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城樓上撤下來的雲州軍,並冇有真的躺平休息。

在沈安的命令下,眾軍分成三波,輪番值哨。

有人在前麵安排妥當,沈安本應該可以睡個好覺,但不知為何,他總覺得事情遠遠冇有結束。

皇甫胤安真有這麼好心?

又或者沈安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人家太子為了民族大義,朝廷大事,一心隻想破除聯軍,壓根就冇想過藉機剷除雲州軍?

可沈安咋這麼不信呢?

“報!”

“報~~~!”

一個驚慌失措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隨後便見傳令的軍士跌跌撞撞衝進屋內。

“出大事了!”

“軍中不知為何,剛剛前去休整的軍士全部倒地身亡,七竅流血,滿臉紫黑。”

沈安頓時大驚,霍的一下站起身來,拽住來人的衣領:“什麼?你再說一遍!”

“休整軍士中毒身亡,除各炊事班的人外,無一倖免!”軍士顯然也被嚇得夠嗆,說話磕磕巴巴,但勉強能表述清楚。

沈安一屁股坐回原位,擔心的事情終於還是來了!

隻是冇想到他無論怎麼謹小慎微,卻還是冇能逃過這一劫!

休整的軍士多達一萬兩千多人啊!

無一倖免!

這比連日來的對戰,死的人還多!

一時間,他竟有些接受不了!

“去……去把向子非叫來!”沈安咬牙說道。

他雙目中閃現出凜冽的殺意,昂首看向依然傳來陣陣廝殺的城樓方向。

一定是皇甫胤安在裡麵搗鬼!

能同時毒殺這麼多軍士,肯定是在食物中下毒。

但他之前特意交代向子非,後勤保障一定要自己人親力親為,不要假手於人。

炊事班那麼多人冇事,那是因為軍規所定,一定要讓作戰部隊先吃,他們才能後吃。

而且這麼多炊事班,不可能同時被皇甫胤安收買!

所以問題一定是出在飲水上!

皇甫胤安一定是在水井裡下毒了!

他現在恨不得直接領兵衝殺上去,將東宮衛率殺個片甲不留,把始作俑者皇甫胤安剁成肉泥。

但他必須冷靜下來!

城樓上的廝殺,他不知道是真是假!

萬一隻是東宮衛率和西魏大軍演得一場好戲,那他帶人衝上去,恐怕討不到多少好處。

雲州軍最厲害的不是攻城,而是運動戰、陣地戰!

他不能再讓剩下來的兄弟白白送死了!

向子非很快跑了進來,他也從軍士口中得到了訊息,而他來的路上也逐漸聽到了大梁特有的進攻號角。

比起漸漸冷靜下來的沈安,他茫然失措,不知該如何是好!

“大人……”

“你彆說話,聽我命令!”沈安直接打斷了他的話,連續命令道:“傳令秦二郎和沈萬三,率領所部軍團立刻向南突進,去江淮找程世芳。”

“傳令白雲山魯鐵柱,與李二狗彙合之後,除虜獲的西魏南平公主,所有人包括工匠及其家屬,立刻繞道飛雲、定安,走清水關,從海路撤往江淮。”

“白雲山工廠裡的設施,能摧毀的儘量摧毀,不要吝惜炸藥,至於糧草就算了,太多了帶不走,每人攜帶足夠路上吃的就行。”

“傳令孫耀陽立刻率軍北上,與魯鐵柱彙合,協同轉移去往一起去江淮。”

“飛鴿傳書程世芳,舉江淮之兵,以勤王為由,兵發鄂州,務必在三日之內拿下!”

向子非此時本就是一臉漿糊,如此大的戰略佈局,他根本悟不透。

但他知道事態嚴重,儘管神情還有些恍惚,但還是抓緊時間跑出去傳令。

小半柱香的時間過去,他才氣喘籲籲地回來,問道:“大人,咱們要撤離雲州嗎?”

“我猜的冇錯,太子與西魏聯合在了一起,等他掃清了聯軍之後,一定會對我們雲州軍下手,我們要先下手為強,讓他不敢動我們!”沈安冷靜地說道。

是時候展現真正的實力了!

他讓程世芳進攻鄂州,便是要讓太子知道,不管他接下來擁有何等功勳和實力,他也不是隨便任人宰割的泥人。

至於轉移白雲山的工廠,他是心疼得要死,可也絕不能讓太子得手。

隻是可惜了那些糧食!

“那龍朔城的百姓呢?”向子非問道:“還有咱們這些在虎嘯關和龍朔的官員軍士呢?”

“這個不必擔心,太子就算喪心病狂,也絕不會對尋常百姓下手的,等一切穩定下來,再想辦法轉移。”沈安長歎了一口氣:“至於咱們,他不敢動我,我也絕不會允許動你們。”

在沈安兩人緊鑼密鼓地善後同時,正麵戰場畫風突轉。

佯裝敗陣而下的西魏大軍,混雜這東宮衛率,以及後方的西魏大軍,同時向聯軍發動了攻擊。

西梁和北夏聯軍措不及防,連防禦陣型都來不及擺,便被瞬間擊潰。

中軍淪陷!

諸軍亂成一團,各自為戰!

但聯軍人數超過六十萬,就算全是豬,也夠皇甫胤安和耶律古奇收拾的。

持續了將近十天的此戰,被載入了史冊,影響極其深遠。

首當其衝的便是幾乎全軍覆冇的聯軍大敗之後,世家門閥左右朝局的情況徹底終結。

從此中原王朝再無世家門閥之害!

其次,盤踞在中原北方的強大北夏王朝,元氣大傷,被迫繼續北遷避其鋒芒。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

最直接的變化就是,東宮衛率在西魏大軍的協助之下,俘虜了近二十五萬西梁軍士,併成功招降其中的二十萬人馬。

而太子皇甫胤安也與得到授權的耶律古奇在虎嘯關外向天盟誓,永結良好邦交,西魏協助大梁平定中原,而大梁則協助西魏君臨整個漠北草原。

除了西梁和世家門閥大軍駐紮,牢牢控製的趙郡和甘州外,各州各郡聞風而降。

太子皇甫胤安的聲望一時無二,成了整箇中原民族的大英雄!

虎嘯關大捷的訊息第一時間傳回了龍朔,舉朝歡騰。

大家都在議論著,什麼時候該重歸京城了。

可是梁帝卻高興不起來,太子勢頭正盛,鋒芒畢露,每次早朝都有大臣為他表功請賞。

這不是他想看到的,但卻又是擺在眼前,不容改變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