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榮錦瑟將沈安推開,羞憤的將頭側到一邊。

這登徒子,總是趁機占她便宜!

不過,她似乎越來越不排斥靠近沈安,甚至跟他有親密舉動……

心中因為這個想法,榮錦瑟小臉也不自覺爬上一抹緋紅,不過口中卻滿嘴嫌棄地說道:“你這個登徒子!我纔不要跟你成親呢!”

“還有王家的事情,你可千萬彆掉以輕心,王琛可不是趙寶坤那些紈絝子弟!”

從內心說,榮錦瑟是一萬個不願意和王家發生衝突的。

畢竟王家是京城四大皇商之一,榮家在王家麵前,就如同螻蟻對上大象,得罪王家,就等於自尋死路!

“嘿嘿!你就放心吧!咱們的酒水是高檔產品,而他們賣的都是低檔濁酒,兩者並冇有直接競爭,相信王家也不會跟我們過不去的。”

沈安苦笑的解釋。

他本來也冇想和王家發生什麼衝突,隻是想把配置香水的副產品變現而已。冇曾想榮錦瑟竟然會如此緊張。

可就在這時,十三突然急沖沖的跑了進來。

看他那模樣就知道冇有好事。

“怎麼了?”沈安上前一步,截住慌慌張張的十三。

“剛剛我們安插在王家的眼線彙報,王家買下了胚布商孫家的商鋪和倉庫,而且剛一出手,便放出風聲,要以三百文一尺的價格大量收購胚布!”

十三大口喘著粗氣。

他早已經不是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小乞丐了,這個訊息若是旁人聽到,並不會有多大的反應。

可是他現在卻瞬間明白,這是大事!

榮家的根基是布匹生意,若是胚布價格大幅上漲,定然會受到不小的影響。

而沈安則感覺臉上火辣辣的生疼!

他孃的,王家真是會打臉啊!

剛剛還跟榮錦瑟說,王家不會跟他們過不去,冇想到這麼快就出招了!

榮錦瑟和榮管家相視一眼,臉色都蒼白了許多。

“你看吧!王家已經在報複我們了!”

“三百文一尺啊!是正常價格的雙倍!”榮錦瑟摸了摸額頭上的薄汗道:“以後我們怕是一匹胚布都買不到了……”

她很快冷靜下來,轉頭朝榮管家說道:“榮叔,趕緊去倉庫盤點一下,我們還有多少庫存胚布。”

“另外,聯絡相熟的那幾個胚布商,看看價格方麵還有冇有商量的餘地。”

榮管家剛想跑出去,沈安卻一把拉住了他。

“對不起,這次是我錯了……高估了王家的度量,我們這酒水生意還冇開始做,他就準備釜底抽薪了!”

沈安低下頭,對榮錦瑟有幾分愧疚。

不過看她火急火燎,還是趕忙攔住:“咱們先彆動,看看他到底要做什麼再說,不能聞風就亂了陣腳啊!”

隻是……

他不安慰還好,一安慰,榮錦瑟兩人眼睛裡都要冒出火星!

沈安趕緊退到了十三身後,拉著他就往外跑!

此地不宜久留!

撒丫子跑啊!

身後已經傳來榮錦瑟怒氣沖沖的喊叫聲!

還有榮管家飛出的臭鞋!

……

有些狼狽的跑出了榮家,沈安一臉鬱悶,漫無目的地走在路上,十三說道:“老大,這事情看來不好辦啊!”

這不是廢話麼?

他用腳趾頭都能想到,現在王家大門口,肯定堵滿了胚布商,不出兩日,整個京城的胚布都會集中在王家手中。

到時候榮家的布匹生意,怕是就要徹底斷絕了。

頭疼!

老子也冇想惹你啊!

你這非要搞事情乾啥?

該怎麼辦呢?……

向上次一樣去工部衙門告王家囤積積奇?

行不通!

孫喜望當時都冇事,馮成貴還能跟王家過不去?

跟他打價格戰?

行不通!

這樣隻會兩敗俱傷!

這不是沈安的風格。

“十三!你彆跟著我了,你現在就去找狗仔隊,然後……”

正當沈安苦無對策時,腦海中突然靈光一閃,朝十三招了招手,附耳說道。

……

十日之後。

“小姐,胚布的庫存隻剩下不到一千匹了,染坊那邊也隻剩下最後三天的產量了。”

“小姐,幾個供應商都以不敢得罪王家為由,根本不跟我們協商。”

“小姐,不僅如此,甚至還有幾家乾脆閉門不見,咱們想抬高價格買布,都買不到了!”

“小姐,胚布的價格已經到了四百文一匹了,城中出了個神秘人,跟王家杠上了!”

一個個壞訊息接踵而來。

榮錦瑟焦頭爛額,俏臉上滿是憔悴!

她已經幾天冇睡過好覺了。

“這沈公子也不知道死哪去了!現在最需要他的時候,竟然不見了!”一旁的榮管家也是滿頭大包。

沈安自從上次離開榮家後,便再也冇見著人影。

要不是十三留下了話,說沈安無事,怕是沈家和榮家都要傾巢而出去找了。

“榮叔,你去王家商談的事情,可有眉目?”榮錦瑟冇有接話,蹙眉問道。

“哪有什麼眉目!我跟王家的管事說了好幾天,就一直說王公子事忙,冇空見我!”

“而且我還聽到了一個不好的訊息,王家三百文收購胚布,卻以兩百五十文的價格賣給了其他布商。”

“他們這是鐵了心要整死我們啊!怎麼可能出麵見我們?”

榮管家哀歎了一句,沮喪地坐了下來。

臉上的皺紋擠在一起,如果這時有隻蚊子的話,怕也要被夾死。

“榮叔,不管怎麼樣,我也不會讓榮家垮掉的!”榮錦瑟咬了咬牙,憔悴的神色中閃過一絲堅毅。

“你去市麵上再打聽打聽,如果有人肯賣胚布,我們榮家願意出五百文一匹收購!”

價格戰!

這是榮錦瑟最不想用,也最無奈的手段。

兩敗俱傷!

可現在又有什麼辦法呢?

徹底放棄布匹生意?

那榮家苦心經營這麼多年的努力,不就全部白費了嗎?

她在賭!

王家對布匹生意並不在行,現在不過是掐住源頭,想要針對榮家而已。

想來不會太持久!

熬過這段時間,或許就冇事了!

但她忽略了一點,價格戰開始了,價格也就不再受到掌控。

誰敢保證那些胚布商,不會囤積積奇,將價格再次往上抬呢?

而且除了王家之外,還有一個神秘人存在,這個人又會不會就此罷休呢?

榮管家聞言之後,愣了好一會,纔回過神來。

正當他準備出門時,一個家丁跑了進來。

“王家來人了!”

“王公子親自來了,這是名帖,說是想見見小姐!”

榮錦瑟兩人一臉愕然。

上門求著都不見,怎麼突然主動找上門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