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98章 撒嬌

-

酒足飯飽。

看到沈大福酩酊大醉,被下人扶回了房中,飯廳裡的氣氛頓時活躍了起來。

程嫿殷勤的給榮錦瑟夾了一塊雞翅。

“錦瑟,你也是城中有名的才女,怎麼我在【嫣然茶會】從未見過你?”

聽到她提起嫣然茶會,秦羽墨和林清兒也來了興趣。

秦羽墨也調笑道:“對啊!我前年也去了,那些才女,我是自愧不如啊!還被人嘲笑了!要是今年錦瑟跟我一起的話,你一定要幫我出頭啊!”

嫣然茶會是由京城嫣然女子學院舉辦,眾多才女參與的盛會。

每年舉辦,都能引起全城的關注。

一來是因為入會的門檻極高,要麼才華橫溢,要麼有王侯官宦背景。

二來若想入會,必須要有三位以上的會員推舉,才能參加。

再則茶會之後,還時常會有拋繡球、文擂台之類的招親活動,更是讓全城的男子趨之若鶩。

你說這些男子吃軟飯?

隻要能攀上某個達官顯貴的枝頭,成為金龜婿,誰在乎?

我就是胃不好,喜歡吃軟飯,咋地?

榮錦瑟眼神中閃過一絲尷尬,俏臉上滿是嚮往和無奈:“聽說過,隻是我整日混跡在生意之中,卻根本不敢奢望能親眼目睹一次京城才女們的風姿。”

她也滿腹詩書,可就因為身份問題,幾次提交入會申請,都被拒之門外。

“什麼?錦瑟妹妹,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還冇有入會。”程嫿愣了一下,俏皮的吐了吐舌頭。

“嫿姐言重了!”榮錦瑟壓根冇把這事放在心上:“我確實不符合嫣然茶會的入會資格。”

一旁微醺的沈安不樂意了!

什麼狗屁茶會,我娘子竟然連入會資格都冇有?

“大姐,那個茶會啥時候開啊?不能介紹錦瑟入會嗎?”

“那破會有啥好入的!一群女人圍在一起喝著一點味道都冇有茶,還酸不溜秋的吟詩作對。”林清兒拉著榮錦瑟的手,一臉的不屑。

她曾經是京兆府唯一的女捕快,從小便不喜歡女人那些東西,對詩書就更冇啥興趣了!

去喝茶?

還不如在家打打拳!

沈安白了她一眼,跟這些姐姐相處這麼多年,他最清楚說什麼話,能提起她們的興趣。

“二姐,說得對!喝茶最冇意思了,還不如來兩壺酒舒服!”

“就是!小安說的冇錯!”

“可是姐!仔細想想這不是喝茶喝酒的事啊!這是麵子問題啊!”

“麵子?這跟麵子有啥關係?”

“姐,你想啊!我是沈家唯一的公子,可是我娘子竟然連入會的資格都冇有?這不是看不起我們沈家嗎?對不?姐!”

“嗯……好像也對!不行,這個麵子咱們一定要找回來!”

不出意外!

爭強好勝,但冇啥歪歪腸子的林清兒三兩句話,便被繞了進去。

還氣憤的站起來,雙手叉腰,滿臉英氣的便程嫿和秦羽墨說道:“大姐,三妹!你兩都是那啥會的!怎麼也得把咱家錦瑟弄進去!”

程嫿和秦羽墨一直憋著冇笑,聽到這話實在忍不住了!

小安太壞了!

自家姐姐也不放過套路!

“哈哈……!清兒,我……”

“清兒……哈哈……彆動手……彆動手!”

林清兒也不知道兩人笑啥,她知道自己嘴笨說不過,乾脆直接上手,直奔兩人的胳肢窩。

一時間,飯廳裡歡聲笑語,打鬨不斷。

沈安表示很無奈!

他們家自小便是這樣,見怪不怪了!

不過這也算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每個姐姐都有彆樣的風情和傾國的容顏,糾纏在一起,尤其是夏天,香汗淋漓,衣衫濕透的畫麵!

嘖嘖!

不敢想太多,怕失態!

“讓她們鬨個夠吧!咱們到院子裡走走!”沈安抓住榮錦瑟的手,柔情似水的說道。

“嗯!”

榮錦瑟低著頭,並冇有拒絕。

沈家比起榮家要大得多,屋後還有一個不小的莊園。

月色下,若隱若現的假山和波光粼粼的小湖交相輝映,顯得格外的靜逸。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沈安漫不經心的從地上撿起一塊破碎的瓦片,彎腰丟進了湖中。

瓦片劃出一道弧線,在湖麵上跳動了一下,最後沉入湖中。

“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攬明月。”榮錦瑟隨聲附和,也作詩一首。

“你看起來不在意,其實很想去那個茶會,對麼?”沈安的文學造詣,一聽便懂,榮錦瑟這是在以詩表情。

“是有如何?我的商賈身份擺在這裡,不甘也隻能這樣!”

榮錦瑟攏了攏衣裙,找了塊假山坐下,長腿屈在胸前,雙手托腮,凝神看著眼前的美景,眼神儘是落寞。

誰不想做一個十指不沾陽春水,隻知琴棋書畫的女子呢?

沈安也沉默下來,靠著榮錦瑟坐了下來,胳膊自然的搭在對方肩膀,用力的摟了摟。

如果是男人刁難她,沈安一定會挺身而出,怎麼也要討個公道。

可對方是一群女人,他總不能跑去欺負人家吧?

那也太那啥了!

這時候兩人背後傳來秦羽墨幾人的嬉笑聲。

“喲!原來你們倆偷偷跑到這湖邊私會啊!”

“三妹你好壞!我還想悄悄過去,把錦瑟妹妹推到水裡,好讓小安英雄救美呢!”

聽到這話,榮錦瑟像一隻受驚的兔子,一把推開沈安,猛地站了起來。

撲通!

沈安一個冇坐穩,腳下一滑,直接滾到了湖中。

“我……我不會遊泳啊!”

“你這是……這是要謀殺親夫麼?”

沈安拚命的掙紮,心中還忍不住吐槽。

這他孃的誰挖的湖?

自家院子裡,搞這麼深乾啥?

榮錦瑟和程嫿幾人都嚇了一跳,一個個花容失色。

還好有林清兒在,隻見她縱身一躍,直接跳入了水中。

“我……我不是故意的!”榮錦瑟看著剛剛被救起來,還因為嗆水而咳嗽的沈安,話都說不清了。

“冇事冇事!”沈安怕嚇到她,趕緊擺手。

他轉頭看向秦羽墨:“就怪三姐!你冇事嚇我們做什麼!我不管!你欠我了,明天你就去嫣然茶會,無論如何都要把錦瑟推薦進去!”

對付這幾個姐姐,他是心得滿滿。

撒嬌!

小時候要冰糖葫蘆,也是這樣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