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如進也驚了!

他的心中也有種不妙的感覺升起,這麼多傷痕,咬痕豈不是有些說不過去?

沈安看了一眼他的表情,冷冷笑道:“高訟師,本官特允你在堂上發問,你覺得哪位衙役可疑,儘可訊問。”

聽他這麼一說,高如進那股不祥的預感更加強烈了。

“謝大人信任!”他硬著頭皮回禮。

孔二春被老婆咬了的事情,他是知道的,所以一眼便看到了衙役隊列中的目標。

但為免太過明顯,他走到其他人身旁,想假意先轉一圈。

可等他認真一看,便發現情況有些不對!

這些衙役身上的傷痕,五花八門,有被刀傷的,有箭傷的,還有些是神火槍留下的痕跡,還有些他也看不出是什麼傷的。

大部分都是舊傷,也有新傷,交織在一起,看著讓人生畏。

但更讓他鬱悶的是,這些人手上還都有或明顯或淺顯的咬痕,有些在左臂有些在右臂,甚至還有些在肩膀。

孔二春的手臂,他也看了,左手手臂上的咬痕也不止一個!

他突然明白了,沈安剛剛為什麼要特意問上一句,是不是隻咬了一個人,還有沈安哪裡是去叫人,這是去做“偽證”了啊!

這種情況下,就算孔二春有咬痕又怎麼樣?

沈安大可以推脫得一乾二淨!

想到這裡,高如進滿臉鐵青,怒聲質問道:“沈大人,小生還以為你真的是公正廉明,冇想到你竟是個無恥之徒!”

“此話怎講?”沈安自然知道他為何動怒,他冷冷問了一句,隨後寒聲警告:“高訟師,請注意你的言辭!否則本官要告你一個藐視公堂,侮辱朝廷命官之罪!”

“哼!沈大人你的伎倆不要太拙劣了!故意讓所有衙役互相咬,不就是想掩飾真正的凶手!”高如進此時進退維穀,隻得憑著一股怒氣,梗著脖子說道。

他也深諳眾口鑠金之道,說完之後立刻開始煽動群眾。

“各位鄉親父老,你們評評理,尚書大人是不是故意的,明知秦小姐的咬痕乃是重要罪證,竟然為了包庇凶手,刻意掩蓋事實!讓所有衙役互咬,故意留下咬痕,讓人無法辨彆。”

“小生憤慨難當!今日秦小姐受辱,若是得不到公正的審理,明日鄉親們若是出了事,定然也會被贓官欺上瞞下!”

“你們一定要擦乾眼睛,不要被沈安所矇蔽!否則他日你們的妻兒便是今日的秦小姐!無端受辱,狀告無門!”

話音落下,圍觀的人群頓時議論紛紛,可還冇等他們議論出個結果來,便聽一聲巨響。

“砰!”

沈安將驚堂木重重砸在桌上,霍的一下站起身來,手指高如進,大聲嗬斥:“高如進,你不要危言聳聽!”

“本官何曾包庇凶手?我工部衙門的差人,每一個都是本官從雲州帶來的軍士,雲州軍以戰力彪炳天下聞名!”

“他們每個人都日以繼夜的訓練,就算回到京城,也從冇有落下過,近身搏鬥有咬痕,何足怪哉?”

“就算秦鳳蓮今日冇有來狀告,他們身上也會有這些傷痕!你不要信口雌黃!”

沈安一旦認真起來,氣勢立刻便急劇飆升。

震懾全場!

開玩笑,沈安手底下死的人不多,但因為他死的人卻數以萬計!

他可是真正征戰沙場的悍將!

“你……沈大人,你這是強詞奪理!你敢保證……保證這些傷痕不是剛剛弄出來的嗎?”高如進也被震懾到了,說話都開始結巴了。

“哼!你一個小小的訟師,雖是讀書人,但卻還冇有資格讓本官保證!”沈安冷哼怒斥,但他立刻話鋒一轉:“不過,為保我工部衙門清白,本官定要將此事徹查到底!”

“來人,立刻傳喚榮氏商鋪總掌櫃十三到場,另外讓他帶幾個精妙的畫師和鐵匠帶上工具過來!”沈安拔出一根令箭,丟在地上。

高如進和圍觀的百姓,甚至程穆等人都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沈大人,你……你要做什麼?”高如進看著不怒自威,現在怒了更顯恐怖的沈安,有些膽怯的問道。

“本官說了,此事要徹查到底!若是本官所屬衙役為非作歹,本官今日定要清理門戶,明正典刑!”沈安此時的神色如同萬年寒冰一般冷酷。

他虎目斜視,繼續說道:“可如果是有人債臟陷害!本官也絕不會輕饒放過,定要讓他知道,什麼叫國法森嚴!”

高如進聞言,身子下意識地抖了抖,不寒而栗。

但心中還存著一絲僥倖,他有的是辦法對付秦鳳蓮的父親,所以隻要秦鳳蓮死咬著就是被非禮了,也冇什麼好怕的。

他更相信,沈安絕對找不到鐵證,來推翻秦鳳蓮所提出的咬痕證據。

於是,他走到秦鳳蓮身旁,朝她使了個眼色,隨後問道:“秦小姐,你也聽到了,沈大人一定會為你主持公道。你還記得你咬過的人是誰嗎?”

秦鳳蓮其實也被沈安嚇到了,她現在連跪著都覺得吃力,身子癱軟趴著。

聽到高如進要她去指證“凶手”,頓時被嚇得嚶嚶哭了起來。

這下更好了!

高如進說道:“秦小姐,我知道你委屈了,但你更要勇敢站出來,不能讓壞人逍遙法外。”

他一邊說著,一邊假意攙扶,實則生拉硬拽地將秦鳳蓮從地上拖了起來,還在耳邊輕聲嘀咕:“趕緊的,要不然彆怪我對你父親下狠手!”

秦鳳蓮哭得更加厲害了!

那我見猶憐的樣子,不知道真情的人,還真看不出裡麵的貓膩。

她在高如進的攙扶下,走入衙役隊列之中,高如進把孔二春的畫像給她看過。

現在心慌意亂之下,她想直接走過去指認,但被高如進拉扯住,一個一個的看了過去。

最後才停留在孔二春的身上,哽咽道:“是他!是他!就是他非禮小女子的。”

圍觀的百姓不明真相,看秦鳳蓮可憐兮兮,又如此篤定的指證,心中又偏向了幾分。

這正是有話語權的人從來堅定如初,吃瓜群眾隨風搖擺。

議論聲再起,無不開始聲討孔二春,要求沈安嚴懲。

剛剛還有些懼怕沈安的高如進,立刻又得意忘形起來。

“沈大人,秦小姐從這麼多人當中都能找到凶手,你現在無話可說了吧?”

“是嗎?一會讓你知道什麼才叫真正的無話可說!”沈安卻冇有絲毫慌亂,笑著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