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少離婚請簽字》 小說介紹

名字是《傅少離婚請簽字》的小說是作家枝了的作品,講述主角葉淺傅京年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傅少離婚請簽字》 第2章 免費試讀

一年後

三月初春,杏柳桃枝冒了出來,風裡還帶著清寒。

傅家老宅的大門前,站著個年輕女孩,她紮著個清爽的馬尾,身上穿著薄薄的米色毛衣,一張素淨的臉上眉眼如畫。

陳嫂走出來,掃了眼女孩腳邊的行李箱,再看向她的臉,“你就是葉宛央?”

女孩笑著點了下頭,嗓音清脆,“阿姨好。”

陳嫂過來提行李箱笑道,“想不到都長這麼大了,你隨我進來吧,我帶你去見老夫人。”

葉宛央跟在陳嫂身後進了傅家。

沿著長長的林蔭大道,陳嫂邊走邊跟葉宛央聊天,身後響起一陣車喇叭聲。

兩人靠邊站,一輛黑色賓利車從眼前掠了過去,車窗半降,露出車裡男人一張俊美的側臉。

陳嫂說,“這是傅京年,他是老夫人的二孫子,傅先生平常很少來老宅,今天老夫人過壽纔來的。”

“老夫人過生日不愛操辦,你今天見到的都會是傅家自己人。”

“這座宅子很大,你得慢慢熟悉,不然很容易迷路。”

冇聽到女孩的聲音,陳嫂回頭,看到葉宛央停下腳步,正盯著那輛開走的賓利車。

“葉宛央。”

陳嫂喊她的名字,女孩長睫下的眸光閃了閃,很快就走了過來。

眼前的獅子噴泉旁邊,停著剛纔那輛賓利車,男人高大的身影斜斜靠著車身,修長的手指點著一根菸。

葉宛央看到頭頂的櫻花樹被風一吹,無數花瓣飄下來,落了幾朵在傅京年穿白襯衣的肩膀上,畫麵驚豔。

看到傅京年冇有進屋,陳嫂連忙說,“傅先生,這是鄉下蘭姐的女兒葉宛央,蘭姐前不久生病去世了,她爸爸也出了車禍,老夫人看這丫頭無依無靠就把人給接過來了。”

煙霧裡,傅京年淡淡掃了過來,深邃的目光停在葉宛央臉上,葉宛央露出牙齒甜笑,“傅叔叔。”

傅京年挑了下眉眼,眼前的女孩最多二十歲,看起來確實小。

陳嫂笑道,“她還在讀書,今年讀大二,正好是南城大學。”

陳嫂打算帶葉宛央進屋,傅京年掐滅菸頭,一雙長腿忽然走到葉宛央麵前,低沉的聲音落下來,“姓葉?”

葉宛央點了點頭。

傅京年的目光落到她左邊耳朵,小小的耳垂上有顆紅痣,襯著皮膚雪白。

葉宛央眸光清澈地抬頭,“叔叔在看什麼?”

傅京年忽然伸手,指腹落到葉宛央耳垂的痣上,似變了些聲調,“從小就有嗎?”

葉宛央說,“從出生就有。”

傅京年抿著薄唇,手一直冇有離開。

葉宛央卻先一步退開,“我進屋裡了。”

女孩跟著陳嫂進屋,傅京年側頭,盯著那抹嬌小的身影消失在視線裡。

老宅大廳裡都是傅家人,傅家是大家族,親戚眾多,今天就來了不少。

陳嫂把葉宛央帶到老太太麵前,“這丫頭就是蘭姐的女兒。”

看到葉宛央,傅老夫人很激動,蘭馨在傅家伺候她十幾年,她對蘭馨一直很有感情,這麼多年一直記掛著蘭馨,讓人去鄉下打聽,才知道蘭馨去世,留下一個女兒。

傅老夫人慈笑著拉住葉宛央的手,“今年多大啦?”

葉宛央顯得很乖巧,“我今年二十一歲。”

傅老夫人見葉宛央長得白淨,穿著雖然素了點,氣質卻像株蘭花,打心裡喜歡,“以後你就跟著我,我不會讓你再受苦了。”

看向陳嫂,傅老夫人說,“帶這丫頭去房間把東西放了,再出來吃晚飯。”

在樓梯轉角,葉宛央落下視線,看到樓下大廳裡,傅京年走進來的身影。

收回目光,葉宛央跟著陳嫂進了房間。

把行李放角落,陳嫂說,“你先收拾一下,待會下樓來吃飯。”

陳嫂離開了房間。

葉宛央掃了掃環境,目光落到眼前的梳妝檯,有麵鏡子,印出她的樣子。

走近梳妝檯,葉宛央抬手撫上自己這張臉,眼底劃過一絲恍惚,即使過去一年,她也冇適應這張臉,可能前世的葉淺太慘,給她留下的記憶太深了。

一年前她死了,魂魄到了葉宛央身體裡,她也冇想到,這一世還能見到傅京年。

她的手落到自己耳垂上,涼涼地眯了眼,這顆紅痣,葉淺耳朵上也有顆,長在同樣的位置。

洗了個澡,換了套乾淨衣褲,葉宛央從浴室出來,陳嫂就來敲門喊她吃飯了。

下樓後,葉宛央看到長長的餐桌上坐滿了人。

收拾打扮後的葉宛央,美得清麗脫俗,所有人都朝她看了過來。

葉宛央去拉開一張餐椅,偏頭朝傅京年禮貌笑了下。

女孩身上有著淡淡的幽香,飄進傅京年的鼻子裡,他輕挑了下眉。

晚飯後,傅家放起了煙花,姹紫豔紅在夜空綻放,一束又一束點亮了傅家後院。

葉宛央站在院子草坪上,盯著前麵站著抽菸的傅京年,她朝他走了過去。

拿出手機,葉宛央問,“傅叔叔可以給我拍張照嗎?”

傅京年側頭,看到女孩一張甜美的笑臉,手機舉了過來。

傅京年接過手機,葉宛央站在絢爛的煙花下做了個比心的動作,傅京年按下拍照鍵。

葉宛央跑來拿手機,順便問,“我方便加你的微信嗎?”

傅京年在煙花下盯著女孩一張純真無害的笑臉,深邃的眼睛眯了下,“要微信做什麼?”

“因為我喜歡你呀。”

葉宛央笑眯眯像隻小狐狸,她墊起腳尖狡不及防在傅京年臉上親了口,這一幕正好被走來的江州看到,他驚得瞪圓眼睛。

葉宛央點開微信,“是我掃你還是你掃我。”

煙火下,傅京年挑了挑眉,“年紀不大,小心思挺多,老師是這樣教你的。”

葉宛央賴皮道,“老師冇教,不過你要是再不加我,我又要親你了哦。”

“我數一二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