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如進微微一愣,立刻回過神來。

沈安一定是在故意使詐!

現在民心所向,都站在他這邊了,秦鳳蓮又從這麼多人中認出了孔二春,她的證言可信度便高了許多。

“嗬嗬,沈大人剛剛不是熟悉《大梁律》嗎?想來應該知道什麼叫做指認入證的規則吧?”高如進滿臉笑意的問道。

“當然,《大梁律》明文定製,當物證不全,有明確的案發地、案發時間和案發嫌疑人群時,可由官府召集嫌疑人群所有人,經苦主辨認,且在被指認人無證據證明無罪的情況下,可以定罪。”

沈安對於這條法令,嗤之以鼻,這不就是典型的有罪推論嗎?

讓被指認人去證明自己無罪,簡直是荒唐!

這不是給誣陷之人留下的最大漏洞嗎?

不過,他心中卻冇有絲毫慌亂,他會選擇讓所有衙役出來對證,就已經算計到了高如進會那這條法令出來攻擊。

所以高如進不出意外的問起,他依舊對答如流。

“沈大人果然深諳法度,眼下的情形不知可不可以算得上指認入證呢?”高如進咄咄逼人的問道。

他心中得意萬分,暗自竊喜。

沈安啊沈安!

你聰明一世糊塗一時!

冇想到吧?

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想掩蓋事實,卻落入了另一個彀中,還省得我浪費口舌,主動提出指認入證來。

現在,我倒要看看你現在如何辯白!

程穆此時臉上也升起一絲慌亂,他附耳說道:“大人,這下麻煩了,孔二春剛剛跟我說,他來點卯的時候,確實見過秦鳳蓮,而且點卯之後,他就去如廁了,事發纔出來,期間連個人證都冇有。”

“無妨!”沈安淡定回道:“而且就算有人證,也是我們衙門裡的人,算不上證據。”

“那可如何是好!要不讓孔二春的娘子過來作證吧?”程穆聽他這麼一說,越加急了。

他敢保證孔二春絕對是冤枉的!

因為他相信雲州軍的人,絕做不出非禮良家女子的事情來,而且孔二春老實巴交,也不是好色之人。

他也知道高如進就是故意來找茬的,可公堂之上,尤其是麵對百姓公審的情況下,證據纔是王道,口說冇用啊!

“叫他娘子來隻會火上澆油,豈不是要讓咱們做偽證的事情被揭穿?要不得!”沈安擺了擺手,安慰道:“你放心吧!孔二春是我的人,我不會讓他吃虧的。”

程穆沉默了一會,才繼續開口:“大人,你可千萬彆亂來啊!你對得起孔二春,可就對不起千千萬萬把你推上這個位置上的人了。”

他想歪了,以為沈安的辦法,是想用官位保人命。

自從前幾朝開始,哪怕是最亂的時代,都有一條律法是通行的,那就是以官爵換刑罰。

前朝還隻將這個特權限製在三品官員以上,且不能衝抵死刑,到了崇文抑武的大梁,這條律法不僅得以延續,還得到了加強和擴大。

從五品以上,從三品以下便可以按照每一個品階衝抵兩年徒刑,而從三品以上則是每一個品階衝抵三年,或者每三個品階抵一條除大逆律外的死刑。

爵位就更值錢了,每一階便可抵一條除大逆律外的人命。

沈安現在是毅勇郡公,比起最低級的縣男爵位,足足可以救下九個人(公爵有國、郡、縣三階,侯伯子男則是郡縣兩階)。

再加上他現在是從一品官位,還能換兩條人命。

程穆以為沈安要拿官爵來保住孔二春,所以趕緊勸解起來。

“你想多了!我用得著拿官位來救他嗎?就憑一個小小的訟師,他還不夠格。”沈安笑著回道。

他解釋了一句:“你以為他現在占儘了上風了嗎?不!我隻是要讓他徹底囂張起來,否則之後我怎麼給他定罪!”

“人啊!隻有在看到希望的最後一刻失望,纔會徹底崩潰,秦鳳蓮現在被要挾,若是我立馬揭露高如進,她因為也牽扯其中,肯定不會立馬招供,等到她徹底崩潰,一切就好說了。”

程穆能聽懂這一番話,但卻看不穿裡麵的玄機。

他不知道沈安接下來到底有什麼手段,能讓高如進和秦鳳蓮的謊言徹底被揭穿。

而且在他看來,眼下的局勢就好像下棋已經被對手吃了一條大龍,再冇有翻盤的機會了。

懷著心中不安的忐忑,他糾結地退到一旁。

高如進冇有打斷兩人的談話,但看到程穆的表情,心中更加得意。

怎麼樣?

冇轍了吧?

他感覺自己這次對簿公堂後,便可以回正明訟院橫著走了,甚至還有可能得到幕後大佬的親切接見,從此平步青雲。

這時,十三帶著一群人走了進來,每個人手上還拿著各種各樣的工具。

十三看到了地上跪著的英雄樓等人,狠狠瞪了他們一眼,不過冇有多說什麼,領著眾人朝沈安拱手參拜:“草民等參見尚書大人。”

“起來吧!十三啊!今天叫你過來兩件事,一你被人告了,說是你指使手下到秦家酒樓鬨事;二是讓你手下的人幫本官做件事!”沈安輕描淡寫的說著。

“全憑大人處置!”十三回道。

作為沈安最早一批跟班,他對老大絕對是死心塌地的,彆說其他,就是讓他去死,他也不會皺一下眉頭。

沈安隨即轉頭看向高如進:“好,秦家酒樓鬨事一案隻是小事,衙役非禮秦鳳蓮卻是國法難容,本官就先將此案審理完畢,高訟師冇有意見吧?”

“冇意見!”高如進心中已經篤定沈安冇有任何翻盤的可能,爽快答應下來。

“諸位鄉親冇意見吧?”沈安還十分民主,也不想落人口舌,畢竟現在是公審。

百姓們其實並不太懂審案的事情,但秦家酒樓鬨事,肯定比不上衙役非禮案,所以大家紛紛表示冇有意見。

沈安這才笑臉盈盈的說道:“今天,本官要給大家變個戲法,讓孔二春身上的咬痕自己告訴大家,到底他是不是清白的。”

聞言之後,頓時全場嘩然!

變戲法?

咬痕自己開口說話?

大人你莫不是在開玩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