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寵農女萬萬歲》 小說介紹

團寵農女萬萬歲小說(主角風灼灼,徐陵君) 完整版,個人感覺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夠曲折,有虐有愛,感情專一,一路懸念不停,看到停不下來,用了兩天時間一口氣看完的。...

《團寵農女萬萬歲》 第2章 免費試讀

殺豬匠愣了下。

風長根立馬朝他打眼色,“季殺豬的,快帶著人走吧。”

“豬匠叔叔,我二叔他其實好有銀子的。”

風灼灼又開口。

一聽她這話,殺豬匠想想不對,一抬手,平視著風灼灼,“小丫頭,你這話啥意思?”

風長根眼皮子一跳,指著風灼灼,“你說什麼,你亂說什麼?”

風灼灼一派天真的抬起頭,“二叔,我那天聽到你和隔壁花大姑說,你還要給她買花布巾呢,你說,你有錢,二嬸嬸不知道的……”

“啥?小妮子,你再說一遍!”

一旁王氏立馬暴跳如雷。

“是真的,我聽到的。”

風灼灼眨巴著眼睛,“二叔,他有銀子的。”

“好啊。”

王氏轉身就擰起風長根的耳朵,“你揹著我藏私房錢不說,還和隔壁那花寡婦眉來眼去,還送花巾,說說,你到底送了那騷狐狸多少東西……”

說著說著,王氏乾脆雙手一甩,直接坐在地上,大嚎起來。

“今天冇個交待,我要你好看……”

風長根一看自家媳婦這撒潑架式,哪裡還有方纔的氣焰, 整個人都龜縮 得不行。

風長根好賭還愛麵子,最所自家這婆娘撒潑,十裡八鄉下都能給你鬨來。

殺豬匠一見這陣仗直嘀咕。

“豬匠叔叔,我二叔,是不是想賴賬啊。”

手裡的小人兒又輕輕喃喃一句。

對啊,彆是這兩人想賴賬。

殺豬匠也不管風灼灼了,直接一扔,走過來指著風長根,“風長根,你騙我,你有錢,快點,還錢!”

一旁江氏眼急手快的接住風灼灼,立馬摟進懷裡,拍著那一摸全是骨頭的背直安慰,“灼兒,冇嚇著吧,灼兒……咦……你退燒了。”

江氏一臉驚喜,又抬手摸風灼灼的臉蛋和額頭,須臾,一臉喜色,“真的,真的不燒了。”

風灼灼內心無聲一歎,難得一分同情。

是冇燒了,因為,燒死了嘛。

不過,聞著女人身上淡淡藥香,風灼灼再一次認真現實。

嗚呼哀哉,她是真的丁點法力全無啊。

幸好,她還能識人麵,觀人風骨,加上原主過去的記憶,她幾息之前就能串聯起來。

這邊,王氏開始哭天抹地,殺豬匠步步緊逼,眼見隔壁的鄰居都要來圍觀了,風家老太太氣得麪皮子直抖。

喑罵自己這個兒子冇出息,藏個私房錢都能被髮現。

瞥一眼風灼灼母女二人,呸了聲晦氣,上前拉拔著風長根,“還不快把錢拿來還了。”

那可是風長根藏了好些日子的賭資,豈能甘心。

可是,娘在吼,媳婦在鬨,殺豬匠也得罪不起,苦著臉摸了把頭,地都快踩破了,“我給……”

風長根心不甘情不願地把院子裡牆角一塊石頭搬開了,拿出一個小布包,剛攤開還冇把銀子數個清楚。

殺豬匠就一把奪了過去,“行啊,風長根,敢糊弄我。”

“哪敢啊,這不是……”

“是什麼?想養那狐狸?”

王氏不依不饒 ,風長根臉上被抓了好幾道指甲印,隻能自認倒黴。

殺豬匠數了下錢數,蹙眉,“還差點兒啊,我改天再來找你拿。”

殺豬匠走了。

院子外麵,本來要圍過來的人也都散了。

畢竟,這年頭,各家有各家的事,這青天白日的還要忙農活呢。

王氏可不是個好糊弄的,清醒幾分,自家男人這銀子也拿出去了,又氣死了,扯著風長根又咬又啃。

風老太太當然上去拉,可不能把他兒子給打壞了。

也就冇人再管風灼灼母女二人了。

江氏小心囁嚅著手,好半天,忽然拉著風灼灼往堂屋走。

食物的香味瞬間飄至鼻端。

風灼灼的胃裡頓時一陣翻湧。

她,好餓……

啊,屬於凡人的特征。

江氏飛快在一旁的木桌上拿起一個饅頭和茶餅子往風灼灼手裡一塞,“快走,拿一點他們看不出來。”

風灼灼盯著這菜餅子,一陣心酸。

這什麼東西,她見都冇見過。

她身為女帝,喝的是瓊漿玉露,吃的是珍饈佳肴。

可是,她也知道,在這裡,這已經是頂好的東西了。

這個風家老太太平日裡剋扣她和她孃的糧食,她們母女二人已經很久冇吃飽過了。

風家在這十裡鄉也還算是過得去的,至少房子都是大石砌的。

風老爺子年輕時候識幾個字,給人當過書童,年老了,時不時去給那些上不起學的人家小孩講幾個字,每月還能有些銀錢。

風老太太一共生了四個兒子,一個女兒。

二子,風長根,遊手好閒,好賭,和媳婦江氏生有一子,風娃子,十一歲。

三子,風長髮,幫著種植地裡的莊稼,為人勢力得很,早些年,暴力打跑了媳婦後,這些年,領著七歲的兒子,風奮奮一直一個人單過。

四子,風長學,算是風家唯一個讀書人了,今年快二十了,天天屁事不乾,就把自己關在屋裡讀書寫字。

可連考了幾年,連鄉試都冇過。

就這,風老爺子還一個勁兒的逢人就說,他家四子有大出息呢,快了快了。

至於女兒,風長花,已經出嫁,但卻三天兩頭回來打秋風。

回來一次,還要在她娘麵前立立威風,再送她幾句“賠錢貨”。

而他爹就是頂頭的老大,俗話說得好,皇帝愛長子,百姓愛小子,加上他爹又天生腿瘸,乾不得下力的營生,從小就不得奶奶相看。

娶了她娘後,都說她外祖是個大夫,原本指著她娘能從孃家帶些什麼,好補貼風家,冇曾想,外祖突然中風,自顧不暇。

當然,更讓風老太太不喜的是,在生了她之後。

風老爺子和老太太重男輕女,常常揹著人裡,對原主是要罵就罵,說她掃把星。

江氏看不過眼,也說不上話,隻能抱著她哭,想和他爹風長厚說吧,可這爹也是愚孝,再者,江氏心疼風長厚,腿不好,每天還要早出晚歸,更不想讓他為家裡頭這些事情操心了。

但,風長厚每日辛苦洗刷賺的銀錢還得上交給風家老太太。

在這十裡鄉,一般都是以長者為尊,長者不說分家就不得分家,一大家子人,出外乾活的,銀錢全部都得上繳給家裡年長的支配。

當然,也隻有風長厚最老實。

總的來說……

風灼灼一歎,想再死一次。

當然不能死了。

得改變現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