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590章 擾亂軍心

-

虎嘯關外,皇甫仁軒一身白衣鎧甲,英姿勃發。

坐下戰馬小心翼翼地繞過陷馬坑,抵進城門口。

他雙眼四下張望,最後將目光看向了城樓上站立的兩人。

“沈大人,胤安堂兄,彆來無恙啊!”他抱拳說道。

話一開口,便是挑撥之意!

無論是先稱呼沈安,還是直呼皇甫胤安的名諱,並冠以堂兄後綴,都在赤果果的擺明態度。

他們已經占儘上風,西梁取代大梁已是大勢所趨。

你這個太子已經配不上太子的稱呼了!

地位甚至不如手握重兵的沈安!

皇甫胤安冇有立刻接話,他眼神中閃過一絲犀利殺氣,但很快收斂起來。

沉默了一小會,見沈安也冇有開口的意思,這才臉色如常的說道:“亂臣賊子,以下犯上,尊卑不分。”

“父皇已經下旨,將你們一家逐出宗廟,你我何來兄弟之稱?更無需這些虛情假意的問候。”

“你們如今背棄宗廟,倒行逆施,定會陷入萬劫不複之地,成為曆史恥辱柱上遺臭萬年,百姓唾罵的罪人!”

“本宮勸你一句,趁早回頭,父皇和天下人還能放你們父子一條生路,讓你們苟活終老。”

他說得硬氣,但少了些底氣。

冇錯,靖安王父子以刀兵同室操戈,就算憑藉著世家門閥的雄厚實力,登上九五帝位,在正統法理上,也很難得到天下人認可。

曆史上這樣的例子太多了!

戰功卓著,冠絕大唐的李二,在玄武門之變後,都得先讓李淵封他為太子,纔敢登基稱帝,為的便是在法理上占據製高點。

可即使如此,李二成為唐皇後,也引起天下之亂!

更不要說靖安王打著靖難的旗號,卻已經在趙郡迫不及待地登基。

雖然這背後有世家門閥的助推,但無論如何都難以輕易說服天下百姓,接受這個缺乏正統帝位的皇帝。

可事實如此又如何?

如今的西梁攜北地蠻夷之勢,以百萬之軍的兵鋒銳利,誰敢說什麼呢?

皇甫胤安的話,隻能是微言恫嚇!

果不其然,他等到的隻有諷刺!

“哈哈!”皇甫仁軒大笑起來。

他用手一指城樓,滿臉戲謔:“堂兄久居深宮,兩耳不聞窗外事就算了,怎麼連腦子都忘了麼?”

“殊不知,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天下乃是天下人的天下,不是你父皇一人的天下!”

“更何況我父皇也是高祖正統嫡係,你父皇當得,我父皇為何當不得?當日你父皇不就是用奸詐的手段,才奪得皇位的嗎?要說正統,你們纔不是正統!”

“至於百姓會不會唾罵我們,堂兄就更不要去擔天下之憂了!敢問一句,天下為何會大亂?”

“那是因為你們施政不善!才逼得天下諸侯揭竿而起,我父皇也是為了天下百姓才揮軍抗擊暴政的。”

“百姓難道會為了一個讓他們民生凋敝的朝廷,唾罵即將給他們帶來和平安定的西梁嗎?”

皇甫仁軒聲威震天,而且句句在理,聽起來煽動性極強。

特彆是故意問起如今天下大亂的起因,更將所有矛頭指向了梁帝這個“罪魁禍首”。

不過他的煽動言辭,可用錯了地方!

沈安無動於衷,雲州軍軍紀嚴明,更是仿若未聞。

但皇甫胤安卻麵如寒霜,顯然有些生氣了,所幸他現在的城府極深,倒也冇有動怒。

“沈安,本宮有些疲倦了,你問問他到底想做什麼?”他知道鬥嘴是鬥不過皇甫仁軒了。

可他身邊不是站著一個嘴炮王者嗎?

縱觀朝廷上下,文武百官,要說鬥嘴,誰能鬥得過牙尖嘴利的沈安?

“殿下既然疲倦,那就稍坐休息吧!”沈安欣然接下了這個任務。

他邁步向前,走到城牆旁邊,也不開口,靜靜地看著城下有些得意洋洋的皇甫仁軒。

“沈大人,終於肯出麵相見了嗎?”皇甫仁軒也看到了他開始主導這場口誅筆伐的戰鬥,可等了好一會,也冇見他說話,於是再次抱拳示意。

“城下可是皇甫仁軒?”沈安問道。

“正是!”

“哦,既然皇甫兄已經承認是臣下了,為何見到太子還不下馬跪拜呢?”沈安點了點頭,朗聲問道。

嗯?

城下?

臣下?

皇甫仁軒愣了一下,靠,特麼的沈安一上來就下套啊!

誰特麼承認是臣下了!

“沈大人,你我也算是故交,何必跟我咬文嚼字呢?”皇甫仁軒心中吐槽不已,可臉上還是風平如鏡。

“不不不,皇甫兄此話問題可太大了,我這怎麼叫咬文嚼字呢?我這就是挑明瞭看你不順眼啊!可惜你不夠聰明,這麼容易就入套了!”

沈安在城樓上連連擺手,諧謔的言辭流暢出口。

從開始下套,到現在挑明態度,他要做的便是徹底表明堅定抗擊逆賊的決心。

而且皇甫仁軒此來的目的,已經顯而易見了,說是來談判的,實則是來刺探軍情的。

順帶用言語譏諷的方式,用以擾亂大梁軍心!

所以即使皇甫胤安不讓他出手,沈安也已經做好了準備,要和皇甫仁軒鬥上一鬥。

還彆說,他簡單的幾句話,一下子便將坐在旁邊的皇甫胤安心情提高了不少。

尤其是那句“城下”,瞬間讓他有種揚眉吐氣的感覺!

對!

你個該死的皇甫仁軒,你就是我的臣下!

皇甫仁軒的臉卻有些繃不住了,冷笑問道:“嗬嗬,沈大人這是鐵了心要跟我們西梁朝廷不死不休嗎?”

“皇甫兄這話又錯了!”沈安伸出一根手指,朝著城樓下搖了搖。

“怎麼錯了?”皇甫仁軒問道。

沈安冇有立刻回話,隻見他突然伸手在牆垛上一拍,身子如同鴻雁一般,輕靈如羽,順著城牆飄然落下。

兩位皇甫太子,都冇想到他會突然露這麼一手。

一個被嚇得勒住馬韁,就要調轉馬頭逃跑,生怕沈安衝過來宰了他。

安坐城樓上的那個,也被嚇了一跳,還以為沈安想不開,趕緊起身,從牆垛缺口探出頭往下看去。

沈安卻像個冇事的人一樣,雙手拍了拍塵土:“我說皇甫兄,你大錯特錯了知道嗎?”

“我來給你數數!你洗耳恭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