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637章 自己坑自己

-

高如進心中微驚後,收斂心神,正色說道:“沈大人此言差矣,秦鳳蓮雖是口述,但她咬過人的傷痕,確屬實打實的物證,隻要大人將所有衙役召集出來,一驗便知。”

看他一直糾結在傷痕上,沈安便知他定是早有準備,恐怕秦鳳蓮所言就算是假的,府中的衙役肯定也有人受過類似的傷。

不過高如進提的這個要求,也算合情合理,他若是不答應的話,反而會有偏袒的嫌疑。

沈安扭頭朝程穆低聲說了幾句,隨後笑道:“這有何難?本官這讓程大人去安排!”

“那最好不過了!”高如進笑了笑,轉身看向圍觀的百姓,又煽動起來:“各位鄉親父老,沈大人公正嚴明,看來這次定不會包庇手下。”

“到時候還請各位選出三五個人,當一回見證,幫忙檢查一下衙役們的手臂。”

百姓們紛紛叫好,幾個男子越眾而出,表示願意當見證人。

衙門裡,程穆把所有捕頭和衙役都召集了過來。

“門外的事情,想必你們已經聽說了。”程穆麵沉如水,他寒聲說道:“秦鳳蓮剛剛說他咬傷了你們其中之一,現在要驗傷查證。”

“不管那女子所說是真是假,我們工部衙門也要自白天下,你們立刻將左手衣袖捲起!有傷痕的自己站出來。”

程穆和沈安一樣,絕不相信府中的衙役會乾出侮辱良家女子,包庇惡人的事情。

這些衙役,大多都是雲州將士轉隸而來的,無論是紀律還是品性,都值得沈安信任。

裡麵的貓膩,恐怕隻有高如進和秦鳳蓮知道!

但京城的花花世界比起雲州實在豐富得多,也難保有人會變了性子,違背了紀律。

若真是如此,把人交出去事小,卻會讓整個工部衙門和沈安都陷入對手的攻擊當中。

“程大人!”一個怯生生的聲音響了起來:“我手臂上有傷,但……但並不是秦鳳蓮咬傷的。”

“孔二春?”程穆認得眼前這個小年輕,老實本分不說,而且膽小如鼠,正擼著袖子,露出小臂上一個鮮紅的牙印。

從大小來看,確實像是被一張女人的櫻桃小嘴所咬。

“大人,我一直記得老大的教誨,不敢對百姓亂來,我怎麼可能對秦家小姐胡作非為?這傷口是我昨日在家,跟家裡娘們爭吵被咬的!”孔二春看程穆走了過來,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從他的稱呼中,便能知道,孔二春不是在雲州纔跟隨沈安的,而是自江淮便一直追隨左右,是當日前鋒營的一員。

他若不是因為性格軟弱,確實不適合帶兵的話,恐怕至少也是個百夫長了。

“起來再說!”一個捕頭走了過來,將孔二春拉了起來,朝程穆說道:“程大人,孔二春是什麼性格,老大清楚得很,那秦家小姐胡說八道,是想故意誣陷我們!你和老大一定要明鑒啊!”

“這還用你說?”程穆斜了那捕頭一眼:“若是換了曹斌你手上有傷,我還不一定信你的鬼話,孔二春的話,我百分百信!”

捕頭知道程穆是開玩笑,但一想到門外還在公審,他不由得擔心起來:“程大人,那現在怎麼辦?要不讓孔二春從後門先走吧?”

“走個屁!衙役出班都有點卯冊的,到時候人家讓你交出冊子來,清點名字便無所遁形了!反倒會落人口實!”程穆搖了搖頭,但臉上卻篤定如初。

沈安讓他到後院來召集衙役,便已經交代瞭如何做。

不管對方是如何設計陷害的,陷害的又是誰,對方所依仗的無非就是咬痕。

他們以為憑這便能讓工部衙門陷入難堪之中?

那隻能說他們太幼稚,而且太低估大人的智慧了!

程穆朝大家說道:“你們都是跟著大人出生入死的兄弟,廢話我也不多說了,你們立刻……”

衙門外,公審還在繼續。

“秦鳳蓮,本官再跟你確定一下,當時你被衙役非禮的時候,你是咬傷了幾個人?”沈安問道。

“一個!”

“好,咱們再追根溯源,你剛剛說,英雄樓的人是戌時三四刻去的你們酒樓,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們打了人之後,肯定還留在歸義坊內,對吧?”沈安問道。

秦鳳蓮低著的頭,微微抬了抬,猶豫片刻後含糊其辭:“小女子不知,但那時坊門已經關閉,想來應該是這樣的。不過他們去了哪裡小女子就不知道了!”

“你不知道沒關係,但按照《大梁律》宵禁製度,上至京城,下至縣府,城門在酉時四刻關閉,內坊在戌時關閉。城中街道除婚喪嫁娶之外,行人不得隨意外出走動。”沈安知道她說不出來。

他又開始引用律法了,繼續開口:“《大梁律》另有規製,因故遷延滯留城內、坊內的人,必須先到坊正登記,拿到坊正出具的文書,方可在坊內的客棧住宿。”

宵禁製度在古代是非常苛刻的,絕非像後世電視劇所說的那般,隨便找個客棧便能投宿。

更不要說,丟個銀子,連身份文牒都不檢視,便能找到住的地方,當然荒郊野外的寺廟庵觀除外。

這種製度一來可以防止有人趁夜行凶,二來也能粗略掌握人員的流動情況。

沈安扭頭看向高如進,問道:“高訟師,不知本官所言是否正確?”

“冇錯!”高如進似乎已經猜到了沈安接下來會做什麼,冇有絲毫驚慌,他說道:“請大人立刻傳喚負責歸義坊值守的城防營軍士,以及坊正和坊內客棧掌櫃前來查證。”

“本官正有此意!”沈安立刻傳令道:“持本官手諭,立刻前往京兆府城防營和歸義坊,將一乾人等全部傳喚到堂。”

一班衙役風風火火的跑了出去。

沈安繼續問道:“秦鳳蓮,你可知英雄樓是誰的產業?”

“這……是沈大人你的!”秦鳳蓮身子一顫,顯然冇想到沈安會在如此公開的場合,挑明他與英雄樓之間的關係。

高如進也為之一愣,沈安這是要鬨哪出?

這不是自己坑自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