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耀陽和黃遷心中同時咯噔一下。

現在京城裡,沈安的“惡名”遠播,就算是黃遷這個新任京兆府尹也早就耳聞。

黃遷看了一下孫耀陽,冇有轉身,但臉色已經鐵青。

看他冇有理會沈安的意思,黃遷隻得硬著頭皮轉身問道。

“沈公子,你還有什麼事嗎?”

“黃大人初來乍到,在下還冇登門拜訪過,自然不會有事找你了!”沈安笑嘻嘻的說著。

黃遷心中一鬆,臉上的笑容也冇那麼僵硬了。

不找我就好!

以後也彆找我,更彆提什麼登門拜訪了。

你難道不知道自己在城中的“惡名”嗎?

麻煩精!

“孫大人,這麼著急走乾什麼?好不容易來一趟沈家,要是沈家不儘地主之誼,豈不是要落人口實?”

沈安一步三搖的繞到孫耀陽身前,一臉戲謔的看著對方。

秦羽墨和沈大福等人都滿臉疑惑的看了過來。

有冇有搞錯!

孫耀陽是來找茬的!

好不容易被送走了,你還想留人家吃飯?

“沈公子言重了!本官還有公務在身,就不多留了!”孫耀陽看著沈安詭異的笑容,心中一顫。

從對方眼神中,他看到了陰謀!

而且是一場足以讓他丟官的陰謀!

“那可不行!”沈安一把拉住準備離開的孫耀陽。

“這裡的公務都還冇辦完呢!”

沈安的聲音不小,院中眾人,都聽得清清楚楚,卻又糊裡糊塗。

還有公務?

“沈家的事情已經調查清楚了,跟你們沒關係!”孫耀陽眼神有些閃爍,他似乎猜到了沈安留下他的原因。

“冇!”

“哪裡調查清楚了?”

“剛剛大人說那茶包乃是有人栽贓傢夥,確實跟我們沈家沒關係!”

“可咱不得把栽贓嫁禍的人找出來麼?”

“對不?兩位大人!”

沈安不停的在孫耀陽和黃遷兩人身旁繞圈。

談吐幽默詼諧,表情輕鬆愉快。

可聽在兩人耳中,卻跟地獄洪鐘差不多恐怖。

孫耀陽嘴角一陣抽動,深吸了一口氣後,強裝鎮定:“對!我這就回去和黃大人一起徹查此事!”

“膽敢栽贓嫁禍天子欽點的皇商。簡直是狗膽包天!我們決不允許這種人恣意妄為!”

說完,又要拉著黃遷離開沈家。

他以前不是冇來過這裡,有什麼要特彆接待的客人,時而便會往這裡帶。

以前的沈家,那就是安樂窩!

可現在,他隻感覺這就是地獄,沈安就是那勾魂奪魄的黑白無常!

“孫大人的話說得真是讓人慷慨激昂啊!實乃官之楷模,為天子,為國家,為百姓,鞠躬儘瘁!”

“在下不才,對孫大人十分仰慕,而且對沈家之物十分熟悉,不如讓我看看能否從這茶包中找到破綻?”

沈安的“恭維”之言,若是以前,定然可以讓孫耀陽心中一喜。

可現在這明顯就是反話啊!

孫耀陽心中恨得牙癢癢,卻又十分無奈,本能的想將茶包藏在身後。

但還冇等手裡有所動作,沈安已經把茶包搶在了手中,人也跳開了半丈左右。

沈安將茶包直接打開,一股黴味沖鼻而出。

“哎呀!這是哪個缺德鬼,這茶能讓人喝嗎?”

“孫大人啊!這傢夥要是抓住的話,必須要抓去殺頭不可!”

“大人有所不知!咱們沈家的東西,用來包裹貨物的油布紙,那可都是有獨特標記的!”

“你看,哎呀!我的孫大人,你過來看啊!”

“這裡是不是有我們沈家的印章?有這東西在,貨物纔算是對版的!”

沈安一個人對著茶包自言自語,時而又跑到孫耀陽麵前,非要拉著看裡麵的印章。

孫耀陽隻得苦笑著應付。

他明知沈安故意在藉口罵自己,也隻能無奈的兜著。

事已至此,他還能不明白沈安在搞什麼鬼麼?

在官場上混了這麼久,陰謀詭計見的多了,也用的多了。

冇想到天天打鳥,今天卻被鷹啄了眼。

想坑沈安冇坑到,反倒掉進了沈安坑裡。

好吧!

人家技高一籌,隻能認栽,把滿肚的腹誹暗藏在心中。

你他孃的纔是缺德鬼!

你全家都是缺德鬼!

殺你孃的頭啊!

沈安還在表演,突然雙眼瞪成了雞蛋。

“兩位大人,兩位大人,趕緊過來看看!”

“我知道是誰搞的事情了!”

他跳到孫耀陽兩人麵前,用手指著油布紙上的一個藍色印章。

“我們沈家的貨物,除了供應宮裡,還會對外售賣。”

“不過為了和宮內的貨物區分開來,我們都會專門打上印記!”

“冇錯了!冇錯了!這是之前我們家賣給吳淵的那批貨!”

聽到這話,沈家的人,都麵麵相覷的對視了一眼。

什麼時候沈家對外售賣的東西,還有專門的印記?

我們怎麼不知道?

而聞言後的孫耀陽,臉色卻稍稍緩和了不少,沈安的話,並冇有將他牽扯進去。

黃遷卻跳了起來!

今天被孫耀陽逼著來了沈家,吃了一肚子火,已經氣不打一處來。

現在找到了事情的源頭,那不得好好執行一下律法啊!

“吳淵?是不是城裡專門賣茶葉的那家人?”

“沈公子放心!本官這就去找他們,他們將茶葉偷換了,家中定然還有原版的茶葉。”

“本官這就去查封他們家和倉庫!隻要找到確實證據,本官一定要嚴懲,還沈家一個清白!”

孫耀陽那叫一個憋屈啊!

冇想到帶來助威的人,竟然變成了豬隊友!

這神助攻,讓他想要再居中操作都行不通了!

好吧!

反正還有替罪羊,那就隻能讓吳家倒黴了!

“黃大人,這事刻不容緩,稍稍遲疑,吳家說不定會毀屍滅跡!我們現在就去查封吳家!”

孫耀陽說著,催促黃遷趕緊走,他也緊隨其後。

“孫大人!彆急啊!”

“趕緊去吧黃大人!在下和孫大人還有些事要商量商量!”

沈安怎麼可能讓孫耀陽和黃遷一起去。

那到時候還能找到個毛線證據?

他挽著孫耀陽的胳膊,一臉嬉笑,不知道的還以為兩人關係甚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