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的偷心王妃》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戰神的偷心王妃》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小仲夏兒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慕夕芷,花亦邪,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戰神的偷心王妃》 第2章 免費試讀

 

慕夕芷瞬間回過神來,一時大意,竟然冇有意識到身邊有人,她瞬間將自己身上的衣服理好,瞪向一旁高大茂密的樹,厲聲:“什麼人!”

“喲,你倒是厲害,能這麼快發現小爺的所在。”

樹上一道身影輕盈落在地上,來者一襲華貴的紅袍,膚白如玉,一雙桃花眼微微上翹,眼眸中盪漾著水汽,嘴角斜斜地勾著,饒是慕夕芷見過那麼多美男,也冇有人能和眼前的男人相提並論的。

但她雖然喜歡美男,可是理智不會讓她被眼前的美貌迷惑,她站起身來,眼中銳利的光射向他,聲音冰冷地問:“你是誰?”

邪魅男子看著麵前氣場瞬間強大的女子,忍不住撲哧一笑,這笑容極為魅惑人心:“嗬,你這女人還真是有意思。”

他還是第一次看見女人見到他的麵容卻迷醉的。

“少廢話,你是誰?”慕夕芷已經完全失去了耐心,垂在身側的手已經握成拳,隨時要讓麵前的男人嚐嚐什麼叫做教訓。

邪魅男子明顯感覺到了女子身上的殺氣,他眼中的興趣愈加濃厚,嗓音中帶著隱秘的笑意:“女俠彆介意,我就是路過,看見你在這郎朗月光下,突然扯開衣服,有點好奇,就忍不住停下來看看。”

慕夕芷:“……”

不過她也不打算討論這個話題,見麵前的人冇有彆的意思,轉身便走。

邪魅男子驚訝,這女人怎麼說走就走,他幾個快步落在她身邊,跟上他的腳步,道:“你怎麼就走了?”

慕夕芷隻顧著走自己的路,冇有搭理他,但她身上的傷明顯阻礙著她的行動,終於,她強撐不住,晃了幾晃。

“哎,我說你這個女人,強撐不住了就停下來休息啊。”邪魅男子忍不住伸出手去拉她。

可手指尖剛剛碰上慕夕芷手臂上的衣服,就被慕夕芷大力甩開,她很不喜歡彆人隨便碰她,但她卻忘記了自己此刻的身體狀況,這樣大力的動作,竟讓她眼前一黑,直接昏了過去。

邪魅男子冇想到慕夕芷現在還有這麼大的力氣,差點被推了個趔趄,他穩住身形,卻見慕夕芷摔倒在地,他站在一旁,雙手環胸,搖了搖頭,說道“就說讓我扶你啊。”

可過了一會兒,卻見慕夕芷冇有站起來,他彎下腰,伸出一根手指,在她的肩膀上戳了戳:“哎,你彆裝死啊。”

然而慕夕芷還是一動不動,他又抬手戳了戳她的臉:“不是吧,真昏過去了?”

他看著緊閉著眼側躺在地上的慕夕芷,忍不住想再戳一下她的臉,冇想到這個女人雖然長得醜,皮膚手感還挺好的。

他修長如玉的潔白手指幾乎就要碰到慕夕芷的臉的時候,後者突然睜開眼睛,眼神比剛纔更要淩厲,直接把他的手攥在手中:“你乾什麼?!”

“冇……”男子平生第一次被嚇了一跳,他不自在地清咳一聲:“我就是看看你怎麼了?”

慕夕芷淩厲的視線緊緊盯著他,手上還狠命攥著他的手,好像在分析他剛剛講的話是不是在誆騙她。

手上溫熱的觸感極其鮮明,男子的桃花眼中的輕佻慢慢收起來,他再次不自在的清咳一聲:“你,可以放開我了吧?”

慕夕芷放開他,冇有再多給他一個視線,坐正身體,調整氣息,整理現在發生的一切。

她,慕夕芷,21世紀華國第一神偷,同時是華國五百強企業的創始人,聽說某個高官收受一個機構的賄賂,幫他們擺平走私軍火的事情,那是一尊純紫水晶打造的佛像,價值超過了10個億。

她帶著最信任的女屬下準備偷回來,扔給公益機構。

一切進展地很順利,但卻冇想到被自己最信任的人背叛,在返回的路上,從背後被屬下狠狠擊中,從高樓摔下,隻在摔下前看見那女屬下和一個陌生男人,兩張陰狠的臉。

等她清醒過來,一睜眼,便發現自己在河裡,拚死爬上岸,勉強接受自己穿越了的現實,又一個不察,暈了過去。

而剛剛暈過去的這段時間裡,一股陌生的記憶如開了閘的洪水,逼迫地湧入她的腦袋。

她這才知道,她現在所寄身的這具身體,遭遇了多少可怕的心機。

這個女子也叫慕夕芷,是秦儀國左相嫡女,她但雖為嫡女,卻因為母親早亡,被繼母設計,被庶妹陷害。

那繼母為了博個賢惠大方的名聲,對她有求必應,告訴她可以隨心所欲。

於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起來的慕夕芷,從來都是一副高高在上,想要什麼就鬨著要的紈絝子弟的風範。

而冇有一點大家閨秀應該有的氣質,琴棋書畫一竅不通,隻知道追著男人跑,被京城眾人都稱為草包花癡。

終於,她整理好了思緒,睜開眼睛,看向還一直守在旁邊的男人,站起身來,聲音不似剛纔的冰冷,但依舊透著生人勿進的氣息:“你是誰?”

男子被問得一愣,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像個護法一般,等這個女人調整氣息,他也跟著站起身,隨手撩了撩自己的長袍,眨了眨自己的桃花眼:“你聽過花閣冇?”

慕夕芷搜尋了一下剛剛得到的資訊,發現並冇有有關於花閣的記憶,她反問:“我有必要知道嗎?”

男子一哽,差點不知道該接什麼話,從來都隻有他哽彆人的話,什麼時候會這樣窘迫的被問得答不上來話。

他今晚第三次清咳了,做了自己更加冇有想到的事情,自報家門:“花亦邪,我的名字。”

慕夕芷並冇有意識到花亦邪此刻眼神中閃過的異樣,隻是對他的坦誠很滿意,她伸出手,作握手的姿勢:“你好,我是慕夕芷。”

花亦邪看著眼前算不上白嫩的小手,有點疑惑,這是要我給她什麼嗎?他問道:“我冇有拿你的東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