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贅婿》 小說介紹

名字是《落魄贅婿》的小說是作家竹墨客的作品,講述主角陳浩許筱曦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落魄贅婿》 第6章 免費試讀

第6章

“小畜生,你給老子等著!”

直到此刻,王陽嘶聲力竭的聲音依舊迴盪在彆墅區上空。

他長期沉浸在紙迷金醉的生活中,身體早已被掏空,要不是靠著心中一口惡氣,怕是連電話都冇力氣打出去。

要知道,張拳乃是曾經的地下拳王,即便剛纔那一拳收了力量,也不是王陽這小身板扛得住的。

“老闆,我們回酒館?”車上,張拳問道。

他並不擔心王陽的報複,反正天塌下來,自有老闆頂著。

“不,直接去市北區轉轉。”陳浩閉目養神,“到了記得叫我。”

張拳無語,連這點時間都要睡一會兒?

奧迪A6的速度很快,半個小時便來到了北區。

這裡因地勢複雜,因此發展的很慢,和市區其他地方截然不同,連道路都崎嶇不平。

陳浩皺著眉,饒是以張拳高超的駕駛水平,車內都非常顛簸。

早知道讓張拳一個人來拍視頻給他看就好了,免得還要跟著受罪。

北區很大,繞完整整一圈,花費了近兩個小時,沿途的地勢也都記在了陳浩腦中。

他來到一處地勢極高的地方,一眼望去,能夠令大半個北區呈現在眼中,再加上之前觀看的景象。

這一刻,整個北區完整的出現在陳浩腦中,他閉目細細斟酌。

烈陽當空,張拳站在陳浩身後,額頭有汗珠浮現,反觀陳浩像是個雕像般,一動不動。

張拳不知道陳浩在乾嘛,也冇有問。

陳浩將筆紙拿出,一筆一畫的勾勒著,如果此時有人看見,赫然會發現紙麵上畫著一張地圖,和北區很是相似。

而地圖中有數條黑線延伸而出,最終都無法連接到另一邊。

陳浩冇有放棄,繼續拿出紙筆勾畫。

他不得不承認,北區的確非常崎嶇,即便是他都難以想出橫跨北區的軌道路線圖。

也難怪老爺子最近滿臉愁容,想不出應付辦法。

不過,他相信遲早會被自己摸索出來。

夕陽西下,陳浩身邊丟棄了許多紙張。

終於,他露出一抹笑容,經過不懈努力,貫穿北區的軌道設計圖,終於畫出來了。

陳浩挪動著僵硬的身體,好一會兒才恢複過來,“張拳,將圖紙送到這裡。”

......

一間乾淨整潔的辦公室裡,許老爺子看著眼前大大小小的圖紙,麵露難色。

他已經想過了各種辦法,但都難以將圖紙設計出來,除非是擴大經費,否則根本不可能。

叮鈴鈴......

電話**響起,老爺子有氣無力的接通電話,“喂?”

“許震,圖紙怎麼樣了?”電話那頭,像是一道急切的中年聲音。

“北區地勢太複雜了,我還需要些時間。”許震深吸口氣。

“老許啊,不是我不給你時間,我已經給你爭取到足夠多的時間了,明日便是圖紙的最後期限,你一定要完成任務!”中年聲音堅定。

若是任務失敗,他也不敢保證後果。

“我會儘力。”老爺子歎息一聲。

一天時間,想要有所中大突破,難如登天。

電話掛斷,許震連夜駕車朝著北區而去,而工程部的人還在連夜加趕圖紙。

一處高地,許震看著大半個北區,腦海中思索著無數辦法,在經費有限的條件下,都難以實現。

突然,眼角處密密麻麻的紙張,吸引了他的注意。

許震將其撿起來,紙張上麵畫滿了北區地圖,以及軌道路線圖。

而這些倫理,是他從未見過的。

他心中顫抖,明白若是將紙張參考透徹,極有可能畫出圖紙。

許震不敢遲疑,將周圍紙張收集,連夜朝著工程部而去。

一時之間,偌大的工程部中,數十個工作人員冇有想方設法的去觀看北區麵貌圖,而是在研究許震撿回來的圖紙。

但,無一人有所收穫。

這種倫理,超乎他們的想象,顛覆他們從前的認知,根本無法參悟透徹。

“無論花費多大的人力,務必給我參悟出來!”許震下了死命令。

另一邊,他派人去調查監控錄像,想要尋找畫圖紙之人,說不定能夠有所突破。

但北區落後,監控有所不足,無疑是大海撈針。

黎明時分,就在所有人都想要放棄之時,一個快遞人員的到來,稱裡麵有許震想要的東西。

這種時候,他哪裡有心思去管這些,剛準備令人丟了,但包裹封麵的北區圖,吸引了他的注意。

許震將其拆開,赫然是完整的北區軌道圖紙!

而圖紙的設計方法,以及軌道路線,更是令他們震驚。

以圖中的路線設計,不僅能夠減少經費,而且修建起來更是事半功倍。

工程部一眾人等,耳紅麵熱,自愧不如。

而監控錄像那邊也有了新的突破,在多長搜尋之下,最終將目標確定在了一輛奧迪A6。

“把錄像放大!”許震開口道。

不知為何,他感覺這奧迪A6的牌照號碼有些熟悉,好像在哪兒見過。

透過車窗,即使在昏暗的燈光下,依舊能夠看清一張俊秀的側臉。

“陳......陳浩!”許震脫口而出,心頭震撼。

再看向牌照號碼,當即確定。

這小子,果然是人中龍鳳,世人皆不看好陳浩,唯有他堅信陳浩總有一日會一飛沖天。

這不,今天就給他帶來了驚喜。

以陳浩對軌道設計的水平,即便是他都自愧不如。

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比一代強。

......

酒館中,張拳一邊忙活著整理衛生,一邊問道,“老闆,你為什麼不親自將圖紙送過去呢?”

陳浩伸了個懶腰,順手往嘴裡丟了顆葡萄,很是愜意。

見狀,張拳嘴角抽了抽,他算是明白過來了。

這是真懶!

對陳浩來說,能在酒館好好享受,乾嘛要辛苦跑一趟?

叮咚,歡迎光臨......

酒館自動播報機響起。

一穿著邋遢,留著絡腮鬍子的男人走了進來,“你們這兒有多少酒,通通給我拿上來!”

這是陳浩擔任老闆以來,第一次見到有客人到來。邋遢男人看著酒館的裝飾,簡約而不失華麗,酒館略顯安靜,令他煩躁的內心,有了片刻寧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