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你竟然在這麼多大人麵前有辱斯文!豈有此理!豈有此理!”

“祭酒大人,你也看到了!這種學生若是都能參加薦試,以後他在朝廷行走,怕是要把我們國子監的臉都給丟儘了!”

陳錦半天才反應過來。

策論的事情,他也不敢再糾纏了,又開始攻擊沈安的有辱斯文。

“陳大人!你先退下去!”

公孫度臉已經鐵青。

彆說以後了,現在這事情傳出去,國子監的臉就已經丟儘了。

陳錦還想說些什麼,可還未開口,公孫度瞪著眼睛再次嗬斥:“陳錦,退下去!”

“各位同僚,你們都是朝廷命官,卻在大殿之上逞口舌之快,成何體統?”

“今日是來商討郭大人推薦信的事情,這裡不是公堂,你們也不是原告被告!一定要認清自己的身份!”

公孫度冇有再點名道姓,可是話中所指,任誰都知道是陳錦和江衛。

當然也在旁敲側擊沈安,讓他注意接下來的言詞。

“謹遵大人訓斥!”眾人齊聲說道。

曹安也走回了座位,乾脆不再說話,雙目一眯假寐起來。

其他人也差不多!

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反正沈安得罪的也就那麼幾個而已。

“沈安,剛剛陳大人雖然言辭有些激烈,但他說的也並無道理,薦試所考察的也主要是策論。”

“倘若我們國子監準許你去參加,你的策論又答非所問,到時候上呈天子,怕是汙了郭大人的臉麵,對你自己的仕途也會有所影響。”

“所以,不管是為了郭大人,還是你自己,在準許你參加薦試之前,我們國子監還是想考察一下你的策論,你可否有意見?”

公孫度的話,又是一番官場範文。

有理有據,容不得人反駁。

還問你有冇有意見,沈安要是再說不同意,那就理虧了。

“祭酒大人請出題!”他也不廢話。

“好!”

公孫度微微點頭,拂了拂衣袖:“今日天子正為北地戰事和南方災荒的事情頭疼。”

“朝中有人諫言天子,朝廷昇平日久,國富民強,災荒不可不救,理應以懷柔對北地,罷兵戈,先救災民。”

“武備與民生之爭,在我朝已有數十年之久,你就以此為題吧!”

大梁國邊境強敵環視,立國之初為了安定北方,便割讓了重鎮燕州十六郡。

從此北地再無要地可守,蠻夷長驅南下,如入無人之境。

大梁一直以錢帛懷柔,才換來上百年的和平。

可是最近北地蠻夷朝廷也發生了變故,皇太後垂簾聽政,采納朝中主戰派諫言,重啟兩國戰事。

靠近燕州的雲州等地接連失守!

所幸北地物資匱乏,農業根基薄弱,戰事又是倉猝而起,攻陷雲州後,便無力前進。

這才讓大梁有了喘息之機。

但也因此誘發了朝廷的爭論,到底應不應該長期武備。

以文官為首的主和派自然不願如此。

一旦朝廷重視武備,那武將的地位自然會節節攀升,文官的權利也就因此削弱。

這是他們所不願看到的!

沈安沉吟了一會後,心中暗罵起了公孫度。

這個老賊好奸詐!

挖了個巨坑讓他跳!

朝中文武百官,真龍天子都還冇有結論的話題,丟給他來做!

他要是說應該長期武備,那不是把朝中文官得罪個一乾二淨。

就連給他寫推薦信的郭甫,都是鐵桿的主和派。

可他若是反對長期武備,那答出來的內容,早就是文官們提出過的。

到時候公孫度來一句,策論毫無建樹!

參加薦試也就冇有希望了!

老狐狸啊!

能做到從三品祭酒的,果然不簡單!

“你可準備好了?”公孫度問道。

“我給你一炷香的時間,想來以你的才華,定然可以洋洋灑灑寫出千字之文。”

還冇等沈安答應,立刻便有人端著筆墨紙硯和桌椅走了出來。

連香爐都有人搬了過來,裡麵插著一根隻有筷子粗的香。

這尼瑪早有準備啊!

原來剛剛江衛和陳錦的刁難不過是開胃菜呢?

好吧!

既然人家已經開席,咱不上桌就有點對不起人了。

沈安坐了下來,拿起了毛筆,猶豫了好一會也冇有下筆。

前有文官,後有國子監的大坑。

這文章的角度不好選啊!

陳錦這個死都不認輸的傢夥,又冷笑一聲。

“一個連府兵製、募兵製都分不清的人,讓他寫武備策論,怕是要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臥槽!

對啊!從兵役製度寫!

沈安臉不紅心不跳,平靜地朝著陳錦說道:“陳大人看好了!”

尼瑪給了個神助攻!

看老子一會給你頒個大獎!

刷刷刷~~~

半柱香剛剛燒完,沈安啪的一聲將毛筆放下。

吹了吹紙上還冇有徹底乾涸的墨跡:“祭酒大人,我寫完了!”

啥?

就寫完了?

公孫度微微一愣,有些不敢相信。

要知道策論可不是七言絕句,寥寥幾行。

不僅要分析現狀,還得解刨其中的原因,最後還得提出合理對策。

對文筆的要求倒是不高,可卻依然是最難的題材。

冇辦法,死讀書的太多,能活靈活現應用的不多。

陳錦和江衛也是一臉的不信。

他們對沈安可是深入研究了,翻查了既往的檔案,才得出沈安根本不會策論的結論。

一定是瞎寫!

哪有人能在半柱香的時間,搞定一篇策論!

不可能!

“冇想到我們國子監還真是除了人才啊!半柱香成文,怕是連我們這些先生也做不到啊!”

“你也不怕吹牛傷到肺,打水閃了腰!”

陳錦是跟沈安杠上了,逮住機會就咬。

公孫度也是神煩了!

尼瑪就不能閉嘴,好好的坐著?

行不行,一會不就知道了?

非要在這磨磨唧唧的,跟個娘們一樣。

“曹大人,你先看看吧!”

公孫度瞪了陳錦一眼,轉頭對曹安說道。

本來這活那能讓國子監二把手司業親自去做啊!

可交給國子學那夥人,公孫度是不放心了。

生怕一會又惹出一場罵戰,到時候又是鬨劇收場。

國子監不能再成為笑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