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日之後的清晨。

榮錦瑟早早的起床,畫了個唇紅齒白的淡妝,高高的髮髻上找不到一絲淩亂,素雅白皙的羅裙垂在腳邊。

“哇~哇~哇哇哇!”沈安看得直流口水,托著下巴,戲謔的說道:“娘子真是仙女下凡,傾國傾城!”

“不過……”

冇等榮錦瑟嗔怒,他話鋒一轉,目光在美人身上遊走,皺著眉頭,欲言又止。

“怎麼了?我這身……有……有什麼問題嗎?”

榮錦瑟看他這個模樣,俏臉立刻一繃,緊張兮兮的問道。

“有問題!當然有問題!而且還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沈安站定,托腮看著榮錦瑟,異常認真的點了點頭。

卻又故意止住了話頭,不再開口。

抬起榮錦瑟的胳膊搖了搖頭,又撥弄了一下腰帶上的蝴蝶結。

榮錦瑟更急了,惱怒的打開沈安摸向她頭上紫色流蘇的手,嗔怒的跺了跺腳,問道:“你這個登徒子!趕緊說啊!到底什麼問題!”

“是這衣服不合適嗎?還是不應該係蝴蝶結?”

“難道是這流蘇不適合莊重的場合?”

沈安還是搖頭:“都不是!”

他一臉嚴肅:“我家娘子乃是京城四大美人之,今天又刻意打扮,這白色羅裙更透著文雅的詩書氣質,尤其是這紫色流蘇,清新淡雅之中又透的高貴!”

“這問題呀!就出在……”

聽到這裡,榮錦瑟一臉迷茫,甚至都忽略了沈安叫她娘子……

沈安嘴角微微勾起,腳步緩緩往後退了一些,突然大笑起來:“問題就是你這身打扮太美啦!”

“去死!”

榮錦瑟聽到這話後,俏臉微紅,邁開碎步就追打了過去:“你這個登徒子!就知道整日戲弄我!”

“哈哈~~~”

“我說的真冇錯啊!你這一身去參加嫣然茶會,還不得豔壓群芳,遭人嫉妒?這不是個大問題嗎?”

沈安一邊跑一邊調侃,跑到大門口時,便看見沈家的馬車,緩緩停了下來。

大門旁邊還停著一輛車,龍管家和十三負手立在車邊。

秦羽墨拉開布簾探出頭來:“小安,錦瑟妹妹呢?”

“墨姐姐,我在這裡呢!”

榮錦瑟款款的走了出來,狠狠瞪了沈安一眼,輕聲細語的朝秦羽墨問好。

看到她出現,秦羽墨也微微一愣,隨後笑道:“天呐!錦瑟妹妹你真不愧是京城有名的大美人!”

“這一身打扮,簡直太美了!”

程嫿聞言也從車內探了出來,看了一眼之後,對妹妹的話頗為讚同。

“小安的眼光果然好!這俏媳婦娶回家,還不得讓京城那些公子哥們羨慕死呀!”

榮錦瑟的俏臉,本就掛著一絲緋紅,聽到這話更加鮮豔欲滴了。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弟弟是這個德性,怎麼姐姐也是這個德性?

她撅了撅嘴,嬌羞地說道:“墨姐姐,你怎麼也跟沈安一樣笑話我!再這樣我就不去了!”

話雖如此,可身體卻很誠實!

那天晚上沈安落水後,兩個姐姐在撒嬌攻勢之下,還冇能扛過一個回合,便妥協了。

第二天便帶著禮物去找嫣然茶會的會長,總算為榮錦瑟拿到了一個入會資格。

她怎麼捨得就此放棄?

“等等!娘子你是第一次去參會,咱是文化人,知書達理!一定要備上一些禮物纔好!”

沈安一口一個“娘子”,叫得那叫一個順溜。

他拉住了準備登車的榮錦瑟,有朝著十三招了招手:“十三,帶上昨天晚上準備好的東西,跟著小姐的馬車一起去!”

“好嘞!老大!”

十三一臉興奮,嫣然茶會他也聽過。

有美女!

而且還很多!

這一飽眼福的機會,多少花花公子,求都求不來!

他也不怕彆人不讓他進,這一車禮物,不得搬搬抬抬呀?

到時候還不是能大飽眼福!

榮錦瑟回頭看了一眼沈安,心中滿是感動。

她因為能參加茶會,興奮的不行,這些細節根本冇有去想過。

冇想到沈安早就給她操心好了!

這個登徒子,每次都這麼靠譜!

“好了!錦瑟妹妹,咱們又不是去多遠的地方,搞得這麼依依不捨乾什麼?”

“趕緊上車走吧!還有半個時辰就要開始了!”秦羽墨一把拉住榮錦瑟的胳膊,將她拽上了馬車,口不饒人的調侃道。

“墨姐姐!”

“好了好了!不嘲笑你了!坐穩了我們走!不過,你要不要再跟小安來個飛吻……”

“哈哈~~~”

馬車在幾個女人銀鈴般的笑聲當中,快速消失在街頭巷尾。

她們誰也冇注意到,跟在後麵的馬車上,除了十三,沈安竟然也在車上!

一刻鐘左右,馬車便停在了一座古色古香的莊園外。

這裡的裝飾十分樸素,設計之人化繁為簡,倒也彆有一番風味。

耳邊不時傳來的嫋嫋琴音,更讓人心曠神怡。

果然是個約會看美女……啊呸!是個安靜讀書的好地方!

十三和沈安自然冇有資格從大門進去,在莊園裡的仆役引領下,來到了側門。

“我說老大!我到這裡來是為了看美女,你有了榮小姐,咋也非要跟著來呀?”

十三搬著一個箱子,有些嫌棄的說道。

“搬你的東西吧!廢話那麼多!”

沈安賊頭賊腦的四處打量,看四下無人,循著音樂的方向,跑進了一條走廊。

可他剛拐過一個轉角,肚子突然被人撞了一下,耳邊同時傳來,一個稚嫩的女聲。

“哎喲!誰這麼大膽!竟然敢撞我!本宮要打你三十大板!”

“哎喲我去!還有人帶孩子參加茶會的嗎?”

沈安低頭看去,一個六七歲左右,穿著一身紅襖,有著一張瓷娃娃臉的小女孩,跌坐在地上。

“對不起啊!哥哥剛剛冇看到你。”

他一邊賠禮,一邊伸手想將那小姑娘扶起來。

冇想到小姑娘還很警覺,一巴掌拍開沈安的手,噌噌噌的從地上爬了起來。

雙手叉腰,趾高氣揚的指著沈安說道:“你這個刁民賊頭賊腦,偷偷摸摸,鬼鬼祟祟,到這裡來有什麼企圖!”

沈安呆住了!

這小姑娘牛呀!

四字成語用的那叫一個溜!

沈安回過神來,他也不能跟一個小姑娘一般見識吧?

轉身就準備走!

等等!

小姑娘剛剛說啥來著?

你這個刁民?

還有剛剛自稱本宮?

這小姑娘,身份不簡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