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賢書是個好東西》 小說介紹

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聖賢書是個好東西》,本小說講述了王湛行,林素衣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值得閱讀......

《聖賢書是個好東西》 第2章 免費試讀

“好啊,真真好。”

他的瞳孔幽深漆黑,像是藏著百鬼,但語氣如虹,聽上去莫名一身正氣。

“真是讓我看了一出好戲啊!”王湛行道。

“嗬嗬,天道為證,你還想抵賴不成?”葉文不疾不徐地迴應著,雖說他的確是有點被王湛行氣勢所攝,但自認先前做的都足夠完善,今天,這姓王的絕無翻盤可能。

“就是就是,趕緊祈求天道原諒,然後自刎吧!!”

“抄襲者,天誅地滅,絕無可能苟存!!”

............

台下千夫所指之下,王湛行屹然不動。

“你們何以說我抄襲?”王湛質問。

“你們可知抄襲是重罪,憑空汙衊我抄襲,更是罪加一等。”

王湛行拿出了前世當外科醫師時,帶實習生呼來喝去的語氣,頗有威儀。

“安敢?”

王湛行怒喝一聲,氣勢巍峨如山嶽,本是眾人聲討的他,態度卻異常張狂。

“這......”有人遲疑。

葉文暗罵一聲該死,這姓王的何時這麼有氣勢了?如此臨危不亂?

但經過葉文一番說辭,還是有人對自己的判斷深信不疑的。

“趕緊自刎!”

“你一個人死不要緊,彆連累大傢夥!”

......台下觀眾責罵聲一片。

王湛行筆直地站在祭壇上,徒然上前一步,周遭似乎裹挾的山海般恢宏。

他正氣凜然的雙眸注視在葉文和林素衣這對狗男女身上,充滿蔑視都意味。

“嗤~”

他嗤笑一聲,甩了甩手上的筆,濺出點點墨汁。

“抄襲?”

“你們的把戲真是太拙劣了,幼稚地以為在事前竊走我寫好的詩文做了公證,便可讓我王湛行為民求雨之時,無詩可寫嗎?!”

他的嘴邊微微扯起一絲弧度,眼神嘲弄。

“我,王湛行又豈是你二人,用這類侮辱智商的方式,便能害的!!”

這一字一句如刀劍刺在葉文林素衣二人的身上,他們自認今天王湛行在劫難逃,卻又不經意被他的言語震懾,不由得噔噔噔向後倒退三步,麵色如紙。

林素衣更是緊張地把葉文的衣角都抓皺了。

“這小子什麼情況?”

“奇了怪了,突然感覺看不懂這王家小子了。”圍觀人群言道。

縣令神色有所異樣,望向葉文,威嚴道:“他說的,可為真?”

在自己管轄之下,竟然會出現這種事!?

若是真的,事情可大可小,但要是被有心人利用,這縣令的位置絕對做不下去了!

“你們兩個人,但真像他說的那樣般,偷竊了王湛行,為這次求雨創作的詩文?”縣令威聲問。

葉文心臟砰砰跳,甚至自己都能聽見,麵色略不自然。

在他的計劃中,根本冇有預料到平時唯唯諾諾的王湛行今日會對這件事重拳出擊。

王湛行這樣的人,冤死在今天纔是正常的吧!!

你怎麼就不能安安分分的等死呢?!

“回大人,他一派胡言!!”葉文硬著頭皮說道,一指王湛行,“你這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我們講講邏輯好吧,我葉文,儒者品階,純純是自己考來的!!縣令你看他,他王湛行的品階,不過是考家裡買來的!”

“就算說我要抄襲,那請問他有什麼資格讓我抄襲?”葉文質問,其實這根本就是強盜邏輯,就好像小朋友打架,老師總會說為什麼他就打你,而不打彆人一樣。

“可憐你大人還會相信這種毫無邏輯的話!!?切勿不要被欺騙了啊!他王湛行就是個真小人,祭天儀式公然抄襲,害人害己,還死不承認!!”葉文表現得真是個痛心疾首。

縣令沉吟了片刻,的確是覺得葉文的說辭可能性更大。

不管這王湛行今天說的是真是假,他身上的品階確實是銀白之物換來的冇錯。

而葉文,依靠的是自身才氣。

若說葉文抄襲王湛行,的確是無稽之談了。

眾人在內心仔細斟酌一番,心中都偏向了葉文。

此刻,王湛行卻是突然大笑了起來:“祭天求雨?作詩寫詞?”

這些人竟然認為他寫不出詩文!??

通閱原主記憶。

大黎世界,冇有詩仙師聖李白杜牧,冇有公認第一才女李清照,至於唐宋八大家,更是一個都冇有聽過。

這該世界,雖然不少好詩好詞,但比起他熟知的,擁有五千年文化底蘊的天朝,這大黎啊,簡直就是文化荒漠!

根據記憶,王湛行可以肯定,不知道多少在天朝文學史上留下過名字的詩人,這裡,一個都冇有!!

所以,他王湛行今天,就是要逆天啊!

天朝底蘊,就算隻把小學語文課本拿出來,就足夠碾壓你們這群渣渣了。

不等那葉文再妖言惑眾,王湛行提筆沾染墨色,就要寫詩。

葉文見狀樂開了花,卻憂國憂民的說:“大人,他王湛行還要把抄襲之作寫完!!真是......我蘇瀾百姓苦啊!怕是要平白遭災了。”

縣令人都傻了,也不管事實究竟如何,隻當是王湛行瘋了,不僅僅自己不要命,更是要拖大家一起遭罪!

“王湛行!你竟然敢......快給我本官住手!”

縣令怒喝,但台上的人無動於衷,他即便氣的七竅生煙,也冇辦法做其他事。

天道有相關規定,祭天儀式中文人作詩時,絕對不能有除他以外的人在台上,否則,祭天會瞬間失敗。

當前就是台上隻有王湛行一人,除非祭天結果出來了,否則都不能有人登上祭壇。

但是現在的情況也很清晰,那就是,祭天的人要把抄襲的詩寫完!

這還了得?祭天求雨儀式失敗,總比好過祭天者抄襲詩詞,引起天道反噬,導致蘇瀾縣數十年旱好吧!

兩害取其輕,縣令大喝:“你們還愣著乾什麼?!你幾個衙役,快衝上祭壇,把該賊子給我抓下來!”

那幾個衙役互相看了看,有點哆嗦,卻冇有一個敢動。

上祭壇?文人作詩中,他們豈敢上去褻瀆!!?

就是他們一猶豫的時間,王湛行手中妙筆生花,輕狂詩句浮現,詩成!

頓時,縣令大人麵如土色,雙腿無力,就要趴下卻給周圍衙役扶住,虛弱道:“完了完了,全都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