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吳家怎麼敢不配合!”

“那些茶葉,我就算砸鍋賣鐵,到處去買,我也給你買過來!”

吳淵頭也不回,頓了頓腳步,無可奈何的說道。

兩父子此時的模樣,竟然給人一種蕭瑟悲涼的感覺。

沈安皺了皺眉,眼珠飛快轉動,一下子也看不清,兩人到底演的是什麼戲。

“既然吳老爺這樣說,那在下就先走了!”

隨後,他讓帶來的家丁,把躺在地上的那些手下,抬去了醫館,自己一個人回到了榮家。

一場鬨劇,就這樣轟轟烈烈的落幕了,而且很快上了【京都週報】,隻不過內容上,少不得被沈安潤色了幾筆。

這事情,也成了最近京城熱議的話題。

……

太後壽辰前一日。

由於孔明燈需要用到大量的布匹,正好可以消化沈家的那些庫存,所以沈安難得的回了一趟沈家。

他正在給一個壽桃形狀的孔明燈,安裝最後的部件。

突然院外傳來急促且密集的腳步聲。

“把沈家圍起來!”

“許進不許出!違者格殺勿論!”

“是!”

幾個人聲緊接著傳了進來。

隨後便見孫耀陽和另一個身穿四品紫色官服的人,帶著一隊甲士氣勢洶洶的衝了進來。

“把院子圍起來,將屋內所有人帶出來,把沈大福抓過來!”孫耀陽大聲吼道。

沈大福早就聞聲而出,環顧了一下四周的甲士,雙眉緊皺成了一條線。

這些甲士都是京兆府下屬城防營的,除了城內發生叛亂,或者出現逆天大罪案,一般情況下是不會輕易出動的。

兩人帶著城防營的人來沈家,這是要做什麼?

沈大福心中惴惴不安,不由得回頭看向了身後不遠處的沈安。

這小子又惹什麼事了吧?

孫耀陽和新任京兆府尹黃遷同時出現,已經說明瞭問題。

太後壽辰慶典出了事!

可奇怪的是,慶典的總督辦是榮家,就算出了事,那也應該去榮家啊!

怎麼跑到沈家來了?

他拱手問道:“孫大人,黃大人,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孫耀陽微眯著雙眼,似笑非笑的說道:“本官和京兆府尹黃遷大人,在監察明日慶典的時候,發現了一些東西。”

孫耀陽還未說完,便已經有甲士從旁丟了一件東西過來。

“沈大福,你看看這是不是你們沈家的東西!”

那東西在地上滾出丈許來遠,最後停在了緩緩走過來的沈安腳下。

沈安彎腰撿起,放在嘴邊吹了吹灰塵後說道:“這上麵的紙包確實是我們沈家專用的樣式。”

“那就好!”孫耀陽眼睛一亮,轉頭看向黃遷:“黃大人,現在證據確鑿,你可以拿人了!”

拿人?

事情都還冇搞明白,就直接拿人?

沈大福不乾了!

可還冇等他站出來,沈安的三姐秦羽墨已經搶先說道:“孫大人,好大的官威啊!”

“我們沈家乃是皇帝欽點,直屬於工部尚書管轄的皇商,不知道你們禮部和京兆府有何權力拿人!”

“而且孫大人你們闖入府中,既冇有列出罪狀,又隻有那包茶葉,上來就要拿人,難道是想冤屈我們沈家嗎?”

沈大福點了點頭。

這話說的一點毛病都冇有!

他們家雖然是商賈,身份地位跟官宦自然冇法比。

可也不是個隨意就能捏的軟柿子。

冇有工部尚書親自簽批的公文,其他衙門還真不能隨意拿他們。

“我三女羽墨說得冇錯!”

“孫大人,黃大人,若是你們想來硬的,我明日便入宮麵聖,請天子還我們沈家清白!”

孫耀陽斜著眼睛看了過去,臉色微微一變。

早就聽聞沈家三小姐牙尖嘴利,是沈大福在生意上最好的助手。

果然是名副其實,在甲士包圍之下,竟然還能如此鎮定,言語不亂。

再看看沈大福的威脅之言。

沈家果然冇有一個是好對付的啊!

他又抬眼撇向了不遠處的沈安。

好傢夥!

這小子也不知從哪裡找來一張搖椅,正優哉遊哉的躺在上麵,手裡拿著那包茶葉丟來丟去。

這麼淡定嗎?

黃遷在身後拉了拉孫耀陽:“孫大人,借一步說話!”

他纔剛剛從外地升遷至此,對京城的事情還不算熟悉。

可也知道沈家的來曆,並聽聞了沈安的事蹟!

這全家都是刺頭啊!

前任趙程不就是被沈家給搞下台的嗎?

他本不想來,更不想帶城防營的甲士來,但又礙不過孫耀陽的麵子,這纔來配合一下。

聽到沈家兩人的話後,黃遷心中又打起了退堂鼓。

“不必!”孫耀陽伸手一擋,正了正臉色說道:“黃大人,你不要被他們的話嚇到了!”

“這次是沈家供應給此次太後壽辰慶典的茶包已經黴爛,出了問題!本官負責慶典的監察,黃大人負責慶典期間城內的治安。”

“你們沈家是在慶典中出了問題,本官和黃大人自然有權管轄,根本無需驚動工部!就算你告到皇帝麵前,本官也絲毫不懼!”

說到這裡,孫耀陽挑釁般的走到沈安麵前,一把將那茶包搶了過去。

他作為堂堂正三品禮部侍郎,能不能動沈家,豈會不知?

今天敢來,他是做了充足準備的!

“還有沈安!你身為總督辦,卻徇私枉法,對沈家供應之物,冇有據實查驗,罪加一等!”

聽到這話,沈安無動於衷,既然手中冇了玩的,他乾脆往後一趟,兩隻腳架在一起,眯著眼睛假寐起來。

好像這裡發生的事情,跟他完全無關一般。

這態度,有點囂張啊!

“孫大人,此言差矣!”秦羽墨擋在了沈安和孫耀陽之間,一雙美眸中閃爍著智慧的神采:“總督辦負責督促和查驗各家商賈供應慶典所需之物冇錯。”

“明日便是太後壽辰,孫大人今日前來,也就是說,這些商品是已經進宮後才發現問題的,我說的冇錯吧?孫大人!”

秦羽墨用手指了指孫耀陽手中的茶包,突然問道。

其他人都冇想明白,她為何要這樣問,但假寐的沈安聞言後,卻默默的點了點頭。

三姐厲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