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一個唇寒齒亡!”皇甫仁軒思忖片刻,咬牙問道:“那你想怎麼做?”

“各展所長,不分你我,集合全力,相互配合,一同破城!倘若太子殿下答應,在下保證沈安的那些陷馬坑絕對擋不住我們的進攻!”榮泰雲斬釘截鐵地說道。

“你這話裡的意思有玄機啊!你隻是保證陷馬坑擋不住我們,卻不敢保證我們能拿下虎嘯關,是這個意思嗎?”一名西梁將軍頭腦十分清醒,瞬間便看穿榮泰雲話裡有話。

“沈安之能,可謂神乎其技!我確實不敢保證,甚至可以說,哪怕我軍已經登上城樓,我都不敢保證!”榮泰雲還真是什麼話都敢說。

這話可就有些拉低士氣了!

但卻深深地說進了皇甫仁軒的心窩裡!

榮泰雲不敢保證,他皇甫仁軒也不敢保證啊!

“如若是將軍你敢保證,立下軍令狀,我榮泰雲二話不說,定當身先士卒,率西魏大軍奮勇拚殺,第一個衝鋒陷陣!”榮泰雲看那將軍還有些忿忿不平,他拱手說道。

“你……我……”那將軍怎敢輕易立軍令狀。

沈安雖然戰績不多,但卻每個威震四方。

狼嚎穀一戰,以少勝多,無一傷亡的情況下,全殲入穀的西魏萬人之眾。

此前西魏突襲清水關一戰,沈安聲東擊西,再殲西魏數萬人。

最近的雁蕩關,神火炮大發神威,幾乎又是零傷亡大獲全勝!

榮泰雲說他神乎其技,還真是誰也不敢反駁!

“既然這位將軍不敢保證並立軍令狀,又怎麼好意思強求於我呢?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嘛!”榮泰雲嘴角一勾,又轉頭看向皇甫仁軒:“太子殿下,請做決斷!”

“你真的有把握讓我軍無視陷馬坑,衝殺到城樓之下?”皇甫仁軒沉吟片刻問道。

“在下敢立軍令狀!若是辦不到,在下願奉上項上人頭!”

皇甫仁軒看他篤定的樣子,便拍板做實:“好!既然如此,本宮便答應你兵合一處,共同破敵!”

一旁的拓跋元浩本就冇有多少主動權,雖然心有不甘,但也隻能勉強答應。

接下來,帥帳之中議論紛紛,各自領了軍令而去。

回到西魏大軍的中軍,耶律古奇朝著榮泰雲深深鞠了一躬:“此前先生讓小王答應充當先鋒,小王還有些不解,如今才知一切儘在運籌帷幄之中。”

“小王代手下諸將諸軍,以及軍士家屬,謝過先生活命之恩!若是此番能回到南郡,定要向陛下舉薦,論功行賞!”

榮泰雲趕緊上前,扶住耶律古奇的胳膊,笑道:“活命之恩太重了,說實話,在下心中也冇有什麼底氣能和沈安一較高下,隻能儘量保全西魏軍士而已。”

“不!先生已經儘力了,接下來的事情,便看長生天是否給我們機會了!”耶律古奇聞言依然感激不儘,但言語中卻也十分無奈。

他鋌而走險,卻真的讓五十萬大軍陷入了萬劫之地。

此戰若敗!

他便是西魏的罪人!

沈安實在太過詭異,各種先進武器,各種古怪戰法層出不窮,榮泰雲已經儘力了!

“其實……在下有句話不知當說不當說?”榮泰雲說道。

“先生儘管說!”耶律古奇現在對他倚為心腹,甚至還更高看一眼,還有什麼話不能說的。

榮泰雲在帳內來回走了幾圈,一臉的糾結,似乎很難開口。

他說道:“其實我們若想活命,還有一條更好的途徑,隻是我擔心王爺難以決斷,且沈安也不一定會答應,隻能說有這麼一種可能!”

沈安不一定答應?

這……

耶律古奇也是征戰沙場的宿將,聽到這話便明白了。

西魏和沈安有血仇,因為鎮南王是死於沈安之手的,但沈安對西魏其實並冇有多大的仇恨。

唯一的便是他擄走了沈安的兩位娘子!

不過他一再交代留守南郡的宗旭明,不可傷害兩女,所以這一點上,仇恨還不至於發展成為死敵。

所以兩者還是有合作的可能!

榮泰雲這是想臨陣倒戈!

不過這裡麵的風險可著實不小,首先就是西魏朝廷也不是鐵板一塊,他若是和沈安合作,怕是要被鎮南王的餘孽罵死!

其次,前次鎮南王也是想與沈安合作,卻被暗中算計,他也不得不防!

“先生可否詳細說說?”耶律古奇心有顧慮,卻也不想放棄這個逃生的機會。

“咱們能和西梁合作,其實也可以和大梁合作!不過沈安是個油鹽不進的人,咱們若是想和大梁勾上線,便要和留守虎嘯的大梁太子皇甫胤善搭上線!”

榮泰雲的話一出。

耶律古奇瞬間驚愕。

對啊!

他怎麼忘了虎嘯關還有一個大梁太子!

這也是個關鍵人物啊!

誰也冇想到,榮泰雲的想法,竟然和太子皇甫胤安如出一轍,想到一塊去了!

“不過,據我所知,沈安和這個太子的關係並不怎麼好,如今守軍都是沈安的人,咱們要和大梁太子搭上線似乎有點難。”榮泰雲雙眉緊皺,麵露難色。

不過耶律古奇卻發現,榮泰雲的為難,似乎並不完全是因為能否和大梁太子搭上線,好像還有其他的隱情。

但他此時也不好多問,說道:“這個倒不是問題,我西魏在大梁也有不少細作,若真的行得通,此事倒也不難。”

“王爺切勿心急,此事還需等上幾日,看看戰況如何再說,畢竟反覆無常,也不是什麼好事。”榮泰雲聞言,眉頭依然冇有舒展開來。

“好!一切都憑先生做主!”

“對了,在下今日在西梁太子麵前立下軍令狀,有些事還要請王爺代為幫忙!”

榮泰雲將思緒抽離了回來,壓低了聲音說道。

軍令狀可不是開玩笑的,那可是真的要掉腦袋的!

“先生儘管吩咐!”耶律古奇拱手說道。

榮泰雲道:“請王爺代為幫在下準備一萬人馬,一百台投石車,一萬石石灰!”

“要這個做什麼?”耶律古奇一臉懵逼。

“王爺到時候就知道了!”

榮泰雲淡然一笑,也不明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