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請!”榮錦瑟恍惚片刻之後,趕緊說道。

可話音剛落,又覺得有些不妥:“等等!”

“榮叔,隨我一同出去吧!或許我們的態度好些,說不定事情會有些轉機!”

榮管家搖了搖頭。

他可冇有這麼樂觀,王琛怕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小姐,我看王家怕不是來跟我商量解決問題的,而是來下戰書的!”

戰書?

不至於吧?

堂堂四大豪族,皇商之一,竟然會向一個小小的榮家下戰書?

而且還是王家大少爺王琛親自前來!

這也太看得起榮家了吧?

榮錦瑟皺眉低頭,思忖片刻,還是決定先出去看看再說。

“榮叔,不管王家這次來的目的是什麼,咱們也不能把人晾在外麵,這樣豈不是顯得我們失禮?”

“如果他們真的是來下戰書的,咱們更要出去迎接,要不然人家還以為我們怕了呢!”

說完,她也不管榮管家同不同意,拉著他就往外走。

榮管家一臉無奈,心中又把沈安罵了一頓。

該死的臭小子!

平日裡冇事也要賴在榮家,現在出了事反倒不見了!

兩人來到門口,府門台階下,王琛騎在高頭大馬上,一群家丁環繞。

“榮家好大的架子啊!竟然讓我們公子在門口等了這麼久,真是不知死活!”

“看我今天不把榮家給拆了!連我們公子的麵子都不給!”

幾個王家家丁忿忿不平的罵著,作勢就要衝到榮錦瑟兩人身前。

榮家府門前的兩個家丁麵麵相覷,不知該如何是好。

攔吧,他們隻是拿份月錢的,怕得罪了王家,以後在京城裡還怎麼混?

不攔吧,好像又對不起榮家發的報酬。

“住手!”王琛翻身下馬,厲聲喝道:“你們怎麼可以對榮小姐一個女子動粗?”

家丁們紛紛退到一旁,王琛走過來微微施禮:“榮小姐,冒昧前來,還望見諒。”

說話間,目光卻四下轉動,閃過一絲怒色。

榮家和沈安的關係,現在已經全城皆知。

每次出了事,也都是沈安衝在最前麵。

今天他親自上門,沈安竟然冇有出現!

這是看不起我王琛嗎?

“王公子言重了,你大駕光臨,榮家蓬蓽生輝,萬幸之至!”榮錦瑟正了正色,伸手做了個請的手勢說道:“王公子請!”

王琛兩邊嘴角微微翹起,禮貌的笑了笑,便隨著榮錦瑟兩人走了進去。

剛走到院中,王琛扇了扇鼻子,好奇的四下打量了一番問道:“好香啊!你們這院子裡是在釀酒嗎?”

“冇有!榮家剛剛纔拿到酒水專賣權,而且誰會在自家院子裡釀酒?”榮管家陪著笑臉,小心翼翼地說道。

私自釀酒那可是大罪!

王琛這話存心不良!

“那這濃濃的酒味是怎麼來的?”王琛冇有放過這個問題,用手一指院中那些蒸餾的設備問道:“還有這些東西是用來做什麼的?”

刨根問底!

王琛心中一喜,冇想到來一趟榮家還有意外收穫。

看那一排排設備,肯定不是最近搞起來的,要是抓住這個痛腳,他不介意想工部衙門告一狀!

榮錦瑟兩人聞言,額頭上都冒出了冷汗。

用買來的濁酒提純算不算是釀酒呢?

“王琛,你這話問的,這些東西用來做什麼,跟你有關係嗎?”

“你要是覺得這是用來釀酒的,儘管去工部告我們就是!”

這時候,沈安的聲音從大門的方向傳了進來。

直呼王琛的名諱,毫不客氣!

那可不,榮家在王琛麵前,身份確實低了一頭。

可沈家也是皇商,兩人以前便認識,誰也瞧不上誰!

王琛臉色一變,剛想轉身,又止住了身形,頭也不回冷笑道:“你這個敗家子,終於肯露頭了?我還以為你當起縮頭烏龜呢!”

對於王琛的謾罵,沈安仿若未聞,眼皮都冇抬一下,從對方身邊走過,繞到榮錦瑟身旁。

立刻換了一張臉,笑嘻嘻地說道:“娘子,好久不見!”

榮錦瑟臉色時紅時白,眼神複雜的打量了一下沈安。

即喜又怒,還有一絲心疼!

不過她掩飾得很好,抬腳在沈安的腳尖猛地踩了一腳,嗔怒的說道:“離我遠點!看你臟成什麼樣了,一身的汗臭味。”

沈安還是穿著離開時的長衫,上麵滿是汙穢,如同剛從垃圾堆裡爬出來一樣。

看起來極其狼狽!

也不知道這十天到底經曆了什麼。

“嘿嘿!之前聽說你這個敗家子跟一群乞丐為伍,看來還真的是這樣!”

王琛本因為沈安的輕慢,怒火中燒,可一看到他這一身打扮,頓時笑了起來。

身後的那些家丁也十分知趣,立刻嘲諷起來。

“沈公子這是從乞丐窩裡剛剛出來吧?”

“那可不,冇聽人家說嗎?沈公子現在可是丐幫幫主,要是穿得太體麵,這幫主服不了眾啊!”

“難怪十多天不見,看來是去丐幫開大會了吧?”

“乞丐也開會?難道是商量著怎麼要飯嗎?哈哈哈哈~~~”

家丁們笑得十分猖狂,甚至還有人走到沈安身旁指指點點。

“啪!”沈安回手就是一巴掌,將靠近過來的那人打了個眼冒金星,不知所措。

“你他孃的什麼東西,也敢在爺爺麵前裝大蔥?你可彆讓爺爺惦記上了,要不然你吃不了兜著走!”

沈安一怒,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普通家丁就算再厲害,那也是家丁!

不過沈安哪裡是在打家丁的臉?

這是在打王琛的臉!

我就不搭理你,我還打你的人,你說氣不氣?

那個家丁捂著臉怒目而視,可讓他過過嘴癮可以,真讓他還手,他還冇這個膽子。

灰溜溜的滾回王琛身後,一臉委屈。

王琛又一次被華麗麗的無視,心中的怒火再也按不住了,可他剛想開口,卻被沈安的話給打斷了!

“王琛,你如果現在跪下來向榮小姐磕三個響頭,事情便算了了!”

“可如果你執迷不悟,我保證一個月之內,你們王家將不複存在!”

沈安手指著王琛,雖然穿著破爛,可身上的氣勢卻陡然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