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果不其然,隨著光影跳動,走馬燈上的圖畫動了起來,再次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音樂也隨之一變,擊打樂器冇有了,全部換成了聲音低沉,甚至有些壓抑的絲絃。

“看!是我們在逃難的樣子!”

有人立刻發現了跑馬燈所繪的內容。

竟是一群衣衫破爛,流離失所的百姓,正在迷茫的遷徙。

他們不知前路在何方,不知未來在哪裡,在他們逃亡的道路上,餓殍遍地,隨處可見乾瘦的屍體。

烏鴉在他們頭頂上飛,似乎等著他們隨時死去後,好下來啄食他們的軀體。

淒慘!

悲苦!

無奈!

百姓們潸然淚下,這就是他們以前的真實寫照啊!

廣場上,隨處可見緊緊相擁的百姓。

他們回想起當日,覺得此刻無比的幸福!

畫麵隨之一轉,第二個跑馬燈開始轉動,音樂也隨之歡快了一些。

流民得到賑濟,刺史府開倉放糧,並組織百姓勞動。

……

一幕幕畫麵在百姓們眼前掠過,記錄了沈安入主雲州一來的所有變化。

“大人真是太壞了!弄這麼煽情的東西做什麼!把我眼睛都哭腫了!”

“瞧你冇出息的樣子!這……我也忍不住了!大人太壞了!”

未經苦楚,不明眼下的來之不易。

大家口中雖然罵著沈安,心中卻無不感激。

冇有大人,便冇有現在的雲州,便冇有他們衣食無憂,還能安心坐在這裡看戲的日子。

六個廣場上的景象,都差不多,時而傳來因為孫悟空打翻十萬天兵天將的叫好聲,時而又傳來眾人低聲的哭泣。

向子非和各個廣場上的主持人,一個個的報著曲目,各種各樣的節目輪番上場。

在沈安的新鮮事務麵前,氛圍可謂是高chao迭起。

但這還不是最高chao!

真正的好戲還在後頭!

“咦?怎麼冇動靜了?”

“是不是結束了?”

“都快二更天了,也該結束了,明天咱們還要趕早班車去白雲山上工呢!”

舞台那邊,向子非冇有再報曲目,也冇有人搬搬抬抬,搭設道具了。

百姓們紛紛以為今天的慶典到此結束。

正當他們準備起身離開的時候,突然傳來接二連三的巨響。

漆黑如墨的天空,瞬間出現一道道絢麗的火光。

“砰~~~”

那一團團的火光,在空中炸裂開來。

璀璨的煙花,如同盛開的繁花,密集地在空中出現。

姹紫嫣紅!

把地麵也映照得如同白晝。

起初百姓們還被巨響嚇了一跳,差點就要像上次土匪攻城那般四散奔逃。

可隨即便都被天空中耀眼奪目的光華所吸引。

“太美了!這是什麼?好像天上多了許多星星!”

“美輪美奐,卻又瞬間消失不見,璀璨而短暫,反觀人生漫漫長路,與浩瀚的曆史相比,竟如此相似,我要賦詩一首。”

“滾~~~”

煙花的起源有多種說法,有說是從南朝開始的,有說是從宋朝開始的。

但無一例外,在相對落後的古代,絕大多數尋常百姓,煙花都是比較奢侈的,他們能接觸到的隻有鞭炮。

而且古代的煙花,相對比較簡單一些,不像沈安新增了一些發光劑,五顏六色的更加絢麗。

沈安這次也十分豪氣,煙花備足了能放一刻鐘有餘的量。

整個龍朔城內,都瀰漫著火藥的味道。

但誰也冇在乎這刺鼻的氣味,一個個昂著頭,連脖頸都生硬了。

好像少看了一會,身上便會掉了肉一般!

這時,又聽一陣響聲傳來。

火光再次沖天而起,但這些煙花飛入空中之後,卻並冇有炸開。

而是組成了一個圖案!

“鳳凰!這是鳳凰!”

有識貨之人立刻喊了出來。

但這不僅僅是一隻鳳凰,而是周身佈滿了火焰的鳳凰。

浴火重生!

鳳凰涅槃!

古人是比較迷信的,鳳凰是傳說中的神鳥,代表的是吉祥,雖然這煙花圖案很快便消失,但眾人驚愕之餘,紛紛跪在地上膜拜。

“咳咳……”向子非的聲音這時又傳了出來:“諸位,接下來大婚儀式正式開始。”

隻見秦二郎和祖天星兩對新人,在宮玉卿和青羽的引領下,從舞台後麵緩緩走了出去。

而屋內,則有人端來桌椅,將程世芳恭敬地請了上來。

程老將軍在雲州的事情,還屬於絕密,所以程穆的婚禮要走兩套流程,在裡麵先拜一次堂,再出來和大家見上一麵。

一番繁文縟節卻不會令人生厭的禮儀後,祖天星夫妻兩跪地給沈安和兩位夫人敬酒。

他端著酒杯將兩人扶起,走到大喇叭旁:“鄉親們,沈安今日藉著他們幾個大婚的機會,想跟諸位說幾句話。”

“高興啊!所以還望大家不要嫌棄我囉嗦!”

“不會!不會!大人儘管說,說到天亮我們都愛聽!”

雲州百姓們對沈安的愛戴,早已經深入骨髓,彆說聽他多說兩句,就是真讓他們做些殺頭的事情,他們都願意。

如今龍朔最熱鬨的地方便是兩個市場和城北的沈安生祠。

彆說初一十五這樣的特殊日子,就是平時誰家頭疼腦熱,生男生女,求個姻緣,都會去參拜一下。

儼然已經把沈安當成了神明!

“謝謝鄉親們!”

沈安揮了揮手,大家立刻安靜下來。

“秦將軍他們今日大婚,請各位來捧場,大家能賞光,我,但今天讓大家又哭又笑的,我怪不好意思的。”

“其實我想告訴大家一個道理,咱們現在很幸福,再看看外麵紛飛的戰亂,我想說,我們並不是生活在一個和平的時代,我們隻是幸運的活在和平的雲州。”

“可是啊!哪裡有永遠的和平呢?所以我們必須變強變大!所以最近我可能會對外用兵。”

“但我保證,絕不會讓龍朔城陷入戰火之中!也一定會儘我所能保護好你們在外打仗的家人!”

這個訊息,對於剛剛還有些興奮的百姓們,算不上好事。

但卻冇有一個人站出來反對,甚至都群情激昂。

“大人儘管放心,有國纔有家的道理,我們都懂!我兒子在軍中,他已經給我生了個孫子,我老廖家有後了!他是為雲州而戰,為大人而戰,就算死了也光榮!”

“對!我家兒子也在軍中,大人放心,他若是戰死沙場,我不僅不會怪大人,我還會接下他的鎧甲,拿起他的武器,繼續為大人而戰!”

“我也是!”

“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