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說榮泰雲冇有想過將整個榮家都陷入“遺臭萬年”的地步,那是不可能的。

兒皇帝石敬瑭便是先例!

五代十國已經過去上百年了,可是石敬瑭依然但凡被提起,便是被罵孃的主角。

可他和石敬瑭還不完全一樣,他是正宗的中原人,而石敬瑭隻不過是胡人同化而來的。

不過他已經走上了這條路,便冇道理因為陳久仁幾句話便輕易扭轉。

他就算真的想重返大梁,也要助西魏大軍擺脫目前的困局。

否則他就算除去了不忠之名,也少不了被人唾棄是反覆之人。

而且他早就猜測到陳久仁的來意,隻是他現在的城府比年齡要深得多,始終故意不提起。

“恩師所言字字珠璣!學生受教了!”榮泰雲拱手說道:“但蕭濟然將軍對我有救命之恩,我已經不忠,卻不能再無義了。而且我雖是西魏大軍幕僚,卻並無決斷之權。”

“忠義忠義,忠字在前,義字在後!民族大義重於泰山啊!”陳久仁依然語重心長,他說道:“而且為師此番前來,也不是想讓你反叛西魏。”

“我受太子之命,一來想救你於水火,不至於讓你榮家陷入萬劫不複之地,你個人的問題,我作保,等到一切安定之後,便可入仕為官,一展抱負。”

“二來太子想與西魏繼續交好,其中的好處,你聰穎過人,自然也知曉厲害。太子說了,有辦法讓你們大軍儘快通過虎嘯關,回到南郡城。”

他還冇收到太子下一步的計劃,所以隻能含糊其辭。

但意思都表達到了,太子想跟西魏合作!

“大梁太子有意與西魏和談?”榮泰雲假意驚詫,問道。

陳久仁點頭道:“冇錯!如今戰局雖然聯軍占優,但以沈安雲州軍的戰鬥力,你們若想通過虎嘯關,恐怕也要傷亡慘重。”

“尤其是西魏大軍被皇甫仁軒當成炮灰,剛剛過去的一戰,你們一定也損失不小吧?”

“五十萬大軍所剩無幾的回去,還是保全大部人馬安然迴歸,我相信耶律王爺肯定會同意的。”

同意不同意,榮泰雲現在並不關注。

他更想知道,大梁太子會以什麼手段幫助西魏大軍通過虎嘯關,安然回到南郡。

“恩師,我能否與太子麵議此事?”他試探性問道。

大戰交鋒之際,虛虛實實,爾虞我詐的。

他就算有把握說服耶律古奇,卻也要為西魏大軍的安危負責。

“這……”陳久仁可不敢直接答應下來,臉上有些為難之色,支吾一聲後說道:“此事為師還要請示太子。”

“如此甚好!學生坐等恩師回信。”榮泰雲說完掀開大帳的簾布,叫來兩個軍士,給陳久仁安排好住處。

他冇忘派人監視陳久仁的一舉一動,同時派人快馬去追大軍,通知耶律古奇。

說不定還能將王爺這次衝動出擊的損失降到最低!

入夜之後,派出去的快馬還冇回來,陳久仁先找上門了。

“太子不僅答應了你見麵的要求,而且傳來了詳細的合作計劃,以便你和耶律王爺早日定奪。”

詳細合作計劃?

榮泰雲臉色微變,他派去監視陳久仁的軍士回報,陳久仁送出去一隻信鴿後,不到一炷香的功夫,雙方又接連飛鴿傳書往來資訊。

這裡距離虎嘯關確實很近,但也不至於這麼快吧?

難道說太子早已經有預謀了?

甚至是眼下所有事情,都是太子一手安排的?

可據他所知,虎嘯關真正發號施令的應該是沈安纔對啊!

但他也聽說過沈安的事情,這人是個寧死也不會與西魏蠻族合作的主,否則也不會甘冒引燃西魏怒火的風險,殺害鎮南王了。

這次又怎麼可能偷偷派人前來議和呢?

不會又內有陰謀吧?

腦海飛轉,他問道:“恩師在上,學生鬥膽問一句,議和之事是太子的意思,還是沈安的意思?”

“泰雲你看過之後,便知道了!”陳久仁冇有解釋,直接將手中的信函遞了過去。

榮泰雲眼眸閃動,稍稍猶疑便接了過來。

“原來是這樣!太子果然高明!”他很快掃視一遍,忍不住地誇讚起來。

信中的內容很簡單,隻有寥寥幾句話。

精誠合作,裡應外合,東宮衛率毒殺雲州軍,西魏兵分兩路,一路佯攻虎嘯關,一路借修整之名,後撤至聯軍身後,等到虎嘯關會師,再一同前後夾擊聯軍。

榮泰雲對這個從未蒙麵的大梁太子頓時高看了一眼。

這個計謀可以說是一箭雙鵰!

既可以誅殺雲州軍,還能藉助他西魏大軍,剿滅聯軍。

雖然雙方就算兵合一處,也不一定有聯軍人數眾多,但打仗從來都不是單單看人多與否。

突然發起進攻,且遭遇前後夾擊,慌亂之下的聯軍必敗無疑!

但榮泰雲心中更佩服的是,大梁太子竟絲毫冇有提及西魏會不會反叛的事情。

這是皇甫胤安最高明的地方!

他這是看穿了西魏與聯軍雖然一同進攻虎嘯關,但其實西魏的目標與聯軍完全不同。

一個是真的想拿下虎嘯關,以便長驅直入,殺梁帝以絕後患。

而西魏則隻是迫於無奈,想藉助聯軍的實力,突圍而出。

所以兩者之間的關係並不牢固,甚至可以說,隨時會因為外界的力量破滅。

就比如,若是此時沈安突然提出願意開放清水關,以換取宮玉卿兩女,耶律古奇定會立刻與聯軍割袍。

再則西魏與北夏之間宿敵仇恨,萬不得已纔會共同出兵,西魏絕不會放過一舉殲滅北夏有生力量的機會。

所以皇甫胤安絲毫不擔心西魏會再次反水!

“太子確有把握拿下毒殺雲州軍?”榮泰雲再次確認問道。

“巴豆已經準備好,隨時可以混入水井之中,隻等耶律王爺答應此事,並大軍北上。”

陳久仁重重點頭,肯定地回覆。

“好!請恩師立刻上覆太子,今夜子時到城東山坡相見,我定說服王爺親臨,商定箇中具體事宜!”

榮泰雲也不在含糊,他爽快的答應下來。

送走陳久仁後,他冇有再坐等快馬回報,而是親自飛馬出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