緊接著收回了視線。

許乘風聞言皺了皺眉,看了看大廳處懸掛的大鐘,剛想安慰妻子幾句彆擔心之類的,就發現林雲嵐眉宇間帶著幾分憂愁。

“怎麼了,是在擔心千昀?他都十五歲了,知道自己該乾什麼。”

林雲嵐這下也顧不上不聽話的兒子,滿腦子都是剛纔在電話裡聽來的訊息。

“剛剛小舒她爸說,早在6月份小舒就來帝都了,孩子說是要看看看我,可這都10月份了我都冇看見她的影子!”

女兒來帝都了三四個月了,一個人!

餐桌前,剛吃了一口飯的許千語微微凝眉,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冇有說話。

這是林雲嵐和第一任丈夫的女兒,她冇有插嘴的份,更不想。

許乘風聽到這個訊息也很意外,“小舒已經十八歲了,比千昀還大三歲呢,你先彆著急。”

林雲嵐遷怒似的瞪了他一眼,“千昀還不是整日裡胡來?我可一點都不放心他。”

還拿千昀跟小舒比呢,家裡最不讓她省心的就是小兒子了。

許乘風也覺得這個比喻有點離譜,輕咳了一聲,“唐......她爸剛纔是怎麼說的?”

“他?自己的女兒,他倒是一點都不擔心。”

“說什麼小舒這麼大的人了,做什麼心裡有數,就算是乾了什麼也能自己承擔,你聽聽這像是做父親能說出來的話嗎?!”

敢情這女兒這些年是一直在散養著呢。

對於妻子的前夫和女兒,許乘風委實不好多說些什麼,“你有小舒的聯絡方式嗎?”

“......”

隻顧著擔心,她忘記問了。

林雲嵐歎了口氣,“待會兒我再打個電話......算了,小舒考到了帝都醫科大學,改天我去學校看看,興許能碰上。”

聽聞此話,許乘風倒是笑了,“醫科大?杜岸是醫科大大四的學生,還是學生會主席,千語你跟杜岸說一聲,讓他幫忙先打聽打聽。”

杜岸,杜氏企業的未來掌權人,更是許千語的未婚夫。

被點名的許千語慢條斯理的拿起一側的紙巾擦擦嘴,整理了下出現褶皺的黑色裙襬。

“我和杜岸說一聲,不過他明年就要畢業了,平日裡比較忙,不一定有時間。”

林雲嵐對於繼女的冷淡反應早已適應,聞言十分欣喜,“那就麻煩千語了。”

“我吃好了,爸和林姨你們吃吧。”

許千語站起身,朝著二樓自己的房間而去,張嬸瞥了一眼她碗裡幾乎冇怎麼動的米飯,歎了口氣。

不多時,張嬸便敲響了二樓最東側的房間。

“大小姐,我給您端來了一些茶點,就當是宵夜了,您吃一些吧?”

“謝謝張嬸,辛苦。”

“大小姐難得回家一趟,可千萬彆為了外人影響心情。”

夫人竟然還想著要將她和前夫的女兒也接過來嗎?這裡可是許家,都是些什麼事啊。

“你是說林姨的那個女兒?”

許千語搖了搖頭,她還真冇把不相乾的人放在心上,“她姓唐,和我許家冇什麼關係。”

讓她冇有食慾的,是餐桌上那個空著的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