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王殿霸主》 小說介紹

神王殿霸主(秦昊) 小說,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齊天聖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小編為您帶來神王殿霸主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

《神王殿霸主》 第0章 免費試讀

“神王,汪市集團董事長,前來求見,為了感謝您的救命之恩,帶來一份百分之六十的股權轉讓書!”

“神王,Y國使者帶了三十億前來求見,說是為了感謝您對Y國做出的巨大貢獻。”

“神王,R國國君求見,說隻要您願意出手,他們願意割讓東海以南的領土送給神王。”

“神王,櫻花國首領求見,說隻要神王您能收兵不伐他們國家,願意雙手奉上首領位置。”

海外一處秘密島嶼上,屹立著一座金字塔一樣的建築。

金字塔外,來自全球各地的富商大咖排成了長龍一般的隊伍,他們臉上滿是殷切和期盼。

青龍掃了眼塔外眾人,轉身進塔向寶座上高大的男子稟報道:“神王,外邊已有上百人求見。”

“不見。”

男子淡漠道,他身上的氣勢很是攝人,壓的座下十批精銳隊伍大氣都不敢喘。

“是!”青龍恭敬行禮,轉身出了金字塔。

他掃視全場眾人一眼,沉聲道:“神王今日不見客,各位請回!”

青龍此話一出,眾人立刻屁滾尿流的上了他們的交通工具,一刻也不敢多呆。

他們隻是來碰碰運氣求見神王,若是能成功,自然是最好。

可現在神王不見客,他們隻能趕緊離開,萬一觸怒了神王,下場無法想象。

正當青龍轉身回金字塔時,他突然感覺身上多了一樣東西……

拿出來一看,發現是一封信!

什麼人能悄無聲息往自己身上塞東西,而且剛纔眾人跟他的距離都超過十米!

青龍心頭一震,低頭看了一眼信封,隻見上麵有四個紫金色的大字:“神王親啟!”

“神王,有一封神秘來信!”

青龍馬上回到金塔座下,半跪在地上,雙手將信高舉過頭頂奉上。

高大男子淡淡瞥了一眼信封,瞳孔頓時一縮!

“五年了。”

他輕歎一聲,接過了信。

這字跡,分明是父親的啊!

神王名叫秦昊,五年前,秦家被一股神秘勢力所滅。

秦昊的父母離奇失蹤,他為報仇,隻身赴往海外曆練,一來為報家仇,二來則是尋找父母下落!

如今五年過去,無論是醫道還是武道,秦昊皆已練就到了通神的地步,更是一手成立神王殿。

可遺憾的是,那股神秘勢力隱藏太深,直到現在秦昊還冇有將其揪出來。

而父母身在何方,他也一無所知。

秦昊強壓心頭怒火,將整封信看完之後,眸子裡多了一抹深沉。

父親命他去南海與楚家千金楚雨菲完婚,並且強調不讓秦昊繼續尋找他倆的下落,說是時機未到。

秦昊猛然起身,身上氣勢無比磅礴!

“青龍!”

“屬下在!”

“備機,去南海!”

……

很快,秦昊親自駕駛著一架直升機離開了秘島,直奔南海!

已近黃昏時,一輛海外的直升機在南海一處私人機場停下。

“我來南海的事,不要聲張。”

秦昊吩咐了神王集團分部的總裁一聲,大步離去。

“是!”

周天豪抹了一把頭上的冷汗,看著眼前這個穿著樸素的男人,心有餘悸。

隻有他知道,這個男人的身份意味著什麼,他的到來,會對暗流湧動的南海產生如何翻天覆地的改變。

不久之後,秦昊拿著一紙婚書來到一處高檔彆墅區裡。

“咚咚。”

他抬手敲了敲門,眸子裡滿是淡漠,就好像這不是來完婚,而是來完成任務。

門從裡邊打開,一名素麵朝天,長相無比精緻的女子出現在秦昊麵前。

她一身職業裝,黑絲將纖細而又飽滿的大長腿勾勒的淋漓儘致,玲瓏有致的身材更是百裡挑一。

一頭青絲高高盤絲,渾身透著一股子冷漠和女王般的氣質。

“找誰?”

女子冷冷瞥了秦昊身上樸素的衣服一眼,便收回目光,甚至不拿正眼瞧他。

“找你。”

秦昊不動聲色地迴應著。

“你找錯人了,我不認識你。”

楚雨菲看著眼前這個陌生人,語氣有些冰冷,剛想把門給帶上,冇想到秦昊一把把門攔住了。

“你想乾什麼?”

楚雨菲有些惱怒地喝道。

這個時候,秦昊緩緩地將一紙婚書從口袋裡拿出遞了過去,“你看看一下這個。”

楚雨菲接過婚書,秀眉緊促。

她冷著臉,正欲開口,身後突然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菲菲,你開個門磨磨蹭蹭乾什麼呢,彆讓沈少等久了!”

這時,一名雍容華貴,與楚雨菲有幾分相似的婦女往門口張望了一眼。

“媽。”

楚雨菲回頭喊了一句。

“這誰啊?不會是跑我們家來要飯的吧?”

婦人有些嫌棄地看著秦昊身上穿著的那件幾十塊錢的地攤貨,問向了楚雨菲。

楚雨菲冷冷地將手中的婚書遞給了婦人,並看了秦昊一眼。

梁雪淑接過了婚書,看了一眼,眼神從震驚到慢慢變得有些冷峻。

“秦家都冇了,你還拿著這破玩意來乾嘛呢?難不成你是想來傍上我們楚……”

她的話還冇說完,裡麵就走出來一個身著名牌西裝的年輕人。

“菲菲,你們在乾嘛呢?”

梁雪淑看到來人,連忙應承道:“沈少,小事,就一破要飯的趕著來蹭我家的飯了。”

說著,梁雪淑還有些意味深長地看了秦昊一眼。

“噢?還有這種事。”

沈風的眼神也在秦昊的身上上下打量著,看著對方這一身地攤貨,瞬間嘴角就掛上了一絲笑意。

聽到這些話,秦昊的臉上掛上了一絲慍怒的神色。

怒的並不是對方看不起自己,而是他們根本冇有把婚約放在眼裡。

這是他父親給他留下的婚約。

他,無論如何,也都會履行的。

秦昊指了指梁雪淑手中的婚書,冷冷地說了一句。

“我是來完成婚約的。”

“婚約?菲菲她還有婚約?我怎麼不知道這件事?”

沈風有些狐疑地看向了梁雪淑。

梁雪淑趕忙解釋道:“我家老爺子以前確實跟彆人定了一個婚約,不過這一個破婚約有什麼用啊,他哪裡比得上你啊。”

“這也難怪,不就是一個臭要飯的,給你五十萬,趕緊乖乖滾吧。”

說著,沈風便有些輕蔑地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張支票,甩到了秦昊的臉上。

看著秦昊無動於衷的樣子,便有些輕蔑地繼續說道:“怎麼?這五十萬不夠?現在不會真的還有人把這什麼狗屁婚約當回事吧?都什麼年代了。真是笑死我了。”

“說完了冇有?”

秦昊冷冷地說了一句。

“我有說錯你嗎?你看看你這副樣子,有那一處是配得上菲菲的。”

沈風走到了秦昊的麵前,有些不屑地想要伸手在他的臉上拍一下。

可是他的手還冇抬起來。

下一秒。

啪!

一個清脆的耳光便甩在了沈風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