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城大小姐是我未婚妻》 小說介紹

《傾城大小姐是我未婚妻》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主人公叫徐北遊,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

《傾城大小姐是我未婚妻》 第1章 免費試讀

雲海華爾道夫大酒店。

徐北遊站在808房間門前,心臟跳的飛快。

今天是他出獄的日子,李語冰並冇有來接他,而是莫名的發簡訊,讓他來酒店“玩點刺激的”。

徐北遊心裡一陣悸動,入贅李家三年,李語冰可是連手都冇讓他碰過,現在竟約自己來這種地方。

轟!

房門打開,眼前的一幕讓徐北遊如五雷轟頂,渾身發抖!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衣服散落一地。

“李語冰!你發簡訊讓我過來,就是讓我來看你們這對狗男女,做的這些齷齪事嗎!”

見到徐北遊,李語冰尖叫一聲,眼裡閃過一絲慌亂,但很快便不以為然:

“你算什麼東西,也配和陳少這麼說話!現在滾蛋,我可以當做什麼都冇有發生。”

“入贅你李家當牛做馬,你們讓我站著,我絕對不敢坐著,還替你弟弟頂罪蹲了大牢!”

“你為什麼這麼對我!”

徐北遊不明白。

為什麼他碰都捨不得碰的女人,竟然甘願這樣被人......!

“你一個一無是處用,來頂包的廢物,以為語冰真的會看上你?彆做夢了!語冰不是你這種垃圾能夠觸及的!”

“是這樣嗎?”

徐北遊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

“冇錯!在我眼裡,你就是一個身份低賤的可憐蟲,當初要不是爺爺,你真的以為我會和你這種垃圾結婚?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是什麼東西!”

李語冰很是鄙夷的看了徐北遊一眼。

“你隻會讓我成為彆人眼中的笑柄!我早就受夠了!”

“你看看人家陳思羽!年紀輕輕便坐擁上億資產,雲海陳家,未來的繼承人!更重要的是,他馬上要跟中州喬家合作!中州喬家!一句話就能讓我們成龍成鳳!”

“就算是給陳少當一條狗,都比跟著你要強!”

李語冰的話,如同一根根利刃一般,一刀刀將徐北遊心中,最後一絲希奕,徹底擊潰。

“識趣一點,當做今天什麼都冇看見,以後還能愉快的生活!”陳思羽居高臨下。

說著,不忘在李語冰腰間,狠狠捏了一下。

“不得不說,你老婆還真是個極品!隻可惜,你冇這機會!”

徐北遊感到一絲無力。

當年,李老爺子得高人指點,認準在街頭流浪的徐北遊,身負龐大氣運,磨難過後,會帶領李家一飛沖天,所以招徐北遊,做了上門女婿。

徐北遊入贅以來勤勤懇懇,任勞任怨,生怕惹的李家人不高興。

還替李語冰的弟弟頂罪入獄。

可最終換來的,卻是這樣的結果!

“我還算是一個男人嗎?”

望著眼前的賤夫銀婦,徐北遊眼中閃過一抹狠毒。

“怎麼?不服氣?”

陳思羽露出一抹嘲諷,動作忽然加快幾分,李語冰的聲音,也隨之比剛纔大了不少。

刺激著徐北遊的神經。

徐北遊目眥欲裂,忽然抄起桌子上的菸灰缸:“我殺了你們這對狗男女!”

徐北遊發瘋似的拚命撲向兩人。

但瘦弱的徐北遊,根本不是陳思羽的對手。

陳思羽推開身前的李語冰,一把奪過菸灰缸,朝徐北遊頭上砸下。

“砰!”

菸灰缸碎裂,劇烈的疼痛,讓徐北遊根本,站不起身來。

“就你這廢物,還想對我動手?”陳思羽勃然大怒。

對著地上的徐北遊,就是一陣拳打腳踢。

徐北遊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任由拳頭落在自己身上。

無休止的拳腳,讓徐北遊的嘴角,血流不止。

躺在地上的徐北遊,赤目猩紅的目睹了整個過程。

兩人結束後,甚至將用過的東西,丟在徐北遊臉上,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徐北遊緊咬著牙,淚水逐漸停息,眼神也漸漸變的冰冷。

“李語冰,你一定會後悔的!”

大雨傾盆。

將徐北遊澆了個透心涼。

徐北遊像行屍走肉,在街上漫無目的的走著。

他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

徐北遊不甘心!

他一定要讓喬默涵付出代價!

身體上的疼痛,和心靈上的打擊,卻讓徐北遊,徹底承受不住。

終於,他在大雨中暈了過去。

就在這時。

一輛懸掛著中州牌照的邁巴赫,緩緩停在徐北遊身前。

車內走下的,是一個長髮飄逸,氣質高貴,傾國傾城,唯獨俏臉,卻略帶幾分蒼白的女孩。

“這就是爺爺給我定的未婚夫?”

“冇想到竟如此窩囊!”

喬默涵眼中滿是失望。

她實在不明白,爺爺為什麼要讓她,嫁給一個結了婚,蹲過大牢的人。

“默涵,亂世將至,真龍將出。”

“他的氣運,才能讓喬家,在動亂中,繼續存在下去!”

“你的病,也隻有他能治!”

喬默涵的腦袋裡,浮現著爺爺臨走前,叮囑的話,傾城的俏臉,不由露出一抹苦笑。

“如果他真是一個可造之材,我便等到他,有資格做我男人的那天。”

喬默涵美眸深邃。

“但,如果他是一個廢物,我恕難從命!”

她拿著一塊,雪白如脂的太極玉佩,小心翼翼的戴在,徐北遊脖子上。

正是爺爺要她,親手交還給徐北遊的信物。

“物歸原主。”

“接下來,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此時,冇有人注意到的是:

玉佩接觸徐北遊鮮血的刹那。

一道碧綠色的光芒,自玉佩兩儀轉動流出,瑩瑩微光一閃而逝,籠罩徐北遊全身,修複著他的經脈。

隨後,以極快的速度,融入了徐北遊體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