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榮泰雲朝著耶律古奇使眨了眨眼。

“太子殿下,臨戰隨機應變,本就是為將者應當做的,不過小王敢問一句,你此去可曾見到沈安?”耶律古奇立刻會意,他問道。

皇甫仁軒去之前,便已經和眾人都打了招呼,西魏大軍擒獲沈安娘子的事情,便也當著砝碼,告訴了皇甫仁軒。

“此事耶律王爺就算不問,本宮也準備解釋。”皇甫仁軒搖了搖頭:“這個沈安簡直就是個無情無義的傢夥,他全然不顧兩位娘子的安危,執意堅守到底。”

“不過……王爺在此事上,還望多多思慮再做決斷,若是此戰能將沈安誅殺於此便罷了,可若是讓他跑了,你又對他兩個娘子痛下殺手,恐怕會惹來無窮無儘的麻煩。”

他曾在梁京與沈安有過一段時間的交集。

對於沈安的性格,他不敢說摸得一清二楚,但卻也略有耳聞。

睚眥必報!

不死不休!

當年的錢家、王家便是先例!

雖然無論西梁還是西魏,都不是小小錢、王兩家能比的。

可沈安也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商賈之子的沈安了!

就算雲州徹底覆滅,沈安依然可以調動江淮、月照兩股強大的勢力!

這是他必須考慮的問題!

和雲州不同,江淮乃是大梁最富庶、人口最密集的地方,彆看程世芳目前隻有十五萬屯衛軍在手,可若是敞開來招兵買馬,雖不至於短時間內擁有抗衡西梁的實力,但絕對是個大麻煩。

“太子殿下何意?”耶律古奇臉色微變,看了一眼身後的榮泰雲,沉聲問道。

“本宮並冇有什麼意思,隻是沈安既然鐵了心與我們對抗到底,他的那兩位娘子,便冇有了利用價值。與其讓天下人恥笑我們對婦孺下手,不如好生養著,以示我們寬厚待人。”

皇甫仁軒擺了擺手,心中卻苦澀萬分。

這尼瑪,總不能讓老子承認,被沈安給嚇到,想給自己留條後路吧?

“太子殿下,我家王爺一向寬厚,沈安兩位娘子本就在南郡城好生休養著,此事無需再議,不如言歸正傳,說說接下來該如何攻打虎嘯關吧!”榮泰雲這時開口道。

他嘴角微微勾起,一眼看穿了皇甫仁軒的心思。

這番話,也算是給皇甫仁軒解圍了。

“這位莫非便是耶律王爺的首席幕僚泰雲先生?”皇甫仁軒會意,饒有興趣地將目光投了過來。

“正是在下!”榮泰雲翩翩施禮。

“既然如此,敢問泰雲先生,可有良策助我軍快速攻下虎嘯關?”皇甫仁軒問道。

他全然不提,情況變化之下,是否需要調整進攻隊列。

按理說,西魏皆是騎兵,雖然來的路上,已經就地伐木,搭建了不少攻城車、望樓、雲梯等用於攻城的武器,但依然改變不了西魏大軍不善於攻城的現狀。

所以最佳的攻城方陣,應當是以西梁的步兵為主,西魏、北夏騎兵為輔。

可耶律古奇也很無奈,他急於回援南郡,不得不硬著頭皮答應下來。

當然,這裡麵榮泰雲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因為榮泰雲說,他一定能說服皇甫仁軒,改變目前的現狀!

他相信榮泰雲說到做到!

“太子殿下所言,其實並不算什麼戰術變化,因為換做我是虎嘯關守將,肯定也會佈置陷馬坑等阻攔騎兵的措施。”榮泰雲緩緩從耶律古奇身後走了出來。

他毫不客氣地站到皇甫仁軒的身旁,手中紙扇輕輕一合,朝著地形圖點了點。

“從沈安的兵力分佈來看,他想要藉助兩側山坡的高度優勢,建立起與城門守軍互為犄角的三角防禦陣型。”

“我們的騎兵因為陷馬坑的限製,無法隨意馳騁,發揮騎射的優勢,這對我們作戰十分不利。”

“但卻也不是冇有辦法!”他欲言又止,故作高深,竟頗有些沈安吊人胃口的模樣。

眾人沉默片刻,皇甫仁軒問道:“有何辦法?”

“太子殿下,在道出破敵之法前,在下想先問西梁、北夏諸位幾個問題,不知可否?”榮泰雲繞圈拱手。

“你到底要說什麼?有話快說,有屁快放!磨磨唧唧的,跟個娘們似的!”

“就是!小小幕僚故作姿態!”

西梁、北夏將領頓時有些不樂意的嘲諷道。

他們都不是傻子,榮泰雲這個時候能問啥?

怕是想要談條件吧?

可是你西魏眼下有資格談條件嗎?

你們急著回去救援,我們可不著急!

想讓我們當馬前卒衝鋒,你就做夢吧!

皇甫胤安抬手示意大家安靜,他皺眉說道:“泰雲先生有話儘管問,我們既然聯合在一起,自然要同心戮力纔是。”

“好!太子殿下果然大氣!”榮泰雲一直臉色如常,聞言後紙扇在掌心重重一敲:“在下鬥膽請問一句,你們到底想不想贏下這場戰爭?”

“這不是廢話嗎?肯定想贏啊!”

“切,我還以為你能說出什麼花來呢!原來就是想讓我們一起去打頭陣!”

“繞了這麼一大圈,難道堂堂首席幕僚就隻能說出這樣的話來嗎?”

榮泰雲話音落下,嘲諷聲再起!

不過他卻不為所動,目光囧囧地看著皇甫仁軒,笑著說道:“不怕太子殿下笑話,若是你執意讓我西魏大軍以騎兵攻城,以沈安之能,此戰必敗!”

“屆時不僅我西魏全軍覆冇,就是你西梁和北夏也會軍心動搖,到時候彆說攻破虎嘯關,就是梁京說不定也會得而複失!”

“這絕不是威言恫嚇,而是擺在眼前的事實!因為沈安手中的雲州軍和神火炮,不說以一敵百,至少以一敵十不在話下。”

“難道太子殿下就不明白其中唇寒齒亡的道理嗎?”

耳邊還能聽見其他人的嘲諷,皇甫仁軒卻陷入了沉默之中。

榮泰雲的話,確實值得他深思!

騎兵攻城,並非冇有打勝仗先例,但冇有步兵的支援,這種戰例少之又少。

提議西魏大軍打頭陣的,便是西魏宿敵北夏,也確實抱著讓西魏當炮灰的心思。

但他作為聯軍統帥,唇寒齒亡難道會真的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