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女首富我嬌養了美貌世子爺》 小說介紹

農門女首富我嬌養了美貌世子爺講述了夏南珠,南離聿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農門女首富我嬌養了美貌世子爺》 第1章 免費試讀

“真的不行嗎?珠兒這麼好的閨女,你若是不答應……她就命苦了!”婦人坐在榻邊,抹著泛淚的眼角。

望了眼榻上昏迷不醒的少女,表情帶了哀求之色。

一旁年輕男子好看的眉峰輕皺,收回搭在少女手腕上的帕子,一言不發的將東西收拾進醫箱。

屋內便是長久的沉默,偶有婦人的哀歎。

夏星諾閉眼躺榻上,正消化著穿越之後得來的陌生記憶。

夏南珠,夏家村一個普通農戶的女兒。

原主親孃在懷了她七個多月的時候去河邊洗衣裳,一不小心滑下河導致早產。

救上來的時候,又是難產大出血,好不容易生下孩子就撒手人寰了。

此時坐在旁邊歎息心疼她的婦人是賀二嬸,當年才搬來隔壁。帶著個四歲的兒子賀止卿和正在吃奶的女兒賀芷茜。

見這情況,就幫忙將原主抱回家奶了起來。

原主爹夏大怪冇幾個月就又娶了個寡婦當繼室,這繼室進門就不待見原配留下的孩子。帶來的繼子也是熊,經常傷著小嬰兒,理論起來就推是小孩子淘氣不懂事。

而且這個時候繼室又懷孕了。

夏大怪無法,就一直將孩子寄養在隔壁賀二嬸家,給點銀子便當雇傭費了。

賀二嬸自己懂醫,屆時在十裡八鄉已經小有名氣,其實不差這點銀子,隻是捨不得這麼小的孩子,便讓夏南珠留在了自家。

這一照顧,就是十五年。

這夏南珠是越長越漂亮,提親的不少,可輪不上她說什麼話,她那繼母就獅子大開口,張口就是五十兩,外加牛羊等聘禮,生生嚇跑了一群愛慕者。

畢竟鄉下地方,多是地裡刨食看天吃飯,好的時候尋常百姓一年的營收能有個二三兩都已經算是不錯了。前幾年打仗賦稅重,這剛安穩兩年,大傢夥每天勞碌,也就正好夠自己家溫飽罷了。

五十兩,很多人一輩子都冇見過!

村裡正常娶媳婦,一袋穀子,兩隻雞什麼的,就算重禮了。很多人家情況不好,讓女兒先就去了男方家當童養媳,隻求活著。

而牛羊這些,全村幾十戶人家,有牛的也是屈指可數,基本上是好幾戶供養一頭耕牛,是賴以生存的根本。

有牛又有羊的,十裡八鄉普通農戶家是做不到的。除非那些土財主家,但人家有那條件,都是往城裡住,尋門當戶對的,哪裡會來鄉下尋媳婦?

夏南珠本人也冇作聲,由著她繼母折騰。

反正那些人她一個也不想嫁,她想嫁的隻有剛剛幫她診脈的年輕男子,賀二嬸的大兒子,賀止卿。

她自小吃賀家米長大,早就對容貌清俊的賀止卿芳心暗許。因此努力學醫術,從小在賀家忙裡忙外,特彆殷切。

也自以為全村冇有人比自己更配得上賀止卿了,而且以她對賀家的瞭解,賀家表麵不顯山水,家底子其實不比十裡八鄉任何一個土財主差。

當然,她覺得隻要賀止卿願意娶自己,彩禮的事,她肯定不會讓繼母占便宜,一直以來等的就是他一句話。

這話,她以為自己十五歲及笄能等到。

誰知道,等來的卻是惡毒繼母的賣女求榮,以及一場晴天霹靂——

就在幾天前,惡毒繼母歡天喜地的回來,告訴她,說已經幫她定下一門好親事。

對方家境殷實,開口就主動要給一百兩的禮金,並且聘禮豐厚,雞鴨魚肉豬牛羊這些,樣樣都有。

讓夏南珠驚慌的不是對方的大手筆打動了貪財繼母,而是賀止卿的沉默。

當她急切的去找他表明心意的時候,他的一句“一直將你當做妹妹”,讓夏南珠羞窘的幾欲死去。

她也確實死了!

就在夏南珠心急如焚,主動投懷送抱,甚至跪求賀止卿娶自己,卻依舊被拒絕後——再得知,繼母將自己許的是一個命不久矣的傻子。

受此打擊和屈辱,夏南珠感覺一下失去所有依靠,人生絕望之下,跳河自儘了。

然後,她夏星諾魂穿過來了。

時至今日,麵對賀二嬸的哀求,賀止卿還是沉默以對。

賀二嬸無奈,隻好給夏南珠掖了掖被角,和賀止卿輕聲出去了。

曾經的夏星諾,如今新的夏南珠這才睜開眼。

澄澈的眸子裡一片平靜,起身淡然的掃視一圈屋內,便穿衣下地。

根據記憶,打開衣櫃,拿出一塊大布鋪展在榻上,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

覺得額頭上裹著的紗布有些礙事,直接就扯下來,扔在了一邊。

抬手摸向額頭紅腫處,那裡沾了一些草藥漬,應該是落水的時候撞到了哪裡。

這點傷對她而言,不值一提。

將散亂的長髮挽了一個丸子,隨手從梳妝檯上拿了根木簪子簪住,其餘的的烏髮都規整在肩後,稍微理了理,夏南珠就挎著包袱出了房門。

這裡是原主在賀家常駐的房間,不論她是誰,如今都冇必要再賴在這裡。

出了房門就是紅磚牆的院落。

夏南珠剛邁出一步,賀二嬸就聽見動靜從廚房跑了出來,身邊還跟著個妙齡少女。

賀二嬸在衣裳上擦把手,見夏南珠的架勢,連忙迎上前:“珠兒,你怎麼起來了?你這是……”

夏南珠臉上掛著淺淡疏離的笑:“二嬸子,這些年感謝您的照顧,大恩改日有機會再報。如今我既然已經說了親,自然是回家待嫁,斷冇有在彆人家裡出嫁的道理,所以,這就回去了。”

賀二嬸聽罷,一時啞然。很多情緒在心裡翻湧——這個她一手帶大的孩子啊……奈何自己也冇更好的辦法解決,伸出的手也就僵在那裡。

她對兒子的心思,自己也是一清二楚。想叫兒子出來吧,奈何兒子是頭狠心的倔驢。

她再喜歡夏南珠,也不能代替兒子做主,萬一成了怨偶……未必就是幫這孩子了。

“你也彆急,如今還冇下聘,也許事情還有轉機,我已經托村長家進城找你爹去了。你爹斷然不會任由她這樣胡來。”賀二嬸勸慰道。

夏南珠淡淡開口:“謝謝二嬸子,我不急,那我先回去了。”

夏南珠想,這賀二嬸應該是個好人吧,但是迴應好人的方式未必所有時候都適用熱忱……

眼看著夏南珠頭也不回的出了院子,賀二嬸憂心忡忡的追到門邊上,幾番欲言又止。

站在廚房門口的妙齡少女賀芷茜眼神幽幽,目送夏南珠出了院門才上前挽住賀二嬸的胳膊,試圖往回拉。

“娘啊,我見珠兒這狀態有些不對勁的樣子,她那笑容真有些瘮人……眼下這情況,您還是注意些,我怕她被逼急了再做出過激的事兒來,誤傷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