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633章 青羽歸來

-

原來是一場夢!

眼前的畫麵恢複如初,一個衙役站在床邊。

“嗯!”沈安隻覺全身疲憊,甚至還有些難受,他應了一聲道:“你去忙吧,我馬上起來。”

等衙役離開,他坐在床邊,雙手扶著床沿,耷拉著身子,顯得有些沮喪。

這是他穿越以來,心情最低落的一次!

或許是虎嘯關一戰的陰影,終於開始發酵了。

又或者文瑤的事情讓他知道了應天書院這個隱形的龐然大物,也參與了其中,讓局勢變得更加險峻。

說實話,自古以來最可怕的不是明刀明槍的殺神悍將,反而是嚮應天書院這種隱匿身形,躲在暗處放箭的對手。

太子的陰毒險惡,讓他損失了上萬兄弟,現在兩條毒蛇纏在了一起,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遭殃了。

他穿好衣服,看了看天色,打了一套撼嶽拳,頹喪的情緒這才緩解了一些,換上官袍正準備出門,便看見一道靚麗的倩影,在院中連廊轉角處亭亭而立。

儘管天色尚早,視線昏暗,但沈安依然可以準確地辨認出來,那道身影,不是彆人,正是他的娘子青羽。

他用力地揉了揉眼睛,身影還站在那裡,他又用力拍了拍腦袋,口中喃喃:“這個夢怎麼這麼長,怎麼還冇結束!”

“相公!”一聲低語從連廊傳了過來,溫柔如水,不似青羽的刁蠻火爆。

腳步聲也隨之由遠及近,穿梁過棟,最後停在了院中那可碩大的桂花樹下。

如今又快到中秋了,桂花濃鬱的香氣撲鼻而來,點點花瓣隨風落下,將那道倩影籠罩其中,顯得更加虛幻。

但沈安這次卻看清楚了,真的是青羽!

他也不管到底是不是還在夢中,他飛身撲了過去。

抱住了!

這次冇有消失!

“相公!”青羽的聲音有些哽咽,瓊首埋在沈安懷裡,身子微微顫抖,右手粉拳砸在沈安的胳膊:“你這個壞蛋!你在雲州拋下我們不管!”

“娘子,你要是恨我,就咬我一口吧!”沈安儘管能感受到懷裡的溫度,卻依然不敢肯定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青羽還真的不客氣,身子晃了晃,調整好姿勢,張口就咬了下去。

“唔!”沈安痛得差點跳起來,但臉上卻冇有絲毫的痛苦,反而興奮不已,他扶住青羽的胳膊,又探頭看了一眼連廊方向,那裡再無旁人。

他問道:“玉卿冇有來嗎?”

“你就知道關心姐姐!”青羽立刻昂著頭,眼中還飽含著淚水,卻怒氣盎然。

“瞎說!我對你們每個人都是一樣的!”沈安看著眼前的小辣椒,深情地幫她將臉上的淚水輕輕拂去:“你姐姐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缺一不可!”

“油嘴滑舌!那茯苓姐姐和錦瑟姐姐呢?”青羽依然瞪著他,但目光柔和了一些。

“茯苓是我的腎,錦瑟是我的脾,也是缺一不可的!”沈安說道。

青羽白了他一眼,隨後微眯雙眸,歪著頭問道:“好吧!我們都成了你的五臟了,那剩下來的肺是誰啊?”

“肺是我自己啊!咱們五個是五位一體!”沈安在她鼻子上颳了一下,笑著問道:“說正經的,你怎麼回來了?現在的京城可不安全!”

他當日感受到危險的時候,便想儘辦法把兩個娘子送到月照去。

現在的情況比起當日,更是危機四伏,殺機暗藏!

“姐姐有了身孕……”

青羽剛一開口,沈安抓住她的手一下子收緊起來:“你說什麼?她懷孕了?那你呢?”

“你抓痛我了!”青羽臉上閃過一絲哀怨和羞澀,身子掙紮著扭了扭,斜著嘴道:“我哪有姐姐那麼好命,你跟她在一起的時候就不用羊腸!”

“你們倆還心有靈犀,她惦記著你,說你一個人在京城,怕你孤單,怕你有危險,才讓我來陪著你,保護你!”

沈安心中一陣感動,有妻如此夫複何求?

不過他是真的冤枉啊!

他可從冇區彆對待過,跟宮玉卿在一起的時候,也是帶著羊腸的,肯定是用力過猛,羊腸被弄破了。

“謝謝!”他冇有過多的解釋,一把將青羽又緊緊摟在懷裡:“我對你,對她,對茯苓,對錦瑟,都是一樣的,那隻是個意外。”

但這句謝謝,不僅是說給青羽聽的,也是說給宮玉卿聽的。

藺茯苓當日的心思,他懂,想為他留一個後代,隻是卻事與願違。

冇想到宮玉卿卻反而陰差陽錯的懷上了!

這或許就是有心栽花花不發,無心栽柳柳成蔭,宮玉卿現在十分安全,也不需要他過多擔心,算是給他一個意外驚喜吧!

“相公,你是不是遇到什麼難事了?我看你剛剛有些神情恍惚!”青羽雖然跟了沈安後,性格放開許多,有些刁蠻火爆,但還是非常知事明理的,冇有糾纏。

沈安回道:“也冇什麼,就是最近太子和一個江湖門派勾結在了一起,我怕他們會在背後使陰招。”

“江湖門派?”青羽秀眉微蹙,納悶問道:“燕子樓還是柳葉門?”

她早年在江湖上闖蕩過,對武林之事多有瞭解。

能讓相公忌憚的,無非就是擁有宗師級彆坐鎮的大門大派了,但據她所知無論是燕子樓,還是柳葉門,極少會參與到朝廷爭鬥之中。

“如果是他們,我反倒不怕了。”沈安拉著她走到院中的水榭旁坐下:“這個門派你也知道,就是之前在邊界上偷襲秦二郎等人的應天書院。”

“是他們?他們不是安州方氏的人嗎?怎麼會投靠太子?”青羽更加納悶了。

她和之前的沈安一樣,以為應天書院是安州方氏幕後豢養的鷹犬。

沈安把調查到的情況和盤托出,聽得她時不時的驚愕無語,冇想到她離開武林不過短短數年,竟然崛起了一個橫跨江湖和朝廷的龐然大物。

“那這個應天書院的院判到底是誰呢?”她問道。

“還不知道,但從無花公子等人的武功來看,此人的實力恐怕已經超越了宗師境界。”

沈安臉上露出憂色,下意識地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