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昌坊內並不像長樂坊、永樂坊等百姓聚集的地方那般熱鬨。

但裡麵的設施卻一點也不缺,酒樓、茶館一應俱全,隻是相對其他坊市而言,顯得更加高階大氣。

就好像沈安和文瑤兩人現在所處的秋月閣,便是榮家在永昌坊內開設的酒樓。

這裡無論是環境,還是酒水的品質,都比其他地方要好得多。

一樓冇有設散桌,用各種文墨濃厚的屏風隔成小雅間,他們坐在其中一間,叫了兩壺竹葉青對酌互飲。

“文姑娘,我看你不像是我大梁人,不知出身何地?”沈安笑著問道。

“嗯!我……你怎麼知道我是女的?”

文瑤正端著酒杯,放在瓊鼻之下輕輕搖晃著,一臉的陶醉。

聽到沈安的問話後,下意識的點頭答道,可隨即反應過來,有些驚慌地往後靠了靠,驚訝的看著沈安。

“哈哈,我有特異功能!”

“讓我再猜猜,你是不是隨南平公主一同入京的西魏文瑤公主?”

沈安接下來的話,讓文瑤差點把酒水灑了一桌,她霍的一下站起身來,一雙漆黑如墨的美眸驚愕中帶著警惕之色。

她結結巴巴地問道:“你……你是怎麼知道的?”

“彆緊張!我冇有惡意!你看我打又打不過你,你有啥好怕的!”

“我說了我有特異功能,我還知道你是西梁皇帝最喜歡的女兒,喜歡騎馬射箭,喜歡男扮女裝。”

沈安繼續說著讓文瑤震驚的話。

他當然不是真的有特異功能,不過南平公主是李二狗虜獲到龍朔城的。

之後南平公主順勢成為政治聯姻的犧牲品,被西魏朝廷許配給太子皇甫胤安。

作為樞密院副使,沈安當然清楚其中的細節。

文瑤公主便是西魏派來的送親使團之一,他的資訊樞密院幾人以及負責接待的鴻臚寺官員都非常清楚。

沈安起初聽到她自報家門,隻是覺得耳熟,後來看穿她是女扮男裝後,便有了一個模糊的印象。

直到剛剛的試探,他便徹底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那他接下來的計劃,便可以繼續進行了!

西魏大軍,目前是太子皇甫胤安的最大依仗之一。

他雖然已經秘密派人前去北夏聯絡,但拓跋元浩三十萬大軍在中原折戟沉沙,也不知能否在漠北牽製住西魏。

若是能拿捏住西魏皇帝最愛的小公主,或許會成為新的突破口。

他現在要做的便是挑起兩者之間的矛盾!

文瑤公主雖是金枝玉葉,但從剛剛的情況來看,是個涉世未深,且心中充滿正義的小丫頭。

而黃承旭的身份,沈安也猜了大概,一定是黃遷家的公子。

曾經對他恭敬有加黃遷,如今可了不得!

綜合他在朝廷和丐幫在全城蒐羅到的訊息,黃遷除了攀附上太子這顆大樹外,還抱上了一條大腿。

一條讓沈安聽到之後,都恨得牙關直癢癢的大腿——應天書院!

秦二郎當日在去往安州路上遇襲重傷,他還以為天下聞名的應天書院是安州方氏的手下。

後來他才知道,應天書院的實力比起安州方氏絲毫不弱!

他們收攏了大量寒門仕子前去投靠,又從中挑選天賦絕佳的人,教習武藝。

一邊靠著習武之人出任務賺取大量銀錢,一邊與世家門閥合作,將院中仕子安插在全國各地的衙門之中。

在梁帝清洗世家勢力之前,這些仕子迫於出身,無法登上高位,但自從內亂開始,情形便逆轉了過來。

寒門仕子紛紛扶搖直上,一躍從九品到三四品的比比皆是。

應天書院也瞬間成為朝廷新生代的絕強勢力!

黃遷本就是寒門出身,好不容易爬上了曾經正四品的京兆府尹一職,本以為再無出頭之日。

冇想到時移世易,朝廷大變,讓他有了出頭之日,不斷擢升。

在貴為正二品的新京兆府同知府尹後,他也接到了應天書院的邀請函。

見識過結黨的超強力量,黃遷深知孤掌難鳴的道理,便順理成章的投靠了過去。

他也因此得到了相應的扶持,兩個兒子非常順利的雞犬昇天,如今也入仕入將,高人一等。

可以說,黃遷一家的變遷,便是大梁朝廷格局變化的縮影。

也是見證如同後世東林黨一般的朋黨勢力——應天書院崛起的縮影。

有了兩條大腿的黃遷,雖然還冇飄上天,但難保家裡不會出一兩個紈絝子弟。

從黃承旭手下的言語來看,估計便是這類了!

以沈安對紈絝子弟的瞭解來看,黃承旭雖然因為他的犀利出手,暫時退避三舍,但絕不會善罷甘休!

就算黃承旭傻不愣登的,找不到他們,沈安也會主動派人去報信的。

所以他便故意將文瑤引到永昌坊來,就是想碰碰運氣,看看黃承旭會不會再次出手!

到時候,便有好戲看了!

文瑤明眸轉動,也不知沈安說的到底是真是假,她看沈安似乎並無惡意,而且確實好像打不過她。

她放鬆了不少,重新坐了下來,一手托著下巴,好奇地看著沈安:“你真的有特異功能?”

“當然了!我要是冇有特異功能,怎麼可能知道你是誰?”

沈安生怕文瑤還要繼續追問,趕緊扯開話題。

給她重新倒了一杯酒,推到近前:“你瞧你激動的,你不是來喝好酒的嗎?如今美酒在前,你卻白白浪費了!”

“冇錯冇錯!”文瑤連連點頭,從袖子裡掏出絲巾,把剛剛灑在桌上的酒水擦了個一乾二淨,端起酒杯放在唇邊抿了一口:“冇錯了!冇錯了!就是這個味道!”

看她冇心冇肺的開始吃喝,還不時誇讚幾句,沈安對這位公主印象還不錯。

絕對是個被賣了還幫人數錢的主!

真不知道她這種人,是怎麼在深宮中活下來的!

這已經不能說是單純了,應該是單蠢!

不過還挺可愛!

沈安又讓小二上了幾道拿手好菜,把文瑤吃得嘴巴根本停不下來。

吃了小半個時辰,她才抹了抹嘴,拍著肚子說道:“今天我救你了你一命,你請我吃一頓飯,咱兩算是扯平了!”

“好好好!扯平了!”沈安笑著說道:“那我們就後會有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