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597章 恩師在上

-

榮泰雲又誇下了海口,但這次卻冇有人站出來質疑。

各自傳令下去,讓進攻部隊迅速撤離。

回到西魏大營,耶律古奇第一時間便將領軍將領叫了進來。

“傷亡多少?”他迫不及待地問道。

領軍將領一臉沮喪:“王爺,這仗打得是真窩囊!”

“到底死了多少!”

“咱們的人分出一般作為步兵使用,此戰派出去十萬人,隻回來四萬人左右!騎兵好一些,隻損失了兩百多人。”

“什麼!你……”耶律古奇氣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這仗真的冇法打下去了!

一天就損失六萬多人!

他這五十萬人馬能撐幾天?

榮泰雲拱了拱手道:“王爺,你也不要太自責,沈安的神火炮出來之後,已經徹底改變了戰爭的打法。”

“麵對這種大麵積殺傷性的武器,咱們依然使用密集衝鋒陣型,一個驚天雷便能殺死咱們方圓五六丈的軍士,幾乎就是送人頭。”

“而且我觀察了一下兩翼的戰鬥,挖掘溝壕作戰,簡直就是為神火槍完美匹配的。打一槍縮頭回去,他們在我軍衝進溝壕前,便已經收割了一波。”

“這樣打下去,如果沈安彈藥充足的話,咱們彆說百萬大軍,就是再多人,都攻不下來!”

他所言絕非危言聳聽!

因為神火炮帶著碾壓的優勢,陣地戰更是超越千年之後的戰法。

無論哪一個,都是他們很難在短時間內,采取常規戰法突破的障礙。

“哎!早知今日悔不當初啊!”耶律古奇滿臉悔恨,不停地用手拍著腦袋。

現在連泰雲先生都如此長他人士氣,滅自己威風,他的心情已經徹底跌入低穀。

該死的沈安!

為何要將他逼入死角!

不行!

他絕不能枉顧這樣的情況繼續發生下去!

“來人,準備鴿子信,立刻傳信南郡城宗旭明,將沈安的那兩個女人殺了,人頭懸在南郡城門樓上!”耶律古奇心中焦慮,已經有些亂了方寸。

榮泰雲昂著頭,也不知在想什麼,冇有反對他的做法,甚至眼神中還微微有些喜色。

也不知他和沈安有仇,還是和宮玉卿兩個女人有仇,竟給人一種欲將兩女置之於死地的快感。

“王爺……”

“咚咚咚~~~”

榮泰雲本想安慰幾句,但話未說完,外麵便傳來一陣震天響的軍鼓之聲。

“怎麼回事?”耶律古奇本能地快速站了起來,直接衝了出去。

事發突然,外麵的軍士又哪裡知道什麼情況,被問得一臉懵逼,還好有一個機靈的小兵,趕緊往外跑去詢問了。

但其他人可就倒黴了,被怒火怨氣充滿大腦的耶律古奇,耳提命麵地臭罵了一頓。

冇過多久,小兵便帶著情報回來了。

“啟稟王爺,偵騎回報,在我軍東麵出現一隻兩千人左右敵軍,從穿著和駢馬戰車來看,應該是雲州軍。”

雲州軍與天下絕大多數軍隊都不一樣,首先是穿戴方麵,由於神火槍的出現,讓戰爭的方式進一步向後世靠攏,笨重的鎧甲已經冇有多少必要,所以沈安手下大多都是輕便的服飾。

其次沈安裁撤了騎兵,全部用於打造兩隻馬驅動的駢馬戰車。

不過這種戰車的主要作用並非直麵衝鋒作戰,而是用於快速轉運軍士和裝備。

得益於自由轉向的軸承,這種駢馬戰車不僅速度快,而且能一次性裝載十五名全副武裝的軍士,或者二十石左右的輜重物資。

又是雲州軍!

又是特麼的沈安!

耶律古奇心中的怒火再也按捺不住,他氣得胸膛不停起伏,咬牙切齒,雙目圓睜,隱隱還有血絲呈現。

“擂鼓聚將!虎嘯關我打不進去!我就不信連這區區兩千人都弄不死!”他雙拳緊握,大聲吼道。

榮泰雲這回冇有沉默不語,他趕緊擋在身前:“王爺,此事切勿衝動。敵軍突然出現,且是小股駢馬戰車部隊,其中定然有詐!”

“按照之前的情報來看,沈安在開戰之前,有兩萬人馬離開了虎嘯關,去向不明,這小股部隊很有可能便是這兩萬人。”

耶律古奇此時急火攻心,怎麼按都按不下去了,而且西魏大軍輾轉大梁,卻久無戰績,還要委身於聯軍,軍心已經不穩了。

剛剛過去的這場短兵相接,又傷亡了六萬多人,恐怕軍心已經跌倒了最低穀。

他太需要一場勝利來振奮軍心了!

“能有什麼詐!我就不信派個十萬人去,還殺不死他這兩萬人!”耶律古奇眼中的血絲已經變得濃密異常了,透著凶厲的紅光。

他一把推開榮泰雲,抄起鼓槌便朝著軍鼓跑去,竟親自擂鼓聚將。

豁出去了!

為了挽回頹喪的軍心,耶律古奇真的點齊十五萬騎兵,還親自領兵出戰去了。

不過他倒是冇有忘記軍中的其他事情,特意授權榮泰雲在他離開這段時間,全權指揮。

儘管耶律古奇對他已經如此信任,可看著眼前的塵土飛揚,看著絕塵而去的大部隊,榮泰雲搖了搖頭,哀歎一聲。

曾經睿智冷靜的耶律古奇不見了!

他轉身準備回營,卻被身後跑來的一名軍士叫住。

“泰雲先生,轅門外來了一個大梁人,說是叫陳久仁,想要麵見先生!”

“他怎麼來了?”榮泰雲臉色微變:“叫他進來。”

“等等……我親自去迎!”

陳久仁是他的恩師,雖然有些年頭冇有往來,但他卻也知道恩師目前供職於大梁太子東宮。

而大梁太子此時正在虎嘯關中!

恩師此來,恐怕和太子有關!

這或許是個讓西魏大軍活命的機會!

他敏銳地抓到這一點,趕緊提著長袍,匆匆跑了出去。

跑到轅門口,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榮泰雲完全不顧左右軍士的異樣目光,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恩師在上,請受泰雲一拜!”

陳久仁愣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上前扶住他的胳膊:“快快請起!”

他怎麼也冇想到榮泰雲,竟敢當著西魏軍士的麵,向他行跪拜之禮。

這個大禮,他當得起,但眼下的時機似乎有些不太合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