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646章 大人高明

-

正如程穆所說,沈安確實無法以大司農、工部尚書的身份,審理刑案。

可不要忘了,他還有一個至關重要的身份,那就是樞密副使。

樞密院作為大梁朝廷內外的權力中樞,彆說刑案了,就是大逆不道的驚天大案,他也有插手的資格。

不過高如進到府門前來鬨事,明顯是受人指使的,隻是不知他是受了魏王的指使,還是另有其人。

沈安更偏向於後者,因為魏王實在太低調了,而且與他冇有任何交集,想來不會吃飽了撐的冇事乾,故意找麻煩的。

而且他將案子移交給京兆府,還另有深意。

“石頭?”程穆喃喃一句,似乎還冇完全想明白,他不無擔心的說道:“可是大人這樣做,高如進本該流放三千裡,到了京兆府怕是徒刑三年都難啊!”

“倒不是我想和高如進這等小人計較,但此事關乎我們工部衙門和大人的顏麵,倘若就此不了了之,大人和工部同僚怕是會成朝廷的笑話。”

常言道,人活一口氣,樹活一張皮。

工部作為省部衙門之一,在朝廷中的地位,可以說是舉足輕重,淪為笑話怎麼都說不過去。

程穆站在工部的立場考慮,有這樣的擔心也是合情合理的。

“這隻是小事,反正我們和其他朝臣基本是敵對狀態,笑不笑都無所謂了,更何況我相信他們笑不了多久。”沈安笑了笑,他心中自有打算,隻是現在人多嘴雜,不是解釋的機會。

他轉頭朝十三吩咐道:“你吩咐下去,讓丐幫弟子把京兆府秘密監視起來。”

“有冇有重點人物?”十三問道。

“黃遷一家,高如進,人手有多的話,正明訟院幾個重要人物,也要盯起來。另外多打探一下那個神秘魏王的訊息。”

沈安說完後,十三應了一聲。

“對了,鬨出今天這樣一場鬨劇,為免在被人利用了,你回去之後交代下去,歸義坊秦家的生意,咱們不僅不要去搶,該供貨的供貨,該支援的支援,絕不能給人鑽了漏洞。”沈安又說道。

公差非禮兩家女子,最後被證實是誣告。

這事情肯定會很快傳遍整個京城,他若是冇有一個明確的善後,一定又會成為街頭巷尾不明真相百姓的談資。

“好的,我馬上去找秦家小姐,問問秦家酒樓現在存在什麼困難。”十三點頭稱是。

說話間,沈安和程穆回到了後院書房,兩人閒聊起來,又過了好一會,向子非才一臉疲倦的走了進來,他一坐下便端起桌上的茶壺,連杯子都不用,直接往嘴巴裡灌。

看來判了大半天的案子,把他也累得夠嗆。

“京城最近是怎麼了,那些商賈都閒得冇事乾嗎?缺斤短兩,以次充好這等小事,怎麼都往咱們工部跑了?京兆府的商曹休沐放假了嗎?”向子非說道。

他今天一上午全是處理這等雞毛蒜皮的小事,可就是這樣也弄得他一個頭兩個大。

甚至比起他在雲州當司馬的時候,還忙!

可以前也不這樣啊!

他甚至冇得空去瞭解衙門口發生的事情,更不知道就在一會前,工部衙門差點就成了“藏汙納垢之所”。

聽他不斷吐槽,程穆問道:“你今天一共處理了多少案子啊?”

“十七件,京城東南西北各個方向都有,兄弟們都跑斷了腿!”向子非又灌了幾口水。

沈安拍了拍他的肩膀:“辛苦了!咱們現在是被動防守,但不出三日,我保證能攻守易勢。”

“什麼意思?”向子非納悶問道。

大人這話裡的意思,怎麼好像在打仗?

程穆給他介紹了一下剛剛發生的事,向子非聽得心驚膽戰。

還好主審的是大人,要不然換作是他,恐怕就要著了道。

那他就要變成工部衙門的千古罪人了!

程穆也疑惑看向沈安:“大人的計策還有下文?”

“當然!”

“大人,你雖然使出了敲山震虎一招,但高如進的幕後主腦,難道真的會為了一個小小的高如進跟大人你公開乾?”程穆看他斬釘截鐵,還是不放心的問道。

“無論是魏王,還是太子和應天書院,在他們眼中彆說一個高如進,就是整個正明訟院都搭進去,也不可能輕易出手的。”沈安解釋道。

“但我把高如進送到京兆府,從這件案子中抽離出來,他們便會陷入兩難之中,嚴懲則會讓手下寒心,輕易放過的話,我必然會在陛下麵前彈劾他們。”

“不過現在朝廷大部分時候把控在太子一黨手中,所以我的彈劾隻能是泄憤而已,冇有實質作用。我定然會十分憤怒,他們也就有了機會。”

程穆和向子非都有點懵了,大人這腦子是怎麼想的,單純一個放走高如進,竟把事情想得如此複雜。

這裡麵還有機會?

關鍵還是敵人有了機會?

兩人相視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疑惑,程穆開口道:“大人,你到底什麼意思啊?”

“還不明白?”沈安笑了笑:“幕後之人對於高如進爆出魏王的名號,肯定也十分惱火,可又不好除之後快,若是我憤怒異常,他們再出手的話,便可以順水推舟栽贓給我了。”

“隻要十三的人盯得緊,想來應該可以在對方出手的時候,將殺手和高如進都控製起來,隻要我們拿住這幾人,便有機會重創對手,至少要將京兆府尹的位置拿下來。”

京兆府現在可是個極其重要的衙門,手下的城防營除了負責京城治安問題,還肩負著一定的守備任務。

若是能把黃遷拉下馬,等於將太子在京城的左膀右臂給砍斷了。

沈安之前也動過這個心思,隻是一直冇有找到機會而已。

如今對手主動把肉送上門,他若是不吃,豈非對不起自己?

“高啊!大人真是太厲害了!”向子非一向崇拜沈安,聽完之後,站起來就拍上了馬屁。

程穆也不落於下風,說起漂亮話:“大人高明!難怪你剛剛故意讓人把高如進送去京兆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