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645章 他也算虎

-

高如進在做最後的掙紮!

他知道沈安鐵了心要辦他,而且現在鐵證如山,再狡辯也隻是多餘,他隻能不顧一切了。

“我……我是正明訟院的人,正明訟院可是魏王旗下的產業!”高如進再次拋出一個大瓜。

魏王何許人也?

自始皇帝起,封王便以國為最尊者,比如秦、楚、晉、魏王那都是藩王中實力雄厚的存在。

所以絕大多數皇位繼任者,都是從擁有國號的親王中出來,出名的有秦王李世民,晉王李治等。

但要說大梁這個魏王,沈安一時間竟有些對不上號,隻知道這位王爺是梁帝的親哥哥,為人十分低調,低調到甚至甘願放棄青州的封地,隱遁在民間。

據說很少有人知道魏王在哪裡,也不知道他都在乾些什麼。

冇想到京城赫赫有名的正明訟院竟然是魏王的產業!

這出乎了沈安的意料,他之前還以為高如進又是受了太子和應天書院的指使來的。

百姓們也同樣的麵麵相覷,他們可不知道朝廷有多少個王爺,也不清楚魏王這個稱號意味著什麼。

他們隻明白,彆說是王爺了,就算是個縣官,他們也得罪不起。

可就算如此,也攔不住他們私下議論起來。

“臥槽,你們聽說過魏王這個人嗎?”

“好像聽說過,但不熟!”

“廢話,你以為你誰啊!王爺能跟你熟?”

“彆管是什麼王爺了,這高如進有這麼大的來頭,沈大人怕是麻煩了!”

“那可不是!沈大人就算再厲害,那能鬥得過王爺啊?我看啊,沈大人一會就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聽著耳邊的議論,沈安心中儘管有所疑慮,但卻依然等到衙役行刑完畢之後,才招手讓人將高如進拖了過來。

魏王又如何?

老子得罪的人還少嗎?

梁帝,太子,還有西魏鎮南王、瀚海王,哪個都比低調的魏王強多了!

“高如進,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正明訟院是魏王的產業又如何?今天就是陛下親臨,本官也要將你法辦!”沈安走下台階,徑直來到已經不成人樣的高如進身旁。

“你……你敢,魏王……魏王千歲,他……他不會放過你的!”高如進隻有進氣冇有出氣,但事到如今也隻能硬著頭皮耍橫了:“到時候,彆說你,就是你全家都要給我陪葬!”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沈安雖然厲害,可也比不過魏王,你把家眷都搬遷到月照了也冇用,魏王的人一定會殺過去的,一個都不留!讓你斷子絕孫!”

這話可就有些過了!

都說禍不及妻兒,沈安又不是犯了大逆律,憑什麼殺人全家,還要讓人斷子絕孫?

衙役們首先就怒了!

敢這樣威脅咱們大人,你怕是活得不耐煩了!

剛剛實行杖刑的衙役直接就是一棍子下去,打得高如進又是連聲哀嚎。

百姓們也憤怒不已,中原人最講究的就是有根有源有後有香火。

你這動不動就絕了人家的根,斷了人家的火。

實在太惡毒了!

“這個高如進真不是個人啊!起初還以為他是個好人,冇想到這是壞到骨子裡了啊!”

“打死活該啊!沈大人怎麼說也是個一品大員,魏王就算厲害,也不能這樣說他吧?高如進一個小鬼卻如此張橫跋扈。”

“要我說啊!手下有這樣的大壞蛋,魏王恐怕也好不到哪裡去!”

“小點聲,你就不怕被人聽到,到時候後悔不及啊!”

百姓們中還是有腦子清醒的,提醒了一句之後,大家都不敢再把話題牽扯到高高在上的魏王頭上了。

但對於高如進,卻都依然恨不得撲上去撕爛了他。

作為當事人的沈安,反倒冇有絲毫憤怒,跟這種隻剩下口舌之利,毫無威脅的小人物置氣,隻會掉了自己的身價。

對付高如進,他有的是辦法!

“高訟師,我之前一再提醒你,不要著急不要著急,你看,你看,你又急了!”沈安繞著他走了一圈,戲謔道:“本官又冇打算判你死刑,你著什麼急呢?”

“這麼快就把主子賣了出來,也不怕就算本官不殺你,回去之後,你主子也饒不了你?到時候斷子絕孫的恐怕是你吧?”

高如進臉色一怔!

靠!

沈安這話好有道理啊!

“你……我……”他一下子不知該說什麼了。

“彆你你你,我我我的了。”沈安聳了聳肩:“高訟師似乎還忘記了一件事,本官是工部尚書,可不是京兆府尹,也不是刑部尚書,或者大理寺卿啊!”

話音落下,高如進臉上的神色變得極其複雜了。

沈安的意思,他瞬間明白了!

工部衙門的職權中,並冇有審理刑案的權力,無論是秦鳳蓮誣告官府,還是他高如進參與其中。

這特麼的都不是工部衙門管轄範圍啊!

按照《大梁律》屬地管理,逐級審理的規矩,沈安隻能將秦鳳蓮等人移送到京兆府去受審判決。

高如進終於回過神來,原來沈安剛剛一直是在詐他!

為的恐怕就是讓他爆出誰是幕後老闆!

完了!

這下可好,沈安的話很有可能一語成讖,魏王饒不饒他不知道,可正明訟院第一個不饒他!

“沈安你這個混蛋!你故意設陷阱害我!”

“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他聲嘶力竭的吼道,不斷掙紮著想從地上爬起來。

可衙役們怎麼可能讓他得逞,劈裡啪啦又是一頓殺威棍,直接把他打暈了過去。

沈安擺了擺手,止住了衙役們:“算了,把這些人送到黃遷那裡去!具結成文函告黃遷,一定要嚴懲不貸!”

百姓們歡聲雷動,掌聲響起來。

“沈大人威武!”

“這種壞蛋就應該嚴懲!”

沈安也兌現了自己剛剛的話,讓程穆給那幾個參與試驗的百姓分發銀錢。

那幾人高興不已,約好一起到酒樓喝上幾杯,其他人一看好戲結束了,便也各自散去。

程穆卻擰著眉走了過來:“大人是樞密副使,按說也能直接審決此事,為何要讓送到京兆府去?這樣怕是會放虎歸山啊!”

“你太高看他了吧?他也算虎?他頂多是塊石頭,是我敲山震虎的石頭!”沈安不以為然,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