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德海見梁帝陷入沉思之中,躡手躡腳地走到門口,小心翼翼想要帶上房門,以免有人打擾。

可他剛拉上門環,梁帝抬頭叫住了他:“沈安的雲州軍為國儘忠,死戰守城,乃是大梁之楷模,蒙奸人……不,蒙敵寇所害,依然配合太子反擊敵寇,功勳卓著。”

“敕令,禮部以國禮在虎嘯關以北十裡處,修建淩雲功勳英雄塚,每年以國禮祭奠。”

“敕令,兵部、戶部、吏部委侍郎之職,以沈安造冊的雲州軍傷亡名單,安撫陣亡英雄眷屬,按人丁賦其田,供養三代,入仕入伍者官進一級。”

“敕封,沈安晉爵一等毅勇郡公,進階從一品工部尚書,加大司農銜,列樞密院副使職,參知國事。”

“敕封,雲州府衙僚屬入流官員,隨沈安入工部,官封一事,待朕率朝臣歸京後,敘議功封!”

梁帝一口氣說了很多話。

冇說一句,似乎都費了很大的力氣,不停地在大口喘著粗氣。

太子做大,他不想看到。

沈安做大,他也不想看到。

江淮已經出手了,以迅雷之勢,突然出兵攻陷了鄂州。

這意味著沈安也從太子身上,感受到了威脅!

如今的梁帝隻能權衡利弊,取兩害之輕,選擇和沈安站在一邊,共同對抗他那個如今的中原民族英雄,了不起的兒子。

“遵旨!”李德海心中萬千疑惑,但此時他什麼也不敢問,乖乖的走了出去。

幾日之後。

浩浩蕩蕩地隊伍,如同來時那般,回到了梁京。

由於朝廷當時是主動撤退的,所以西梁冇有費吹灰之力便攻入其中,這裡並冇有受到破壞。

從雲州再次輾轉回來的京城百姓,喜笑顏開!

他們這次驚魂逃亡,可以算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不僅得以保全性命,還從雲州帶回了不少好東西。

那些自動化的引水水車,還有可以自由轉向的軲轆馬車。

當然也少不了各種各樣的美味小吃!

他們心中對沈安充滿了敬意,但和挽大廈於將傾的太子相比,那就差得遠了。

這日,皇甫胤安將俘虜徹底整編完成後,與耶律古奇攜手回京,引得全城轟動。

城內萬人空巷!

“恭迎太子千歲凱旋而歸!千歲千歲千千歲!”

“恭迎太子千歲凱旋而歸!千歲千歲千千歲!”

聲震如雷,響徹天際!

端坐在高頭大馬上,行走在隊伍最前列的皇甫胤安,表現得十分親民。

他下馬步行,不停地與百姓們揮手示意!

還彆說,這種感覺很好!

在一片呼聲中,行至皇城宮門,皇甫胤安抬頭便見梁帝竟立於城樓上相迎。

他一甩袍服下襬,恭敬跪在地上,口中高呼萬歲,嘴角卻一陣冷笑。

皇帝出宮相迎,這個規格不可謂不高!

縱觀中原曆朝曆代,能享受這等待遇的臣子,可冇有幾個。

父皇若是如此識時務,他倒是可以讓父皇再多當些時間的皇帝。

“兒臣不負天子厚望,成功擊退逆賊聯軍,賀州等地望風而降,王化歸治。”

“天子仁厚,朝廷寬大,兒臣已遵旨意,收編各部來降諸軍共計五十餘萬。”

“諸軍已按朝廷新軍編製,分彆駐屯賀州、趙郡永泰縣等地,隨時聽候朝廷一聲令下,徹底平定內亂。”

皇甫胤安簡短幾句,將情況敘述一二。

他低首垂眉,卻一直冇有聽到父皇讓他平身的話語,心中正嘀咕著。

卻見眼前突然出現幾雙腳,為首的一雙穿著明黃色五爪金龍紅絲繡邊的金靴。

他臉色微變,立刻將頭重重磕在地上:“兒臣萬死不敢當父皇降階之禮。”

他怎麼也冇想到父皇的“抬愛”,竟到了這個程度。

君王降階,一般隻有會見異邦國王纔會如此。

這是不是意味父皇,在進一步鞏固他的地位,向天下宣示他太子東宮不容動搖?

又或者,這背後有什麼其他目的?

“胤安我兒快起來!”梁帝滿臉堆笑地俯身將他扶起:“我兒此戰大顯神威,一舉破敵,挽大廈於將傾,扶社稷於危難,居功至偉啊!”

“朕已讓樞密院論功行賞,隻是我兒功績卓然,樞密院商議多日,也不知該如何封賞,不知我兒想要些什麼?”

論功行賞?

不知該如何封賞?

還問我想要什麼,我想讓你退位讓賢,你肯嗎?

皇甫胤安敏銳地察覺到梁帝話裡有話。

“兒臣為君父排憂解難,乃是本分,怎敢邀功請賞?隻是隨兒臣征戰的這些手足,還請父皇以軍功擢升,以戰功封賞。”

“這個當然!”梁帝爽快答應,竟直接從袖子裡掏出了一份聖旨:“我兒及手下眾將士為國為朝,奮死殺敵,朕早已經讓樞密院草擬好了詔書,你看如何?”

皇甫胤安雙眉微蹙,但很快舒展開來,他恭敬接過,緩緩打開。

當他看到沈安的名字,以及後麵一長串對東宮各官員的敕封後,瞬間明白了父皇為何會如此屈尊降貴。

原來套路在這裡!

父皇是怕他會不同意對沈安的封賞!

如今父皇把姿態擺的這麼低,又對東宮的人特彆“照顧”,他能拒絕嗎?

他若是拒絕了,東宮的人豈不是要寒心?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

不過,父皇你現在想將沈安綁在一起,是不是有些失策了?

沈安的雲州軍死傷大半,就算有江淮程世芳在,可僅憑他一州之力,難道還能翻天不成?

他在虎嘯關見識過雲州軍獨一無二的訓練之法,再加上前期天機閣獲得的情報。

而且他從虎嘯關還帶走了上百門的神火炮,並已經命工匠正在仿製,假以時日定能成功。

到時候,雲州軍的戰鬥力,他雖不能百分百複製,但也能達到九成。

等到他掌握的五十萬大軍,都成為第二隻“雲州軍”後,還會擔心區區江淮?

現在還不是立刻和父皇翻臉的時候,本宮就再讓沈安多活一段時間吧!

皇甫胤安假意看了一遍,隨即拱手道:“父皇獨掌天下,封賞之事,兒臣全憑父皇定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