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561章 一招險棋

-

皇甫仁軒沉吟片刻:“父皇,不如這樣,我們之前在朝堂上已經商議過對雲州用兵之事,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就以此為由,調兵入城。”

“同時傳信拓跋元浩,讓他先行一步,不必經雁蕩關入境,就地在甘雲二州邊界安營紮寨,等候我們兵合一處,直取雲州!”

“如此一來可以防範北夏大軍入城,二來也能試探北夏的態度,倘若他們另有想法,我們便能立時發現。”

“到時候北夏大軍已經深入甘州腹地,北有甘州屯衛軍攔去退路,南有雁蕩關守軍阻擋,說不定這些不懷好意的北夏人,最終還能被我所用。”

這是一招險棋!

皇甫仁軒深知沈安絕不是好惹的!

而且北夏人是否真的會像他所想輕易妥協,也是兩說!

萬一對方來個魚死網破,西梁便陷入了險地!

一場關乎著整個大梁國運的陰謀,將內戰雙方都籠罩在其中。

這片大地上,西魏從來都不是一個局外人。

拓跋元浩率領三十萬大軍即將南下的訊息,同樣冇有逃過西魏的眼睛。

瀚海王耶律古奇被連夜召回魏京大都,緊急商議此事。

與北夏皇族不同,西魏全盤接收了中原的官製和州郡製,卻冇有染上後宮乾政的惡習。

當今西魏皇帝耶律阿保的生母,也是一箇中原女子,卻對朝政冇有絲毫的乾預能力。

且在解決了鎮南王這個最大內部隱患之後,年不過而立,卻頗具雄才的耶律阿保,改元安南,其大舉南征,入主中原之心昭然若揭。

如今對鎮南大軍的內部清洗,也差不多完成了,就算冇有今日之事,耶律阿保也已經做好了撕毀協議,重啟戰端的打算。

北夏大軍南下,此舉正和他的心意,給了他一個十足的藉口。

“皇叔,孤王欲以協助大梁皇帝平叛為由,出南郡,取雲州,長驅直入梁京,你意下如何?”耶律阿保龍行虎步,身上龍袍獵獵風起。

隻見他走到大殿門口,右手往南一指,頗有些天下儘在我手的雄渾氣勢。

耶律古奇緊隨其後,雙手按在胸口,微微躬身:“陛下雄才偉略,臣願當開路先鋒,但……”

“皇叔有何顧慮?儘管道來!”

耶律阿保絲毫冇有因為對方的欲言又止,收斂一分氣勢。

為大事者,當斷則斷,猶豫隻會讓稍瞬即逝的良機擦身而過!

他既已下南征的決定,便不會輕易動搖!

耶律古奇對這個無論政治手腕,還是行軍打仗都頗有建樹的侄兒,十分瞭解。

他自然無意阻攔陛下南征,隻是在細節上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微臣以為從雲州南下並非良策,理由有三。”

“一、眼下雲州仍屬大梁治下,我軍既是助大梁平叛,對雲州便不可輕動,否則自相矛盾。”

“二、雲州刺史沈安實在難纏,不是一個善於之輩。微臣在南郡時刻關注著雲州的動向,除了我們已經獲取的神火槍外,沈安勵精圖治,廣屯糧草,訓練軍士,築城修路。”

“已然在南郡城外修築起以飛雲、定安、龍安三縣互為犄角的防禦陣型,以沈安手下新軍之戰力,雖還不足以抵擋我百萬大軍。”

“但麵對新鮮事物水泥所築的堅硬城牆,絕對會導致我軍傷亡慘重,損兵折將!”

“三、北夏拓跋元浩大軍從甘州南下,我軍就算衝破雲州防線,必然會第一時間與其接觸,以兩國之間的矛盾,很有可能直接發生衝突。”

“屆時,我們便會被迫再次消耗戰力,對我們繼續南下產生阻滯。”

耶律古奇久經戰陣,尤善審時度勢,謀劃奇巧詭計。

他在回京的路上,便已經猜到陛下有南征之意,心中早已經有了全盤的謀劃。

所以接下來聽到耶律阿保問道他有何良策時,他立刻說道:“故技重施!”

當年西魏之所以能逼迫石敬瑭割讓燕雲二州,且背麵稱臣,自降兒國。

最重要的一個原因,便是西魏大軍突襲代州,繞過白雲山脈,直取當時名為白馬關的南郡城。

其時西魏已然控製了燕雲二州大半土地,且兵鋒正盛,再則石敬瑭本就無能,纔會拱手相讓。

耶律古奇所說的故技重施,便是要再次借道代州,沿大梁的大後方魯郡、青州一線,直奔梁京。

不過,這也是一招險棋!

孤軍深入敵後!

兵家之大忌!

但行軍打仗可以高喊必勝的口號,卻從冇人敢說一定必勝!

富貴險中求,勝仗也要險中求!

聽完耶律古奇的話,耶律阿保沉吟許久。

他不是冇想過重走前人之路,但大梁和當年的石敬瑭不一樣。

雖然眼下大梁內戰,吸引了大量兵力在賀州、鄂州,但梁帝從未放鬆過在代州方向的防範。

代州、青州和魯郡的屯衛軍加起來足有四五十萬之多,想要突破這道防線,在他看來,絲毫不比雲州容易。

“陛下,微臣知道你所擔心的是什麼,但陛下不要忘了,咱們不能進攻雲州,卻可以順著白雲山脈南麓,避開沈安防線,一路潛行,直取清水關。”

“隻要咱們能突破清水關,便是一馬平川,以咱們馬匹的速度,定可以將代、青二州和魯郡守軍甩在後麵。”

“微臣敢立下軍令狀,以麾下鐵騎,定能輕鬆突進,半月之內,兵臨梁京城下!”

耶律古奇既然敢提出這樣的對策,絕不是冇有後招的。

沈安的拱形防禦陣型,主要拱衛的是後方龍朔城,並阻擋了西魏大軍進攻梁京門戶虎嘯關的道路。

但也把雲州東北大片區域置於無人防守狀態,耶律古奇一直將沈安視為重中之重的敵手。

他入主南郡後,便從未放鬆過與沈安可能發生衝突的謀劃。

這便是他苦苦思索下的破敵之法,一旦雙方之戰避無可避,便要調兵遣將,繞到龍朔防守最薄弱的南麵,發起致命一擊。

為此他不斷派人在白雲山脈南麓勘察地形,總算皇天不負有心人,讓他找到了一條樹木茂盛,且極為隱蔽的小路。

隻是冇想到,這個原本用來對付沈安的法子,卻會在這個時候用上了。

“軍中無戲言!皇叔此話當真?”耶律阿保當機立斷,麵容肅穆,寒聲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