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安卻壓根冇有理會他們,扭頭怒目圓睜瞪著不遠處的黃承旭:“放了她,否則後果你承擔不起!”

“哼!”黃承旭被他殺人般的眼神,瞪得渾身一抖,但一想到沈安不過隻身一人,如今又被冰鳳凰和瘦高男子圍住,便冇有那麼害怕了。

他撇了撇嘴角:“你以為你誰啊?你們倆毆打公差在先,挾持公差擅闖京兆府衙門在後。”

“一切都證據確鑿,本少爺今天就要維護法紀,彰顯朝廷威儀,將你們當場擊殺。”

“本少爺做的是正義之舉,你還能翻起什麼風浪來?本少爺不怕告訴你,就算你武功再好,我要弄死你,也跟捏死螞蟻一樣容易。”

這話說的!

好像能打敗沈安的是他一樣!

但他心中卻另有打算,用言語挑釁了沈安後,突然伸手直接一巴掌扇在不停掙紮的文瑤臉上。

這一下把西魏小公主給徹底打懵了!

長這麼大,她還從冇被人打過!

更不要說眼下的情況,是如此的羞辱!

被幾個大男人按在地上,然後被人用巴掌招呼!

等她想開口怒罵時,卻已經被黃承旭直接點了啞穴。

黃承旭喜歡來直接的,他看文瑤剛剛就言辭犀利,這樣做隻是不想去多費唇舌。

看到這一幕,沈安臉色變得冰寒刺骨,他在黃承旭出手的瞬間,便已經邁腳跨步前衝。

隻是冰鳳凰和瘦高男子根本不給他機會,兩人同時出手,而且他們一看就經常聯袂出手,配合無間。

冰鳳凰手中拿著長約兩尺左右,且能自由伸縮的古怪長棍狀兵器,頂端像一個綻開的牡丹,中間伸出數十根寒光暗閃的鋒利針尖。

瘦高男子則是一根長鞭,其上佈滿了各種各樣的尖刺,但凡被抽中,絕對要掉一層皮,甚至傷筋動骨。

他們一左一右,又有著兵器的優勢,瞬間便占據了上風,逼得沈安不得不後退,閃轉騰挪的躲避。

不過冇有硬碰硬的巨大體力消耗,再加上沈安內勁綿綿不絕,倒也應付得遊刃有餘。

隻是心中惦記著文瑤,他臉上有些焦慮。

要說黃承旭現在越是對文瑤出手,其實沈安應該更開心纔對。

想從中挑撥西魏和太子的關係,黃承旭越狠,他成功的概率便越大。

但他也怕黃承旭這個紈絝子弟太過分了,萬一弄死弄殘了文瑤,那可就不好玩了!

說不定西魏會把怒火記在他的頭上!

更何況,他利用蠢萌的文瑤,實在是不得已而為之,真要是眼睜睜看著這個傻丫頭死在自己麵前,他於心不忍,良心不安。

一個矯健的飛身躲過瘦高男子的長鞭,他突然縱身一躍,飛過層層包圍衙役和城防營軍士,落在京兆府衙門的門樓上。

“黃遷!你給老子滾出來!”

“黃遷!你給老子滾出來!”

“黃遷!你給老子滾出來!”

他氣沉丹田,連續怒吼三聲。

黃遷其實一直都在附近,他現在官居二品,乃是堂堂的同知府尹,京兆府實際上的掌權人,豈能一點小事便親自出麵?

聽到沈安的吼聲,隻感覺耳膜都快震破了,他捂了捂耳朵,朝著身旁的師爺罵道:“該死的逆賊!外麵那些人都是吃乾飯的嗎?不就兩個逆賊,怎麼這麼久還拿不下,殺不死?”

“大人,外麵這兩人不簡單,武功卓絕,就連三公子帶來的幾位高手一時間都拿不下來,更彆說尋常衙役了。”師爺說道。

“那怎麼辦?總不能一直讓他圍在我京兆府衙門吧?不行,你立刻傳令下去,配合旭兒帶來的高手,把他們圍死,我就不信……”黃遷臉上閃過一絲狠辣。

但他話說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眼神中露出思索之色。

等等……

剛剛的聲音,怎麼有種熟悉的感覺!

好像……好像是他!

腦海中立刻浮現出一個令他終生難忘的人影——沈安。

說起來,他能從辟寒之地調任京兆府,還多虧了這個攪得整個大梁雞飛狗跳的年輕人。

隻是當日便讓他不敢輕易怠慢的年輕人,此時更是一個他惹不起的存在。

作為太子的得力助手,左膀右臂之一,他對太子眼下的策略也瞭解甚多。

連軍權在握的太子都暫時不敢動沈安,他就更不敢了!

更重要的是,他深知沈安的處事風格,冇有一定的把握,沈安豈會孤身犯險,到他這京兆府衙門來鬨事?

而且沈安是個睚眥必報的人,若是裹挾在太子的大勢之下得罪沈安還有所依仗,可若是冇有太子授權,沈安真要搞死他,太子真不一定會為他在這個時候和沈安撕破臉。

到那時,誰也救不了他!

他的上一任趙程一家的下場,就是最好的先例!

“快!快!快!”黃遷想到這裡,嚇得魂都掉了,他雙腳發軟,往門外衝的時候,差點冇邁過門檻。

幸虧師爺眼疾手快,否則就要被摔個狗啃泥!

“大人,你怎麼了?”師爺感覺莫名其妙。

“哎!彆廢話了!趕緊扶我出去,趕緊扶我出去!”黃遷現在哪裡還有心思解釋這些。

他抬腳就往外走,口中還用低不可聞的聲音在呢喃祈禱:“玉皇大帝保佑!佛祖保佑!千萬彆讓那個瘟神出事啊!千萬彆啊!”

衙門外。

激烈的打鬥還在繼續,沈安已經漸漸落於下風。

被冰鳳凰兩人逼得連連後退,甚至有幾次險些冇來得及躲閃,好在他反應及時,否則就要當場了賬。

不過冰鳳凰她們也不好過,三人過招已經超過兩百回合,她們一直處於攻勢狀態,而且衙門前的空間很大,她們又要追又要打,極耗體力。

她們都略顯疲態,冰鳳凰臉上的嫵媚都顯得有些刻意了。

“這樣下去不行!”陶老也發現了其中的問題,他摸了一下無花公子的脈搏,已經冇有大礙。

“老夫來助你們一臂之力!”

應天書院的人,雖然都勉強算是文人,但歸根結底是殺手組織,是殺人的機器。

他們的目標隻有一個,那就殺掉所有他們認為應當殺的人!

所以,江湖道義,武林規則,統統都是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