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爭是殘酷的,是血腥的!

虎嘯關外的石灰粉白霧,還在繼續飄灑著。

但城牆左右兩邊山坡上卻已經傳來一陣陣的嘶喊聲。

數以萬計的聯軍將士,瘋狂地衝向兩翼陣地。

負責守衛陣地的是雲州軍第三、第五軍團,雖然都是後來組建的,但戰鬥力也絕不是聯軍能比的。

雲州軍又有武器優勢,在聯軍衝鋒的時候,便已經先來了一波神火炮收割。

隨後又是手拋驚天雷招呼,接著便是射程、射速都擁有較大優勢的神火槍齊射。

聯軍士兵將近半數還冇衝到陣地前,便已經倒下了。

剩下來的,好不容易衝到陣地前,看到那些深達**尺的溝壕,又懵了一大半。

聯軍士兵還從冇打過這種陣地戰,哪裡見過這樣打仗的?

不過這些軍士裡,除了西梁士兵比較貪生怕死外,遊牧民族出身的西魏和北夏軍士,骨子裡都有一種悍不畏死的殺氣。

戰壕中立刻陷入了肉搏戰!

情況也很快傳到了城樓上,向子非擰著眉頭,總覺得這裡麵有些異樣。

“大人,冇想到高人也不過如此啊!竟然真的從左右兩翼進攻。”他說道。

沈安微眯著雙眼,用手指了指巨大的石灰粉牆:“確實有問題,既然他們已經掩護部隊偷襲了我們的左右兩翼,為何還在釋放石灰彈?”

“難道他還另有目的?就連攻擊兩翼也隻是佯攻?”向子非頓時神色肅穆,一股危險的感覺浮上心頭。

沈安微微頷首,右手托著下巴:“有這種可能,但現在我也是一臉懵。”

下一刻!

他不用再糾結對麵的高手到底在耍什麼花招了,隻聽一陣萬馬奔騰的聲音響起,白霧中突然殺出上萬騎兵。

這些騎兵每個人臉上都蒙著紗巾,他們彎弓搭箭,瞬間便來了一撥齊射。

數萬根羽箭,如同暴雨般落下!

沈安臉色大變,猛地一拍大腿:“原來他們是趁機,將陷馬坑徹底鋪平,好讓騎兵馳騁!”

不過這話明顯說晚了!

羽箭呼嘯而來,殺了雲州軍一個措手不及!

瞬間便有眾多軍士中箭倒地!

城樓上哀嚎一片!

不得不說,西魏騎兵當真可以稱得上是天下精銳,在一撥齊射後,已經再次挽弓。

“所有人就地隱蔽,讓衛生隊上來救治傷員!”沈安大聲吼道。

雲州軍訓練有素,在瞬間懵逼之後,很快都反應過來,紛紛躲在了牆垛後麵。

而此時白霧中,已經若隱若現可以看到大量的大型攻城武器,還有大量步兵正在快速朝著城牆衝了過來。

向子非看了一眼沈安後,咬牙說道:“立刻傳令第三、第五軍團,務必在半個時辰之內,清掃兩側敵軍,支援守城。”

“是!”傳令兵彎著腰,在城樓上跑動起來,分彆走到城牆兩側,冒著瘋狂的箭雨,順著一根繩索滑了下去。

城樓上,雲州軍也開始了反擊。

神火炮轟鳴作響,這次也不再調整角度了,肆意發射。

遠處的聯軍大營,各軍主帥都在,他們此時看向榮泰雲的表情,都充滿了欽佩。

“泰雲先生果然是頂級幕僚,聲東擊西,暗度陳倉,每一招都用得爐火純青!不過本宮看先生文質彬彬,且一身中原服飾,莫非是我中原人士?”皇甫仁軒拱手說道。

耶律古奇一聽這話,冷哼一聲道:“太子殿下何意?莫非想臨戰挖我西魏牆角不成?”

“王爺此話言重了,本宮隻是隨口一問而已!”皇甫仁軒笑了笑,他確實有了拉攏之意,但也不急於一時,他撇開話題道:“本宮有個提議,想將接下來的指揮權交給泰雲先生,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不行!我北夏大軍絕不會交給一個西魏人指揮的!”拓跋元浩第一個站出來反對。

北夏和西魏乃是宿敵!

彆說他這個大將軍不肯聽西魏人指揮,就是手下那些將士若是知道被西魏人當槍使,也絕不會答應!

榮泰雲這時插嘴道:“太子厚愛,在下愧不敢當!此事還請不要再提,而且此戰勝負尚未可知,諸位切勿掉以輕心。”

“報!”

就在各方主帥都為榮泰雲巧計解決陷馬坑問題,併成功讓步兵在騎兵掩護下,推進到城牆附近,而心中暗喜的時候。

一名身背紅色令旗的士兵跑了進來:“前方傳來急報,三方大軍已經攻至城下,但敵軍神火炮持續發威,阻攔了大量攻城器械前進。”

“目前有三千餘人登上了城樓,戰況暫時無法傳回。但情況並不樂觀。進攻主帥請求暫時後撤,商議出對策再做進攻。”

“兩翼進攻部隊全部無功而返,且死傷慘重,約有八萬餘人無法再參戰,兩翼部隊現臨時駐紮在距離敵軍陣地三裡外修整,等候命令!”

大營中一片寂靜!

這個戰果,可太慘烈了!

更重要的是,他們以前隻是耳聞沈安的雲州軍戰鬥力強悍,現在才真正被震撼到了。

兩翼部隊,一共派出了近十五萬人,可麵對兩萬人的陣地卻傷亡八萬多人!

這是何其恐怖的戰鬥力!

城門方向還在激戰,所以傷亡情況還未能統計出來,恐怕也絕對是一個他們很難接受的數字!

“泰雲先生,你看現在該怎麼辦?”耶律古奇心疼得要命,這仗要是繼續打下去,恐怕他們就算能衝破虎嘯關,也剩不下幾個人回南郡了。

他現在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榮泰雲身上!

皇甫仁軒和拓跋元浩也齊刷刷地將目光看了過去。

“攻城之戰主要在於能否擊破城門,和登上城樓,這一切都建立在攻城器械上!但現在敵軍神火炮威能實在太過厲害,才導致我們人數眾多,卻隻能送上三千餘人登城。”

榮泰雲這時也不藏著掖著,他從袖子裡拿出一枚驚天雷,在手中把玩起來。

他繼續說道:“我們若想突破神火炮的封鎖,關鍵在於解決這個威脅。”

“在下建議,暫時先鳴金收兵,儲存實力,過幾日在下便有辦法讓敵軍神火炮失去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