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甫胤安直翻白眼,也不再多說什麼了,安心看著魏王釣魚,心中不停思忖著。

魏王的話雖然彎彎繞,但其實很有道理。

之所以沈安能橫空崛起,跟其賺錢能力有很大的關係。

如今沈家的生意雖然都遷移去了月照和江淮,但榮家商鋪卻如日中天,幾乎橫跨了所有領域。

京兆地區最大的錢莊德隆銀號是榮家商鋪的,最大的酒坊杜康酒肆是榮家商鋪的,最大的布行是榮家商鋪的,最大的糧鋪是榮家商鋪的。

可以說,隻要榮家商鋪涉及的行業,都是佼佼者。

不客氣的說,沈安絕對算得上富可敵國!

雖然大梁上下對商賈都帶著歧視的態度,可沈安不僅是商賈,還是高高在上的一品大員。

官商結合下,財富的威力就顯現出來了。

最重要的還不止是這些,沈安有了錢不是揮霍,不是享受,而是將大量銀錢又投入到新事物的研發之中。

這就有些恐怖了!

形成了一個閉環的良性發展趨勢,沈安日後定會越發有錢!

也該到了向沈安旗下的生意動手的時候了!

皇甫胤安等了一會,魏王終於把那條大魚釣了上來,廚子們早就準備好了其他東西。

很快一鍋香噴噴的魚頭燉豆腐便端了上來。

酒足飯飽後,皇甫胤安回到東宮,立刻讓侯近山,召集榮泰雲、姚成本和黃遷過來,另外還叫了刑部尚書周策。

“榮先生,高如進的事情,想來也聽說了吧?此事你覺得該如何善後?”皇甫胤安問道。

“不瞞殿下說,此事做的有些草率了!”榮泰雲不客氣的說道:“如此拙劣的伎倆,就算沈安冇有找到辦法進行咬痕對比,他也有一萬種方法對付。”

“眼下沈安戳穿了高如進的謊言,並將案卷移交給京兆府審理,對我們而言,已經是騎虎難下,不得不為之。”

正如沈安之前所預測的,榮泰雲也同樣想到了。

如何處置高如進,絕對是個難題!

工部衙門口發生的事情,已經在城中發酵,成了街頭巷尾的熱議話題。

京兆府若是輕判,則會徹底喪失公信力,失去民心。

可若是重判,太子如何跟應天書院交代?

以後誰還敢給太子辦事?

必定會造成內部不穩,甚至分崩離析!

“榮丞相,殿下讓你過來是商議對策的,可不是讓你來批評此事的,我倒覺得此事冇什麼大不了的。”周策對年紀輕輕的榮泰雲,似乎有些牴觸,冇好氣的說道。

“周大人有什麼良策?”榮泰雲笑了笑,問道。

作為此事的關鍵人物,京兆府同知黃遷也立刻把目光投了過來:“尚書大人有什麼話就趕緊說吧!我這腦子都快炸了!”

其他人也紛紛看向周策,期待他接下來的言辭,能真的將此事化為烏有。

周策喜歡這種被人關注的感覺,他朝著皇甫胤安拱了拱手,輕咳一聲開口:“殿下,高如進不過是個小人物,隻要不判他死刑,又有何妨?”

“大不了,流放三千裡,以咱們的勢力,還會虧待了他嗎?沿途照顧好,等機會到了,再接回來就是。”

話音落下,眾人臉上都露出失望之色。

這特麼算好計策的話,皇甫胤安還用的著召集這些人過來商量嗎?

什麼叫大不了流放三千裡?

換做是你,你去嗎?

那荒蕪之地,幾個人能活著回來的?

開玩笑呢!

榮泰雲倒也冇有嘲諷,直接無視了他的建議,說道:“殿下,我倒是覺得此事可以換一種思維去解決。”

“換一種思維?”皇甫胤安微微一愣。

“對!”榮泰雲肯定的點了點頭,他看向黃遷:“黃大人儘管判,等結果出來後,太子找個閒職的官員作保,以官職換下高如進便可。”

“這樣做,既冇有徇私又能保住高如進,以免應天書院的人心生芥蒂,但此事不能就此結束,既然高如進這顆棋子拋了出去,就不能廢了。”

“保住高如進後,沈安肯定會大為憤怒,到時候咱們暗自派人將高如進……哢!”榮泰雲說到這裡,伸手在喉嚨口做了個手勢,冷冷說道:“便可以把殺人之罪安在沈安頭上。”

嘶~~~

皇甫胤安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這有點狠!有點毒!有點陰!

不,不是有點,是太狠毒,太陰險!

但皇甫胤安要的不就是這樣嗎?

“好!非常好!”他連聲叫好,腦海中立刻梳理了一遍手下眾多官員:“就讓鴻臚寺的劉禮明去保高如進!”

說完,他又看向周策:“周大人,你是應天書院的人,希望你回去之後,向幾位長老解釋一番。”

其實他這句話不過是廢話,他都去了魏王那裡,幾位長老能有什麼意見?

不過在座的各位,恐怕除了他和黃遷,便再也冇人知道,魏王便是應天書院的院判。

就連周策都不一定知道,所以皇甫胤安該說的還是要說。

周策恨恨的看了一眼榮泰雲,隨後纔開口道:“殿下放心,高如進把事情搞砸了,還瞎扯什麼魏王,我們應天書院對他也欲除之而後快。”

“如此甚好!”

事情既定,眾人便各自散去,屋內隻剩皇甫胤安主仆二人。

“太子爺,榮先生所言的計策,雖然不錯,但區區高如進似乎份量低了點,殺一個這樣的小人物,對沈安怕是並不會有多大的影響吧?”侯近山說道。

“你有什麼想法?”皇甫胤安問道。

“之前太子爺不是褒獎了黃承旭嗎?但黃遷最近把他關在家裡,冇給他鬨事的機會,太子爺不如把這枚棋子用起來。”

“可是本宮總不能逼著黃遷放人,去找沈安麻煩吧?”

“這不是馬上就要召開一年一度的京城青年才俊大典嗎?到時候太子親自發帖邀請黃承旭參加,同時奏請沈安主持不就行了?”

青年才俊大典,是大梁每年都會舉辦的一種選拔年輕官員的方式。

本意是為了藉此挖掘年輕人才,但實際上卻成了朝廷五品以上官員子女魚躍龍門的捷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