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562章 戰雲詭秘

-

“微臣願以全家老小立軍令狀!”

耶律古奇賭上了全家性命,而耶律阿保也冇有讓他失望。

十六衛半數歸入他的麾下,連拱衛大都的衛所精銳金吾衛都任其調遣。

耶律阿保也賭上了國運!

“好!孤王封你為安南大元帥,帥府隨軍安置,賜尚方斬馬劍,調遣南郡守軍,及左右金吾衛、左右龍武衛、左右豹韜衛、左右威衛九路大軍三日後開拔。”

“聖旨即刻下達,不聽號令者!皇叔可不經奏請,便宜行事。”

耶律古奇聞言,拜倒在地。

“微臣定不負聖恩,拿下梁京,生擒梁帝!”

“為表死誌,微臣將攜家中所有子嗣隨行,勝則同恩,敗則同死!”

龍朔城。

沈安十分難得的穿上了一身甲冑。

他目光冷峻地站在城樓之上,遠眺著西南方向。

孫耀陽已經傳來了第一手線報,北夏大軍突然出現,如今已駐紮在距離他不過五十裡外的地方。

他的身後站著英姿颯爽,同樣一身輕便戎裝的青羽,還有秀眉深鎖,眼神卻有些怨恨自己幫不上相公的宮玉卿。

“山雨欲來風滿樓,黑雲壓城城欲摧!”

“玉卿、青羽,我之前說讓你們也去月照避一避,你們考慮得怎麼樣?”

沈安沉聲說道。

他其實心中已經有了答案,否則青羽也不會戎裝上陣。

“相公,你我三人從成親那日起,便已經三人一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宮玉卿咬著紅唇說道:“就是死,我們也要和相公死在一起。”

說完,宮玉卿忽然手撫著胸口,連聲作嘔起來。

“玉卿,你……”沈安後世在電視上,看過數之不儘的類似畫麵。

懷孕了嗎?

這本是一件能讓他狂喜的事情,但此時的他,卻一點也笑不出來。

時機不對啊!

眼下戰雲詭秘,龍朔城能不能保住,他都不敢說。

如若真到了城破的一天,他便要麵臨艱難的抉擇,是為了妻兒被迫選擇投降,還是眼睜睜看著從未蒙麵的孩子,慘死在敵軍的屠刀之下?

可是不對啊!

他深知雲州乃是水火之地,所以每次和兩位娘子羞羞的時候,都用了羊腸衣做保護的。

怎麼會懷孕呢?

而且這個年代的羊腸衣質量遠不如後世的套套,可也不算差了,再者說,他每次可都是用好幾層呢!

他絕冇有懷疑宮玉卿的意思,隻是覺得能撞上這樣的小概率事件,實在有些太幸運了!

要是大梁也有福利彩票的話,他保證立馬去買上一兩注!

“冇事!我就是偶感風寒,已經讓江文清把過脈了,吃幾服藥就無事了!”

宮玉卿的話,把滿頭思緒的沈安一下子給拉了回來。

本來焦慮的神色,瞬間變成了尷尬!

想多了!

想多了!

哪個編劇寫的電視劇?

噁心就是懷孕!

都是騙人的!

“這樣啊!那……那,青羽,你趕緊陪玉卿先回府休息,城樓上風大,有點冷!”沈安結結巴巴地說道。

宮玉卿和青羽抬頭看了一眼當空的烈日,再看看城外田地裡紋絲不動的樹木禾苗。

兩人對視了一眼,臉上同時露出疑惑的神色。

“相公,你冇事吧?”青羽伸手在沈安額頭上摸了摸:“不會生病了吧?”

宮玉卿也不由得擔心起來,俏臉緊張地說道:“相公,自從你察覺北夏可能會進攻之後,已經幾天冇有好好休息了,要不你陪我回去睡一覺吧?”

“冇事冇事!我隻是剛剛有些愣神了!”沈安訕笑一聲:“我以前聽老人說,女人懷孕會噁心想吐,我以為你有了。”

踢了一個烏龍球!

好生尷尬!

不過當著自己女人,冇必要遮掩什麼,誤會了就誤會了唄!

宮玉卿本還想勸上一句,聽到這話臉色羞紅到脖頸深處,嬌怒地錘向他胸口:“這都什麼時候了,還胡說八道!”

但接下來她卻突然咬了咬牙,話鋒一轉:“不過,如果我今日真的有了,我一定會選擇離開,去往月照,為你留下血脈!”

沈安心中一動,厚實的臂彎,將兩女攬進懷裡。

都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兩個娘子卻都願意為他冒險留下,這已經讓沈安感動得一塌糊塗了。

宮玉卿的話,更是瞬間讓他破防!

有妻如此,夫複何求?

突然他的雙手化掌,在兩女脖頸上用力一敲,隨後手指在她們背部幾處睡穴連點。

他深情地看了一眼暈倒在懷裡的兩張俏臉,神色堅毅地叫來負責照顧她們的府衙女工。

“你們馬上扶兩位夫人回府!”

“讓李二狗派人將她們秘密送往代州碼頭,從海路送往月照!”

女工聞令而動,很快消失在城樓。

沈安走到城樓另一側,看著馬車快速駛向城北,用低不可聞的聲音呢喃。

“你們為我考慮,我又豈能將你們置於危險之地?”

“我發誓,一定活著回來見你們!”

隻是他卻不知,這次的良苦用心,差點斷送了兩位嬌妻的性命。

此事也將成為推動大梁曆史發生轉變的最大轉折點!

就在李二狗派出上百心腹護送宮玉卿兩人剛剛進入清水關時,城內突然傳來驚天動地的鳴鑼示警。

西魏大軍突然出現在清水關外,並且二話不說,直接發動了進攻。

守軍第一時間關閉了兩道城門,封鎖了進出道路,鳴鑼的目的除了示警,還是在通知城內所有男丁,上城牆協防。

因為代州屯衛軍僅有五萬人駐守清水關,大部在城外二十餘裡的營寨負責屯田。

事發突然,歐陽鬆柏已經命人出城傳信,但一時間哪有這麼快能趕來支援。

驚天的鳴鑼,冇把宮玉卿兩人從昏睡中驚醒,卻讓負責護送的丐幫頭領徐鐵牛急得滿頭大汗。

“你們兩個,前麵探路,先找一個客棧,其他人加快腳步把夫人安頓好!”

可他話音剛落,便見一群軍士迎頭而來,看到他們上百號男丁,豈會放過。

“你們要去哪裡?冇有聽到城中鳴鑼告示嗎?所有十二歲以上男丁不管老幼,統統上西城牆守城!”一個千夫長大聲喝道,同時右手一抬。

他身後那群軍士立刻虎視眈眈,有長槍,有大刀,還有些手持神火槍,凶神惡煞地看著徐鐵牛等人。

丐幫弟子也都是一群被沈安訓練得嗷嗷叫,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一看這情形,都蠢蠢欲動。

還好徐鐵牛不是個莽夫,雙眼瞪了一圈,壓製住手下,隨後抱拳說道。

“軍爺!我們是……”

“廢話少說!今天你就算是爹孃死了,也得先上城守城!”那千夫長暴喝打斷了他的話,耳提命麵:“不停號令者,以奸細論處,殺無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