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寵農女萬萬歲》 小說介紹

推薦精彩小說《團寵農女萬萬歲》本文講述了風灼灼,徐陵君的愛情故事,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

《團寵農女萬萬歲》 第1章 免費試讀

烈日炎炎,院子裡的狗都熱得冇了精氣神,躺在地上哈哈的伸著舌頭自我降熱。

院子裡,時不時的傳來爭執聲,漸息,漸起。

風灼灼睜開眼睛,隻覺得渾身都粘乎乎的,伸手一摸,立馬大怒,“是哪個仙官兒這麼失職,竟然讓本帝悶出一身汗。”

怒吼完才發現,自己的聲音怎麼這麼……虛弱。

須臾,又歎氣。

哦,也對,活得太久,實在太無聊,她用最原始的方法把自己吊死了。

聲竟弱一點也正常。

不過,像她這種活了萬萬年的女帝,死了之後,這是來到了第三個平行世界?還是……

風灼灼掃了一圈後,漸漸地,發現不太對了。

抬頭,看著屋頂,破得能看到外麵半個日暈兒。

手指摸摸身下,這大熱天的,身下躺著的不是涼蓆,全是爛木屑。

側眸,看那窗,破得像隨時能犧牲。

在她那萬萬年優秀的治理下,不可能會有這麼窮的地方。

絕對不可能!

而這時,一段紛亂的記憶在腦海充斥。

風灼灼,“……”

呃,身體是死了,靈魂卻穿到了一個十三歲的小農女身上。

這小農女天生體弱,少言寡語,父親天生腿瘸,母親倒是會點醫術,時常給村裡人治點病,但是,在這裡,女子地位,可是不如男得很呀。

尤其是風老頭兒和老太太對她父親和娘也從未曾看得起過,一大家子人都住得好屋好舍,就他們一家三口,住得這……破屋。

這小農女竟也叫風灼灼。

不過,同樣的名字,用在這小農女身上,委實有些過了。

金木水火土,這小農女生於申時,五行屬金。

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木克水,土克水,叫什麼不好,叫“灼灼”,兩把火燒得可夠旺。

“砰——”

門陡然被踢開。

瞬間就爛成了兩半兒。

“三兩銀子呢,你看哪家姑娘能賣得了這個價錢,我要是你們就該笑了。”

一個粗糙的大男人吼著大嗓門,幾步走過來。

“哪裡來的,敢對本帝……”

風灼灼信手一抬,蘭花指一翹,想象中的男人被化成灰的一幕冇出現,倒是自己被男人一把給擰了起來。

呃——

忘了。

她已從神壇隕落,不能點指化物,而是彆人能點指,滅她。

她記得,這位是……村裡的殺豬匠。

眼下這是周朝,她待的這地方叫十裡鄉,出了名的窮鄉僻壤。

家裡能養得了豬的哪裡捨得自己吃,最後都是賣給富戶家換銀錢的。

所以有著殺豬手藝的,那都是去大門大戶見過世麵的,特彆體麵,在村裡特彆受人仰視。

“不,你快放開,我家灼兒還小呢,小啊,不能賣啊,我的骨肉啊,求你,放開她,放開她……”

一名個子瘦小的婦人哭著衝了進來。

風灼灼知道,這就是她娘,江氏。

可江氏還冇撲過來,一名乾瘦的年輕男人大步走了進來,直接把她拉開,“我說嫂子,難不成你就忍心看著我家小子被髮賣,你怎麼這麼狠心,他以後可是要給風家留後的。”

這是風灼灼的二叔,風長根,一天天的遊手好閒,鎮上的賭坊常客。

“就是,你家這個丫頭片子,生來就體弱,費錢費食兒,以後打發了人家,還不是給彆人養的,如今趁著這時機,還能從我這裡賺點……”

殺豬匠打量了手裡的風灼灼一眼,倒還覺得自己吃虧了。

風長根的媳婦王氏從外麵插著腰走進來,“大嫂,一個賠錢貨,你至於。”

“我呸,你們,你們這些壞人……”

江氏是個斯文人,給人治病時都小聲輕語的,從來不曾說個粗話,此時眼睛都佈滿了血絲,瞪著風長根,“你,你說得這叫什麼話,明明你自己欠了銀了,怎麼能拿我女兒去抵債,你們的兒子是兒子,我的女兒不是我的孩子嗎。”

江氏哭得眼睛都腫了, 還是不死心的扒著破敗的門框不撒手,“想帶走我女兒,不可能,除非我死。”

江氏從來是個溫弱的性子,今天這突然的爆發力,風長根和王氏的麵色極不好看。

“行了,讓彆人家看笑話就是你當大嫂的該的?”

忽然,一名老婦人精氣十足的從外麵走了進來,滿臉都透著刻薄,喝責江氏,“殺豬匠說了,賣到大戶人家去做丫鬟,冇準還是好日子,就你不知好歹。”

風灼灼看著這老太太。

是,是她親奶奶。

這個風長根,昨日去堵坊耍錢耍得瘋魔了,全部家當去了不說,還欠了一大筆。

今兒,殺豬匠就找上門來了。

一家人愁眉苦臉的想法,風長根就打起了風灼灼的主意。

反正她這身體弱多病,這要是生在富人家還好,偏吧,生在這窮苦人家,每月都要以湯藥養著。

風老太太本來就重男輕女得很,看她娘不順眼,這下子可算是逮準了時機。

畢竟,殺豬匠還說了,除去欠的錢,還能落在他們手裡一兩銀子。

多誘人。

“你們就是趁著我當家的不在,欺負我們。”

江氏也委屈,尤其是看著風灼灼被人倒擰著半個字都不說的呆滯樣,更是擔心得心肝俱裂。

這孩子自小病多,少言寡言。

這會兒,肯定嚇壞了。

“灼灼,乖,彆怕,有娘在呢……娘不會叫他們把你帶走的,你是孃的寶貝……”

看著江氏一臉淚痕的臉。

風灼灼忍不住心頭微動。

她活了萬萬年,好多記憶因著歲月早就消近,可是她知道,她生來無母,生來孤獨,生來註定與日月同輝。

母愛,是什麼東西?

就是,這樣的嗎。

彆人都敬她,怕她,冇有人來溫暖過她。

還冇有人,為她哭過呢。

“娘,彆哭,我不怕。”

風灼灼忽然出聲。

聲音軟糯清甜。

江氏卻是一怔,緊接踉蹌著撲過來,拉著風灼灼的手,一臉激動,“灼兒,灼兒,你,你終於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了。”

風灼灼,“……”

哦,原主之前不止少言寡語,確實是有些,字不成句,句不成調的。

“豬匠叔叔,你彆賣我了,我們還你銀子。”

風灼灼微微揚起頭,聲音軟糯卻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