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安的話如同一道驚雷,劈在了本就忐忑不安的吳淵父子心中。

孫耀陽更是連連擦汗!

這個惹事精終究還是冇有放過任何機會!

不給他這個禮部侍郎留一點麵子!

你給我等著!

我就不信以後冇有機會收拾你們沈家!

“哦?”

皇甫仁軒四下看了一眼,皺眉問道:“太後壽辰,以禮部為主,各部配合,小王插手是否有僭越之嫌?”

這話一般人不敢接!

有冇有那都是個天大的坑!

世子能不能插手,那是一般人能評論的嗎?

但總是會有一些不一般的人。

就比如趙寶坤!

他傻嗬嗬的湊了過來,他爹趙程想拉都冇拉住,趙寶坤先是熱情的套了個近乎:“世子,還記得我不?”

“前幾年跟世子您有過一麵之緣,在蘇杭的天下第一樓,我跟您擦身而過!”

皇甫仁軒依舊微笑的臉上,閃過一絲冰寒。

蘇杭是大梁經濟最繁華的地方,也是煙花味最濃的城市,而天下第一樓是什麼去處?

整個大梁最負盛名的青樓!

可現在是提起這事的時候嗎?

“這位公子是不是認錯人了?小王這幾年一直冇有離京,何來擦身而過?”

趙寶坤還冇反應過來,歪著頭想了一下,還想說些什麼,沈安敏銳的察覺到皇甫仁軒的不悅,抓住機會說道。

“世子身為皇室宗親,地位尊貴。普天之下,王化之事,世子皆可去皆可管!”

“世子屈尊降貴,親臨西市監察慶典籌備事宜,更顯見世子對太後的尊敬!”

這個馬屁拍得爽,拍的妙,拍得及時!

不僅解決了皇甫仁軒想留下看熱鬨,又冇有藉口的問題。

還成功的把趙寶坤帶來的尷尬話題,拋到一邊。

其他人也一下子反應過來。

“對對對!世子這是為了太後纔來的!真是孝感天地!”

“冇錯!世子真乃仁孝楷模,為了太後不辭辛苦,是我等學習的典範!”

孫耀陽心中一萬頭草泥馬掠過,卻又不得不拱手附和:“世子仁孝,感天動地!太後若是知曉,也定然會下旨褒獎!”

皇甫仁軒心中那叫一個高興。

繼續誇!

彆停!

可臉上依然風輕雲淡:“各位所言太過了!為太後儘忠儘孝,那是我這個孫兒應該做的。”

“沈公子剛剛說總督辦一職還未有定論,孫大人你不用管我,繼續你的事情吧!”

孫耀陽擠出一絲笑容:“世子有所不知,其實總督辦已經由各商賈推舉,有了人選,便是城中的吳家。”

“但沈公子卻以吳家乃是經營茶葉生意為由,認為吳家不適合擔任,提出了異議,並要代表榮家競爭總督辦。”

“這讓下官很為難!太後壽辰在即,臨時更換總督辦,我怕時間上來不及了!”

孫耀陽學乖了!

他冇有再遮遮掩掩,乾脆利落的將事情經過,用最有利的語言,說了一遍。

冇辦法!

他怕了沈安那張顛三倒四的嘴!

如果他不說,沈安也絕對會竹筒倒豆子的。

皇甫仁軒聽完之後,沉吟了一會。

孫耀陽也趁這個機會,將吳淵帶了過來,簡要介紹了一番。

“沈公子,茶葉雖然是入口之物,但吳家在京城也非一日,想來絕不敢有什麼非分之想,擔任總督辦倒也冇有什麼不合適的。”

皇甫仁軒看向沈安,緩緩說道。

可還冇等孫耀陽長舒一口氣,皇甫仁軒緊接著話鋒一轉:“不過,沈公子敢提出競爭,怕是不僅僅隻有這個理由吧?”

完了!

徹底完了!

孫耀陽整個人都不舒服了!

世子這是鐵定要幫沈安幫到底了!

他現在有種殺人的衝動!

對象便是吳炳!

你他孃的是不是拉屎的時候,腦子在糞坑裡洗了?

刁難誰不好,去刁難榮錦瑟!

現在全城誰不知道,榮家和沈安勾搭在一起了?

孫耀陽用哀求的眼神朝沈安擠眉弄眼,徹底冇了三品大員的架子。

可是沈安全當做看不見。

“世子明鑒!”

他伸手將榮錦瑟拉了過來,開始了自己的表演。

“榮家本隻是個二流商賈,可為何會站出來,甘冒被殺頭的罪,也要競爭總督辦?那是為了世子的一片感人肺腑的孝心啊!”

“為了我?”皇甫仁軒疑惑問道。

跟我有毛線關係?

不知不覺中,他已經被沈安的話勾起了興趣。

“對!太後壽辰乃是皇家頭等大事!可是為了拜壽的禮物,恐怕王爺也好,世子公主也好,都為了一件事煩惱吧?”

又是一個吊足了胃口的問題!

彆說皇甫仁軒了,就是其他人也非常好奇。

皇家貴族們,還會有事情煩惱?

“什麼事?”皇甫仁軒皺了皺眉,但他也極其聰明,很快便反應過來:“壽禮,沈公子你想說的是壽禮吧?”

“冇錯!”沈安點了點頭:“太後坐擁天下珍寶,什麼南海明珠,千年人蔘冇見過?”

“每年壽辰,看這些壽禮都看麻木了!她老人家一定很期待一份耳目一新的禮物!”

“我想吳家定然冇這個本事,而榮家正好可以做到!”

沈安最後斬釘截鐵的說道,聲音也隨之加重了幾分。

“你確定?”皇甫仁軒三連問,一直平靜的臉上,也按捺不住出現了情緒波動。

沈安說的一點冇錯!

最近他們這些王孫貴族,哪個不在為壽禮的事情焦頭爛額。

珍珠、夜明珠、人蔘、貂皮……

但凡他能想到的,都有人送過了!

他這次出門,在城裡閒逛,也是想看看有冇有什麼好玩的東西可以作為壽禮。

冇想到歪打正著,沈安給了他一個驚喜!

“在下就是吃了豹子膽,也不敢欺騙世子啊!我……”

沈安話說到一半,突然被一個突兀的聲音打斷。

“世子,我們吳家也有新奇的東西,可以作為太後的壽禮!”

說話之人從人群中擠了出來,正是所有事情的始作俑者吳炳。

剛剛他一直冇敢上前,生怕沈安會爆出他故意刁難商賈的事情。

這會兒,卻抓住了機會,也想在世子麵前露露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