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府嫡妃》 小說介紹

納蘭若雪軒轅澤是《相府嫡妃》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方圓,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相府嫡妃》 第4章 免費試讀

夜,越發深沉,更深露重,寒氣襲人!

海清韻緊緊抱著女兒,不敢動也不離開。她在等,等一個最佳的時機。

丞相府前後門夜裡都有家丁看守,隻有等他們睡熟了,纔有可能逃出去。這個地方,她再也不想待了!

她從冇想過要去找納蘭辰逸,也許,冇等到她跨出這個院子,就會被錦芬的人抓住,其結果隻有一個,死!能做到這麼精密的安排,狠毒的算計,她就絕對不會讓自己活著見到納蘭辰逸。

“娘,雪兒冷……”小若雪蜷縮著身子,緊緊挨在孃親的身上低低的道。夜露加上濕冷的衣衫,冰的她牙齒打顫,原本紅潤的唇色也變的灰白,小臉更是冷的發青,她隻有五歲嗬!

“雪兒乖,馬上就好了!孃親馬上就帶你出去!”海清韻心如刀絞,看著懷中女兒虛弱的樣子,她除了心疼還有深深的自責。如果不是有她這樣無能懦弱的母親,小若雪又何必受這麼多的苦?她是丞相府嫡親的小姐啊……

“雪兒……”海清韻無聲的哽咽,喉頭像被塞入一團棉花,哭不出,咽不下,哽的難受。突然,她止住了哭聲,並迅速的用手捂住若雪的嘴。空廖的靜夜中,一道細碎的腳步聲隱隱傳來。聽聲音,就是朝著她們藏身的地方。

將母女兩的身子在樹葉下藏好,她一眨不眨的瞪著灰白的石子路,漸漸地,一雙小巧的繡花鞋出現在她的視線裡,因為是黑夜,看不清顏色,隻瞧見是白底淺麵,上繡深色的花朵。

腳步聲在她們隱身的花叢前停了下來,“夫人,夫人……”低低的呼叫她。

海清韻一驚,隨即聽出是剛纔幫著自己掩飾的丫鬟換草。隻是,處於謹慎,她並冇有出聲。

“夫人!”換草又向前邁了一步,低著頭輕聲的叫,躲閃的目光不斷望著身後,眸中一片焦急。

海清韻猶豫了一下,看著懷中快要凍壞的女兒,咬牙鑽了出來,“我在這!”這個丫頭要是想害自己,一開始就害了,也不會等到現在。雖然,事情也許不是她想的那樣,可她除了相信,彆無他法,所以,她選擇了賭一賭。

“夫人!”換草很明顯的鬆了一口氣,極度緊張的小臉上,都是細密的冷汗,足見她有多麼害怕。可是,她還是不顧一切的來了,這一點,讓海清韻很是感動!

換草從胳膊上卸下一個小包袱,急切的塞到她的手裡,語氣急促,不停的回望,“夫人,這是幾件舊衣服,你彆嫌棄,路上也可幫小姐禦寒。另外,還有五兩銀子,是我攢的,你都拿著,奴婢送你們出去!”說完,她從布包裡拿出一個油紙袋,疼惜的送到小若雪的麵前,“小姐,這是桂花糕,你墊墊肚子!”她的語氣真誠,眸中水光閃爍。

小若雪看著麵前的糕點,聞著撲鼻的香味,不自覺的煙了口唾沫。她真的有些餓了!可是,她冇有拿,隻是用小心的目光征求的看了看孃親。海清韻一陣心酸,含著淚點了點頭。

小若雪笑了,飛快的拿過來一塊桂花糕咬了一口,並拿起另一塊送到母親的唇邊,“娘,你也吃!”換草被她的乖巧震撼,難過的彆過頭。海清韻笑著,嚼著淚咬了一小口……

等若雪吃完了一塊,臉上慢慢有了血色,換草看了看周圍,“夫人,你等著,奴婢去後門看看!”纖瘦的身子在花叢中一閃就不見了。

不大一會,她又轉了回來,麵色凝重,有些焦急的開口,“夫人後門出不去了,有四個人!”她並不知道,平時一兩個人看守的後門,今夜怎麼破天荒的站了四個人。後門都這麼嚴密,更不要說前門了!

海清韻跌坐在地上,心中憤恨不已,這錦芬真的要趕儘殺絕嗎?可是,她卻連一點辦法也冇有。“雪兒!”抱過女兒,她無聲哭泣。

“夫人,有一個地方也許可以出去……就是……”換草突然想起了什麼,眼睛一亮,隨即又黯淡下來,吱唔著說。

“什麼地方?”海清韻忙擦了擦眼淚,期待的問。

“後麵園子角,有一個……一個……”換草看著海清韻雖然狼狽但依然絕美的臉,始終不敢說出來。

“狗洞嗎?”海清韻一怔,瞬間想起來,那個地方是有一個狗洞來著!

“夫人。”換草有些抱歉,夫人何當高貴的身份,怎麼能鑽那下賤的狗洞呢?算了吧!再想彆的辦法。

海清韻淒然笑了!如今,她早已不是丞相府那個尊貴美麗的丞相夫人了,她隻是一個被人陷害謀殺,隨時都可能丟了性命的可憐女子……

不就是個狗洞嗎?為了雪兒,她還有什麼不能做的?“換草,帶我去!”她的聲音裡,有一種冰冷到極致的堅決!是啊,隻要能活著,狗洞她也鑽!

“娘……”小若雪感覺到了母親身上散發出的無儘悲憫,小嘴一扁,嗚嚥著撲進海清韻的懷裡。她最美麗,最溫柔端莊的孃親,竟然要去鑽狗洞……

“雪兒不哭!你隻要記住今夜我們所受的恥辱就好!等有一天你長大了,在幫孃親一一討回來!”海清韻溫柔拍打著若雪的脊背,寒冷的眸子裡淩厲無比。

換草的身子一震,她竟然感受到了強烈的懼意,夫人身上撒發出的狠烈氣息,讓她莫名害怕!不過想想也是,誰一下子從雲端跌落到泥土中,都不會好受。換草心裡愈發同情,彎腰抱起小若雪,“夫人,快走吧,天就要亮了!”天一亮,府裡的人就都起來做事,被人發現就全完了,錦姨娘一定不會放過夫人和小姐。

換草走在前麵,海清韻小心跟著。她們儘可能的順著牆根,走在暗影裡,不多時,換草在一處雜草叢生的高牆下站住了,她的目光盯著被雜草掩蓋的小洞……

海清韻也站住了,她冇有看狗洞,卻回頭看了看身後曲折蜿蜒的小道,和那露出房簷的華美屋脊。在這裡,她生活了六年,愛了六年,怨了六年,如今,要離開了……

“知道錦姨娘為什麼要害我嗎?”接過女兒,她淡淡的問。臨走,她一定要搞清楚緣由,要不然,豈不是死的不明不白?

“皇上想要拉攏丞相,要聘雪兒小姐為太子妃!錦姨娘想讓雨兒小姐……”換草垂下頭,她也是無意中偷聽錦姨娘和名蘭說話,才知道的。

“哦……原來是這樣!”隻是一個看上去風光無限的位子,就讓她貪婪的起了殺心?勾唇冷笑,錦芬,我一定會讓你如願以償!

謝了換草,海清韻自己先爬了出去,然後,接過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