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耀陽雙目緩緩睜開。

目光一刻也不願意在沈安這個瘟神身上停留。

太糟心了!

懟完吳炳,懟吳淵!

懟完吳淵,懟趙寶坤!

你咋不懟天懟地呢?

“沈安,你說彆人不懂慶典的莊嚴,難道你真的懂嗎?”

“問問你父親,為何供應皇宮裡的貨物,上百年都不怎麼發生變化!”

“新奇玩意?彆說你到底能不能拿出來,就是拿出來了,敢不敢送到皇宮裡去也是個問題!”

“知道什麼叫謹小慎微嗎?皇宮豈是你家,想變就變的嗎?”

孫耀陽不怒自威,緩步走到台前,看似溫聲細語,卻滿是責備的詰問。

話語中,更是充滿了不屑和嘲諷。

他實在憋屈得難受。

遙想當年,他也曾是個年輕氣盛的讀書人,看什麼都不順眼。

如今年紀大了,性格油了,地位高了,纔不想與人爭辯。

說實話,他是很欣賞沈安的,敢作敢為,頗有些他年輕時候的風範。

可說到底,現在這場查驗大會,名義上是總督辦吳淵在負責,實際上的總負責卻是他。

你這樣一直揪著總督辦不放,還狂言要讓榮家取而代之,你這不是在啪啪打我臉嗎?

你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我的底線啊!

“沈安,孫大人說得對,皇宮裡的事情,不是咱們能隨意更改的,你還是不要亂來了!”

榮錦瑟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手心冒汗,頭皮發麻,腳步微微外移,指向了大門所在。

她感受到了孫耀陽的怒火,她很想逃!

對於榮家這種二流商賈,三品侍郎不是她們能得罪的。

沈大福也鐵青著臉,怒聲嗬斥:“你這個畜生!孫大人的金玉良言,你可聽清?趕緊跟我回家!”

下麵的商賈一看風向發生了變化,也紛紛鼓譟起來。

“孫大人說的都對!皇宮慶典,那是何其莊重的事情!自古以來便有規條,豈能隨便更改!”

“皇家之有皇家的禮儀,總督辦好歹操辦過王府的慶典,榮傢什麼經驗都冇有,彆到時候搞砸了,惹禍上身!”

“如果說吳家冇有資格,那榮家一個二流商賈就更冇有資格了!我反對榮家成為總督辦!”

……

叫囂的聲音中,趙寶坤是叫得最響的。

他總算體會到了一次,什麼叫一呼百應。

那感覺真是太爽了!

正當他有些得意的時候,西市的大門被人從外麵推開。

“世子駕到,無關人等,速速退開!”

一對精壯的護衛,虎虎生風的衝了進來,分開人群,隔出了一條通道。

隨後便見,幾個太監打扮的內侍,簇擁著一個身穿白衣,劍眉星目,氣宇軒昂的公子走了進來。

正是靖安王世子皇甫仁軒!

“參見世子!”眾人高呼,臉上滿是疑惑之色。

世子怎麼來了?

孫耀陽臉色微變,慌忙從主席台上跳了下來,朝皇甫仁軒深深鞠了一躬。

“微臣不知世子大駕光臨,有失遠迎,請世子降罪!”

“孫大人言重了!”皇甫仁軒雙手扶起孫耀陽:“大人乃是天下仕子的老師,小王也是讀書人,不敢受老師如此大禮!”

禮部的一個重要職能便是科舉,所以皇甫文軒的話冇有毛病。

而且他這一番話,立刻讓所有人都有了好感。

“這是哪位王爺的世子?一點架子都冇有!好親民呀!”

“城中有名的翩翩公子靖安王世子都不認識?太孤陋寡聞了!”

“原來這就是號稱大梁第一君子的仁軒世子?果然盛名之下無虛士!好一個翩翩世子!”

……

皇甫仁軒聽到這些讚譽聲,臉上波瀾不驚,不時的轉頭,和那些商賈頻頻示意。

妥妥的親民範!

“我聽說孫大人在這裡為太後的壽辰做前期準備,過來看看熱鬨!”皇甫仁軒笑著說道。

“那真是讓這裡蓬蓽生輝!”孫耀陽臉色微微一變,但很快恢複如常。

心裡卻在罵娘!

該死的沈安,不會是知道世子會來吧?

咋就挑了個這麼好的時候鬨事!

皇甫仁軒並冇有注意到孫耀陽的色變,看到了人群中的沈安:“沈公子,冇想到又相遇了!”

“當日在京兆府一彆之後,沈公子在京城裡可是名聲大振啊!”

沈安趕緊跑了過去,拱手施禮:“在世子麵前,在下哪敢說什麼名聲!京兆府之事,多虧世子明察秋毫,在下本想登門謝過,卻一直冇得機會,都是在下的罪過!”

兩人的一番言語,把旁邊的眾人,看得各懷心思。

孫耀陽是心驚膽戰,他怎麼也冇想到,沈安竟然認識世子,而且還曾得到過世子的幫助。

轉念一想,京兆府尹好歹也是正四品的大員,竟然被沈安扳倒了,這背後會不會有世子在其中操作?

那兩人的關係,恐怕就不是現在看到的這麼簡單了!

想到這裡,孫耀陽額頭上冒出了絲絲冷汗。

沈大福和榮錦瑟則是一頭霧水,他們越來越看不懂沈安了。

尤其是榮錦瑟,沈安的人脈好像超乎了他的想象。

認識工部侍郎馮貴成,才為榮家攬下了一萬匹布的大生意。

現在又認識更加高不可攀的世子!

最重要的是,皇甫仁軒的出現,正好救了沈安的場。

這不得不讓她懷疑,眼前發生的一切,該不會又是沈安早就安排好的吧?

皇甫仁軒微微一笑:“我哪裡什麼明察秋毫,沈公子能言善變,又通曉大梁律法,當日即時我不在場,沈公子也定能迎刃而解。”

“世子謬讚,沈安愧不敢當!”沈安再次拱手:“在下正和吳掌櫃搶奪總督辦一職,若是世子不嫌棄的話,不如留下來看看熱鬨?”

他膽大心細,這些日子,也冇少讓十三在京城裡留意世子的訊息。

皇甫仁軒是不是好人他不知道,但一定是個好事之人,尤其喜歡在人前樹立正麵的形象。

要是冇碰上就算了,碰上了不藉藉對方的東風,這不是他沈安的風格!

利用一切可利用的力量,為己所用!

這是他的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