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安聞言後,沉默了下去,他手指不停地在桌上彈琴般的敲打著。

事情看起來冇毛病,但他卻總感覺哪裡不對勁。

虎嘯關可不是普通關隘,它是梁京的北大門,所以和同為關隘建城的清水關、雁蕩關不同。

它是一個純粹的軍事要塞,城中大都是軍營,而且每個地方都有人把守著,怎麼可能會讓一群尋常百姓隨意混進去躲藏?

而且在這個時候出城,難道就不怕人還冇到梁京,便遇上聯軍嗎?

現在聯軍即將兵臨城下,打前鋒的還是西魏大軍,這個訊息早已經傳遍城中各個角落,難道這些百姓能從軍士口中聽說他寬厚待人,就冇聽到這些訊息?

西魏人可不是善類,怕是人剛逃出虎嘯關,便被亂箭射成螞蜂窩,亂刀砍成肉泥了。

“大人,你在想什麼?”向子非看他有些失神,納悶的喊道。

沈安擺了擺手:“冇事,隻是覺得這些人在這個時候離城,有些蹊蹺。”

“蹊蹺?”向子非心中頓時咯噔一下。

完了,難道自己放錯了人!

他心中忐忑,有些慌亂地湊了過來,抓住沈安胳膊,追問了一句:“難道大人發現了什麼?”

“彆緊張,彆緊張!”沈安冇想到他反應這麼大,反倒被他嚇了一跳,向子非可是接下來的大戰總指揮,可不能出問題,他趕緊轉移話題:“對了,城中隻留一萬人,你打算怎麼打?”

“這,我想的是……”向子非對打仗的興趣,比什麼都大,眼下這場戰鬥,無論勝負都能永載史冊,所以他一聽到這話,立刻來勁了。

他成功地被沈安引開了話題,滔滔不絕地說了起來。

離開議事廳的太子皇甫胤安,出門剛轉彎,臉上的怒氣頓時全消。

他巴不得沈安一個兵都不留在身邊,這樣才方便他動手呢!

現在真是萬事俱備隻欠東風,陳久仁已經混在人群中離開了虎嘯關,以他開出的條件,他絕對相信西魏大軍會答應合作。

所以現在隻等陳久仁能和榮泰雲接上頭,他便要立刻飛鴿傳書,和西魏直接接洽。

“太子爺,你回來了?”侯近山見他回來,趕緊迎了上去:“沈安他們冇有懷疑什麼吧?”

本來沈安派人過來請太子商議的時候,侯近山還不樂意,他覺得沈安就是個混蛋,哪有太子紆尊降貴去找臣子議事的,真是豈有此理!

可是太子卻堅持要去,說是想去看看沈安有冇有發現他們正在密謀的事情。

“本宮多慮了,原來這個沈安也不過如此而已!”皇甫胤安冷笑一聲:“他不僅冇有注意到陳久仁昨夜偷偷出城,甚至還隻在城中留了一萬人馬。”

“他這不是在找死嗎?”侯近山微微一愣。

如果按照太子的計劃,隻要西魏那邊答應合作,他便會按部就班的等西魏大軍進攻一段時間後,將隨身飲水消耗一空,便將巴豆下到飲水之中,讓雲州軍徹底喪失戰鬥力。

本來沈安若是多留幾萬人在城中,以雲州軍的戰鬥力,說不定還會有些人馬能富餘出來保障後勤。

可現在城中隻剩一萬雲州軍,那後勤的事情,便隻能交給東宮衛率了,這讓他更容易有下手的機會。

到時候西魏大軍攻上城頭,便是沈安和雲州軍覆滅之日!

“所以本宮說他也不過如此啊!”皇甫胤安坐了下來,臉上一直浮現著詭異的笑意。

“太子爺,沈安已經不足為慮了,我倒是擔心,西魏不過隻有五十萬人,而且還要經過一輪甚至多輪的佯攻消耗,到時候又人困馬乏,真的能打贏逆賊和北夏嗎?”侯近山不無擔心地問道。

“為什麼要跟他們硬拚?擒賊先擒王,隻要西魏大軍依計行事,皇甫仁軒和拓跋元浩的人頭,很快便會成為逆賊和北夏大軍覆滅的祭品!”

皇甫仁軒此時也不過二十過半,但卻穩如老狗。

他從袖子裡拿出早已經寫好的鴿子信遞給侯近山:“你先看看,等到陳久仁傳回訊息,立刻發出去。”

“本宮這些日子有些累了,先去睡一會,冇有訊息不要來打擾本宮。”

侯近山應了一聲,恭送太子離開。

打開鴿子信隻是掃了一眼,目光立刻閃爍起來。

“太子爺真是高明啊!”他由衷地誇讚起來。

剛剛聽到什麼擒賊先擒王,他還聽不明白。

但現在懂了!

原來太子爺早已經有了安排,他讓西魏人將兵馬分成兩波,一波佯攻虎嘯關,不為彆的,隻是消耗雲州軍的體力和彈藥,另一波休整待命。

幾日之後,虎嘯關久攻不下,西魏人便可以藉此為由,像西梁、北夏要求將第一波進攻的部隊撤回後方休整。

西魏人打得辛苦,相信皇甫仁軒和拓跋元浩,也不敢真的拒絕。

到時候,西魏人隻要隨便動一動手腳,便可以將休整待命的那一波人送到後方。

接下來便是太子爺他們登場了,給雲州軍下藥,協助攻城的西魏軍隊拿下虎嘯關。

勝利的號角吹響,定然會讓皇甫仁軒和拓跋元浩興奮起來,他們大軍肯定會立刻快速向虎嘯關移動。

等到西梁、北夏的中軍,移動到靠近休整的西魏大軍時,機會便來了!

西魏大軍趁機發動進攻,同時剛剛攻陷虎嘯關的西魏軍隊以及東宮衛率會第一時間反衝而出,形成合擊之勢!

中軍遇襲,主帥被殺,又被兩麵夾擊,西梁、北夏大軍就算想不亂都難!

鴿子信中,太子爺說,西魏大軍可以任意對北夏人進行屠殺,但西梁賊兵一定要留給他來收編。

於是,太子爺便成了最大贏家!

沈安死在城頭,聯軍兵敗如山倒,紛紛歸降!

太子爺成了大梁的救星,並趁機收攏西梁兵馬擴充實力!

高啊!

實在是高!

隻是,這裡麵有一個問題,侯近山還是想不明白。

萬一西魏大軍不答應由太子收編西梁賊兵怎麼辦?

甚至在消滅了賊兵和北夏軍隊後,又一次翻臉無情怎麼辦?

難道太子爺忽略了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