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634章 小生高如進

-

“要不我去安州查查?”青羽說道。

“不行!”沈安斷然拒絕:“丐幫已經有人打入了應天書院內部,不用你去冒險。”

應天書院是那麼的恐怖,他怎麼可能讓青羽深入虎穴?

萬一有個三長兩短,他非得把自己殺了不可!

宮玉卿也不會饒了他的!

“大人,轎子準備好了!可以去上朝了!”

這時,剛剛那名衙役又跑了進來,說完還看了一眼青羽,隨即臉上一喜:“夫人怎麼來了?”

如今尚書府內的下人、衙役基本都是沈安從雲州帶來的人,大家都認識沈安的兩位娘子,也知道她們被送去了江淮。

以前在雲州,無論是宮玉卿還是青羽,對下人和衙役都十分客氣,冇事還會給兩個賞錢,所以大家對兩位夫人都十分敬重。

“嗯!大夫人怕相公孤單,讓我過來陪他。”青羽在人前還是很莊重的,收斂起小女人心性,雙手疊在腿上含笑說道:“我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們照顧大人辛苦了。”

“夫人說的哪裡話,咱們這些人以前連命都不是自己的,自從跟了大人,日子纔算穩定下來,而且有了盼頭,彆說照顧大人,就算像虎嘯關那些兄弟殞命,我們也不會皺一下眉頭。”

衙役是沈安手下的老人了,從江淮就一路追隨而來,因為年紀問題,才留下來當衙役的。

他說得聲情並茂,卻冇有注意到沈安本來因為青羽到來,被沖淡的哀傷,再次浮上雙目。

不過沈安掩飾得很好,他擺了擺手:“彆說了,你出去等我一會,我馬上就來。”

“是!”

衙役走後,沈安拉著青羽的手,用力按了按:“如今京城是凶險萬分,你一定要記住,不要一個人出門。”

“知道了!有段時間冇見,你咋變得跟個老頭一樣絮叨了!”青羽知道他是關心,但一想到兩人剛見麵,沈安又要走,不由得有些幽怨,她嘟了嘟紅唇,嘴硬心軟:“我在家等著你,給你做好吃的。”

沈安又抱了抱她,便大步朝前院走去。

今天的早朝冇有什麼新鮮事發生,還是昨日的延續,梁帝和太子問了一下孔明燈的進度,又把昨日的計劃精雕細琢了一番。

隨後便是其他雞毛蒜皮的小事,沈安和冇有輪到值守的程穆聽得無聊,好不容易熬完早朝回衙門,卻見門口圍了一群人。

“各位鄉親父老,京城百姓,我隻是個過路之人,但我實在看不下去了!你們看看你們看看!這就是咱們大梁的工部衙門啊!”

“人家姑孃家家來上告,衙役竟把人清白之身給毀了!”

“今天要是不讓沈安出來說清楚,咱們明天就一起去皇城告禦狀去!”

一個身穿仕子服飾,手拿摺扇的年輕男子,另一手拿著鼓槌,說一句敲一下鳴冤鼓。

衙門口的台階上,躺著一名青衣長裙,但卻被已經被扯破,露出香肩和半條大腿的女子。

那女子看起來隻有二十歲左右,不施粉黛依然麵容姣好,一雙美眸已是梨花帶雨。

圍觀的百姓聽完年輕男子的話,一個個臉帶怒容,不過這個年代的百姓可不敢非議官府,他們隻是用手指指點點,低聲竊竊私語。

“那女的好像是春陽坊古茗軒秦老闆的女兒吧?她好像還冇出閣,這樣一搞,怕是以後都嫁不出去了。”

“什麼好像啊!就是秦家的秦鳳蓮,長得多標誌啊!可惜了!”

“造孽啊!聽說她父親之前得罪過黃家三少,被打得半身殘廢,所以現在秦家全靠她一個人撐著,冇想到今天又鬨出這一檔子事!秦家這是祖墳冇埋好啊!”

沈安聽著耳邊細弱蚊聲,皺眉看了程穆一眼,臉上浮起一層怒色,今日留守衙門的是向子非,他在搞什麼鬼!

而且衙門口出了這麼大的事,怎麼連人影都不見?

沈安讓衙役分開人群走了進去,他現在穿著尚書官袍,身後又跟著一群衙役,傻子都知道他是誰了。

不過以前他在京城百姓心中的口碑還是挺好的,不少人還跟他打招呼,沈安也冇啥架子,跟他們揮手點頭。

年輕男子和地上的秦鳳蓮也都看到了他,一個跑了過來,一個跪著爬了過來。

不過兩人的行為,卻讓沈安看到一絲不同步,秦鳳蓮剛剛的眼神先是一愣,還下意識扭頭看了一眼年輕男子,隨後臉上閃過一絲恐懼,這才跪下來的。

這年輕男子看起來好似打抱不平,但和秦鳳蓮的關係一定不簡單。

“你就是工部尚書沈大人?”年輕男子走過來說道:“小生高如進,乃是正明訟院的訟師,剛剛在門口看到原告竟然被衙役給丟了出來,連衣衫都破爛不堪,實在憤慨,這才擊鼓鳴冤,請大人做主。”

大梁的律法比起中原曆史上任何一個朝代都要更加健全,而且細分比較明確,也因此衍生出了許多靠律法活著的行業,其中最有名的便是訟院。

起初許多賦閒在家的小官員,和不得誌的仕子舉人等,他們是單打獨鬥,幫人寫寫狀紙,後來有人看到了賺錢的機會,便投錢開起了訟院,慢慢形成了一個小團體。

像京城這種大城市,訟院還聯合起來搞了個商會,也算是有了組織性,但性質也發生了變化,不再幫助百姓,反而變成了有錢有勢之人的幫凶,為此結交了不少朝中官員。

正明訟院是訟師商會的會長,據說其背後之人是曾經的太師盧仕忠。

後來世家門閥被清洗,也不知它是如何脫身的,依然在京城混得風生水起,院長任學海更是常年行走在各級官府之間,所以尋常官員都會給些麵子。

沈安顯然是個例外,他同樣敬重律法,但他對正明訟院這些人冇有什麼好感。

更何況這個高如進明顯不是什麼好鳥,那秦鳳蓮怕是受了脅迫纔出現在這裡的。

“高如進!高如進!”沈安點著頭,戲謔地連喊兩聲,問道:“正明訟院有冇有告訴你,誣告朝廷勳略,朝廷命官是死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