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日之後,東市廣場。

往日裡便熱鬨非凡的市場,今天依舊人山人海。

隻不過街道兩旁和角落裡站立的禁軍,無不在告訴所有人,這裡和往常的不一樣。

廣場的正中間,擺著一個披紅掛綵的主席台,下麵也放滿了桌椅板凳。

每張桌子上都放著一個古色古香的木牌,分彆可著京城一流商家的名號。

在主席台下,正對著各位商賈,還擺著幾張桌子,旁邊寫著碩大的三個字——“查驗處”。

“各位商賈,各家掌櫃!”

“都靜一靜!”

主席台上,一個五十來歲,身寬體胖滿臉肥肉,穿著一件繡滿福字,紫色員外衫的商賈,高聲喊道。

此人名叫吳淵,京城裡數一數二的茶商。

雖然還不是皇帝欽點的皇商,但也是宮裡指定的茶葉供應商之一。

茶葉成本低價錢高,利潤頗為豐厚,所以儘管隻做茶葉這一種生意,但真正的身家,比起沈家這種頂級商賈,也就差那麼一點。

民間也有不少傳言,說吳家很有可能成為京城第五家皇商。

可其實哪有那麼容易?

想要成為皇商,不僅家裡要有錢,還要有人!

吳家現在所接觸的朝廷大員,還僅僅停留在侍郎這個層級。

而沈家這種頂級商賈,結交的那可都是太師、左右丞和尚書這個級彆,甚至偶爾還能見到皇帝。

也正因為此,吳淵纔會不惜成本,拿下了這次太後授權的總督辦一職。

不為彆的!

就想在皇帝和太後,還有一眾達官顯貴麵前露露臉。

隻是吳淵的聲音雖大,可這廣場更大,喊叫了幾聲後,場麵依然如故。

坐在主席台後的禮部侍郎孫耀陽,臉色微微一變,朝一個禁軍招了招手。

“肅靜!”

廣場上的禁軍立刻收到了命令,齊聲喝道,場麵才得以控製,瞬間安靜了下來。

吳淵臉上閃過一絲尷尬,他這個總督辦一點麵子都冇有啊!

回頭向孫耀陽微微拱手錶示謝意後,臉上依然堆滿了笑容。

“各位掌櫃,今天召集各位來,想必都知道是為了什麼事吧?”

“大家一會兒叫到名字就帶著貨物上來,我們都會對貨物進行查驗,符合條件的,便能進入此次太後壽辰的清單!”

“如若對我們的查驗有異議的話,禮部侍郎孫大人也在場,各位可以找他老人家進行複覈。”

話雖如此,可下麵這些商賈,誰也不是第一次。

堂堂的禮部侍郎,怎麼可能一直待在這裡,還不是吳淵一個人說了算?

正如大家所想,孫耀陽還冇等到吳淵說完,便離席而去。

“下麵就正式開始了!”

“城南黃家!”

話音落下,角落裡立刻跑出來幾個人,抬著一個麻袋,匆匆跑了上去。

“吳公子,這是我們黃家準備的頂級果品,有冬棗乾,核桃……品種繁多,樣式齊全。”

查驗處,吳淵的兒子吳炳親自把關,他掃視了一眼黃家的人從麻袋裡倒出來的東西。

吳炳笑了笑,慢條斯理的從桌上拿起了一個蜜餞,塞在口中嚐了嚐。

漫不經心的問道:“黃掌櫃是第一次參加入宮貨品的遴選吧?”

“吳公子明鑒!我們確實是第一次,不過我們家的東西味道確實很好,否則也不會被工部的張大人推薦來了。”

“嗯!工部郎中張大人我也認識,改天黃掌櫃要是看到他幫我問個好!”吳炳笑容滿麵說道。

下一刻,他卻突然聲色俱厲地喝道:“可是你覺得,拿一個麻袋裝著入宮的食物,這樣真的合適嗎?”

“恐怕張大人如果在場的話,也會因為你的無禮,臉麵無光!”

“就更不要說你黃家隻是個不入流的商賈,家財不過萬貫,有何資格參與遴選?”

“還不快給我滾出去!”

吳炳最後幾乎是吼出來的,表情異常猙獰。

最後便有兩個禁軍,拿著刀槍把黃家的人給趕了出去。

吳炳這是在報複,也是在立威啊!

不得給父親找回剛剛丟的麵子嗎?

下麵的商賈被震住了大部分。

可還是有些議論聲響了起來。

“吳家這是上天了嗎?真以為花了點錢當上這個總督辦,就能為所欲為嗎?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

“我聽說他們吳家最近跟禮部侍郎孫大人走得很近,而且禮部尚書關大人年事已高,孫大人可是尚書的熱門人選呀!”

“原來如此!不過他們吳家畢竟隻是最近幾十年才興旺起來的,冇有什麼根基!”

“子係中山狼,得誌便猖狂!看他們吳家能得意多久!”

……

這些議論聲都來自於京城有頭有臉的商賈。

他們跟黃家可不一樣,彆說吳炳,就是吳淵也不敢大聲嗬斥。

正當議論的時候,又有人被叫了上去。

“吳炳!剛剛夠霸氣!”

“對付那些不開眼,一點自知之明都冇有,還敢跑來遴選的傢夥,就應該這樣!”

熟悉的聲音響起。

一直閉著眼睛的沈安,猛地抬頭看去。

臥槽!

趙寶坤?

這傢夥怎麼做起生意來了?

沈安扭頭在人群中找了一遍,果然看到了趙程。

“趙公子,冇想到你也來了,真是給這裡添光不少!”

“趙大人曾經高居正四品京兆府尹,對宮裡的規矩如數家珍,如今棄政從商,貨品自然保質保量了,本公子做主,趙家的東西免檢!”

趙寶坤帶過來的貨物,是一些陶瓷。

這玩意反正也不是用來吃的,隻要花色還能上得了檯麵,就冇什麼好驗的。

而且趙程的身份擺在那裡,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其他商賈也不敢有什麼意見。

吳炳的順水推舟,讓趙寶坤臉上,頓時光亮了不少。

“那就謝謝吳公子了!改天有空,我在得月樓擺一桌!”

“好嘞!”

兩人早就認識,隻不過以前身份不同,趙寶坤一直冇將吳炳放在眼裡,所以並冇有太多的交集。

如今大家身份一樣,關係也就可以拉近一些。

查驗還在繼續,又過了幾家之後。

吳炳目光在人群中掃視了一遍,大聲喊道:“下一個!榮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