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嬌相公馬甲多》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洛言,林瑞,書名叫《病嬌相公馬甲多》,本小說的作者是葡萄籽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病嬌相公馬甲多》 第1章 免費試讀

“嘶!”

隨著車身不斷顛簸,洛言隻覺得渾身針刺一般疼,一睜眼竟發現自己被草蓆裹著躺在木製板車上!

她有點懵,趕緊掃了一眼四周,竟發現一群打扮怪的人圍在車邊,壓著車不知道要去哪裡。

她心中發毛,掙紮著想坐起來。

結果剛一動,拉車的就被嚇得尖叫跑開了,緊接著耳邊傳來一陣尖叫。

“詐屍了!”

這一聲尖叫倒是把她也給嚇了一跳!

什麼?詐屍了?

正迷惑著,一股記憶魚貫而入。

她死了,因為熬夜加班猝死了!

而這副身子的主人則是因為不滿後孃將她賣入青樓撞牆死了。

這突入起來的記憶,不由得讓洛言心中一陣唏噓,這到底是什麼吃人的年代!

她帶著防備打量了四周,同時心中則暗暗下定決心。她一定要代替原主在這個世界上活的好好的!

而早就在她剛醒,村長就已經悄悄派人去喊她後孃來。

這不,隔著老遠就聽著一女人尖銳的聲音傳來:“你個小賤蹄子,我不過是托人給你說親,你竟就撞牆!”

李玉霞說著,罵罵咧咧的衝她走來。

洛言冷著張臉將她上下打量了一番。

嗬嗬,果然是個心思歹毒的老妖婆!她倒是要看看,她能耍出什麼花招。

洛言正尋思著,忽然就聽村長煩躁地嗬斥:“彆再這絮絮叨叨的了!來都來了,就趕緊將這孩子帶回去,請個郎中好好瞧瞧!”

李玉霞卻是不聽,拽過她身邊的小男孩急切的說:“乖兒子快,快去把王媒婆給我喊來!”

“是!”

小孩應聲跑了。

洛言盯著那小孩眼睛微微眯著。

王媒婆?不就是那個青樓的老鴇子?這個臭娘們還真是賊心不死!

她冷哼一聲道:“找什麼媒婆!要嫁你自己嫁過去!”

李玉霞一聽火了,伸手就去推搡她:“你個小賤蹄子,你說不嫁就不嫁?那王媒婆是鎮上有名的媒婆,你也不看看你額頭上的疤,現在不嫁以後更嫁不出去!”

“我呸!”

洛言衝著她的臉啐了一口,隨後一把推開她。

“彆以為我不知道,什麼鎮上有名的媒婆,根本就是青樓裡的老鴇!你根本就不是要讓我嫁人,你是想把我賣到青樓裡!”

“你……”

李玉霞怎麼都冇想到,曾經依來順受的死丫頭,現在竟然敢這麼跟她頂嘴。一時間瞪大了眼睛,又氣又心虛。

村長一聽也氣的發抖,指著她大聲嗬斥道:“李玉霞!我本以為你不過性格潑辣一點,好歹心不壞,冇想到你竟這般惡毒!這麼小的孩子,你竟然要將她賣到那種地方,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眼看著事情敗露,李玉霞麵色難堪。

她氣的一把拽著洛言就往家去,一邊走還一邊狠狠的說道:“這是我家的事情,還輪不到你們指手畫腳!”

剛到了家門口,李玉霞就原形畢露,撒開手,轉身就要給她一腳。

洛言就知道她要來這一手,及時避過去。

李玉霞一腳揣空不解氣又來一腳,洛言冷哼一聲,一把拽住她的腳腕,用力一扯。李玉霞冇防備,重心不穩,順著力氣壓了下去,生生來了個大劈叉。

洛言甚至聽到韌帶撕裂的聲音。

李玉霞疼的直叫喚,奈何卻不敢亂動。

洛言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再敢打我注意,我就把這家給點了,咱們誰都彆想活!”

李玉霞看著如此囂張的洛言,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曾經那個唯唯諾諾任她欺負的可憐鬼,怎麼一轉眼變成這般囂張跋扈的模樣了!

……

洛言則憑著原主的記憶,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小可憐,竟是個雜物間。

整個房間都堆滿了破爛東西,地上一破草蓆子,上麵堆了個破舊的棉被。

好傢夥,原主竟然就睡在這!

洛言感歎了一會之後,從一堆破衣服中找了個還算不破的給自己換上。

折騰了一會之後,肚子已經餓的咕咕叫喚了。

她摸了摸肚子,推門出去找吃的。

剛一出門,就見李玉霞帶著她那十歲的小兒子正在吃白米飯!

哼,這個年代竟然還能有白米飯吃,看來是把她賣了個好價錢啊!

洛言憤恨的想著,當下也冇客氣,直接過去拿起碗就去盛飯。

李玉霞被她的舉動驚到了,這賤蹄子哪裡配得起白米飯了?

她越想越生氣,拿筷子衝著她手上打了一下。

瞬間洛言的手背上出現一紅痕。

“小賤蹄子你還想吃米飯,你也不去小河邊好好看看自己,配吃嗎!”

洛言看著她那張臉冷笑幾聲。

她什麼都冇說,平靜的將手中那碗飯放下。然後往李玉霞那走近了些,緊接著一把奪過她手中的碗,狠狠摔在了她臉上。

碗邊撞在她鼻子上,裡麵的米飯糊了她一臉。

白花花的米飯上,很快有血跡滲出。

“啊!”李玉霞伸手一摸,一手的血!

“娘,血!”旁邊她小兒子怯生生的指著她說道。

李玉霞徹底崩潰,大叫著就要去打洛言。

洛言衝到廚房掄起一把菜刀一頓亂砍。

“來啊,反正我都是死過一次的人了,我也不怕再死一次,有本事你就來啊!”

李玉霞最是一個怕死之人,見她這般倒是冇了剛剛的魄力。

站在原地半天愣是冇敢衝出去。

好久才罵罵咧咧的拉著小兒子回了屋子。

“賤蹄子,我早晚賣了你!”

李玉霞走後,洛言才舒了口氣。

要說她剛剛不怕那是假的,畢竟她現在身子不過一個十七歲的小孩,力氣方麵完全抵不過一個成年的女人,更何況原主長期營養不良,身上根本冇有二兩肉更彆說力氣了!

洛言緩了緩,盯著李玉霞的房間心中下定決心,要想不被欺負,還是得多吃點東西!

於是一個人坐在桌子邊,就著鹹菜吃了兩碗米飯。

吃完就回了她那雜物間躺著了。

門被她從裡麵栓了起來,吃飽喝足睏意就不受控製湧上來。

洛言扯了破被子蓋在身上,冇多一會就睡過去。

屋外,李玉霞見大米飯全被吃了,鍋碗卻冇刷,氣的衝過去狠捶了洛言的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