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是啊!大人你還是彆折騰,明天就是程穆他們大婚,咱們還是趕緊回去辦正事吧!”

“對呀,對呀!還是趕緊回去吧!”

眾口一詞,大家都覺得沈安弄的這神火炮,似乎冇有多大的作用,反而有些浪費。

“啥神火槍啊!我這叫炮,懂不懂!炮!”

沈安白了他們一眼,也不多說廢話。

他繼續乾著自己的活,又從地上撿起一些驚天雷,將之前拆下來的引線綁在後麵。

本來五六秒便會爆炸的驚天雷,接長引線後,估計得要十幾秒才行。

這又是乾什麼?

要知道驚天雷目前的引線長度,是幾經改良後形成的最佳標準。

絕大部分軍士在經過訓練之後,都能在點火丟出後,在敵人麵前爆炸。

加這麼長的引線,難道說神火炮可以把驚天雷丟出去三四倍遠?

如果真的可以這樣,那還挺有意義的!

其實眾人在此之前,也研究過能否通過加長引線,換用弓弩等方式,替代人手投擲,以換取更遠的距離。

但最後都被否定了,因為驚天雷相對羽箭而言,有些重了,用弓很難射出去,甚至還不如人手投擲。

而用床弩的話,確實可以發射得更遠,可床弩實在太大,並不適合野戰,便也被擱置了。

他們紛紛看向箱體後麵如同床弩一般的構件,或許大人已經在之前的基礎上,有了新的解決方法!

可是……這些孔洞,不是神火槍的槍管嗎?

根本放不下驚天雷啊!

大家都沉默不語,安靜地看著依然冇停手的沈安。

隻見他伸手在槍管的地方用力拉拽了一下,那黑洞的管子竟然被他拔了下來。

準確的說,應該是拔下來一截,並不是神火槍用的鐵管,而是竹子所製,或者說是半截封閉的竹筒。

在其後麵還有一根纖細的竹條,沈安將驚天雷的握柄插進竹筒中,正好合適。

再把長長的引線纏在竹條上,不過沈安接的有點長,所以最後還有很大的一截吊在下麵。

最後沈安將竹筒重新塞回了炮管中,走到箱體後麵,用力將床弩的機簧拉到最大。

“各位看官!都把眼睛睜大點!”隨著一聲落下,沈安扣動扳機。

床弩發出一聲清脆的弓絃聲後,眾人便聽見一陣石頭摩擦的聲音。

但這兩個聲音和接下來的巨響相比,幾乎不值一提!

砰,爆炸的巨響隨之而來。

箱體猛地一震,但沈安還好已經做足了準備,所以僅此而已,便停了下來。

可接下來的一幕,卻把所有人都再次震驚在當場!

他們似乎看到了詭異的事情,眼睛睜得老大,紛紛昂著頭朝天空看去。

在他們的視線中,那枚驚天雷,如同閃電般劃破天空。

速度比起人手投擲快得不是一點半點,轉瞬之間已經飛出五六十丈。

不,他們目測已經判斷不出了!

因為驚天雷飛到最高處後,又以拋物線的方式,依然在快速前進。

很快,除了幾個視力極佳的人,大多數已經看不到發射出去的驚天雷了。

說來話長,其實整個過程不過短短的十幾秒鐘,隨後便聽遠處傳來一聲爆炸。

從聲音判斷來看,竟好像已經在兩三裡之外!

“走,都跟我去看看情況!”沈安也有些興奮起來。

他在實驗室內,除了這個成品的神火炮之外,做驗證的隻是一個小型的樣品。

眼前的這個距離,至少超過兩裡,雖然和他粗略估計的並冇有多大出入,但也讓他興奮不已。

這效果非常不錯了!

足以彌補神火槍在射程的弱勢!

但是否真的能成為大殺器,那就還要看最後爆炸的情況了。

這包括落點的精準度是否達標,以及驚天雷是否能在落入人群中或上空才爆炸。

沈安抬腿就跑,但冇跑去多遠,便發現了異樣。

臥槽!

身後這群人都冇動!

傻愣愣地看著遠處,似乎還未回過神來!

這也不奇怪,神火炮的射程實在超乎了他們的想象。

要知道當下最遠程的攻城武器——投石車,也就隻能達到射程兩裡左右。

雖然神火炮的威力還不清楚,但估計是比不上重達幾十斤的巨石。

但和投石車相比,神火炮的優勢就太明顯了!

一來驚天雷本就不是用來摧毀城池的,是用於殺傷敵人有生力量的,所以在威力方麵根本不需要過多考慮。

二來神火炮的便攜性,可不是投石車能比的!

就算剛剛沈安一番操作說起來複雜,但那都是他一個人忙活,若是用一個班操作一台的話,效率必然可以大大提升。

“靠!你們乾嘛呢?趕緊走啊!”沈安回頭大聲吼了一句。

這才把那些人的魂給叫回來了!

向子非對軍事是最敏感的,他立刻追了上去:“大人,你這東西準確度如何?”

他一下子便問到了點子上,打得遠不一定有用,打的又準又遠纔有實戰效果。

“還不知道,所以要過去看看!”其實沈安對於準確度,並冇有太高的期待。

畢竟他不懂什麼叫彈道,而且這玩意兒還太簡陋了,精度方麵有很大的提高空間。

不過他並不太在意這個,因為剛剛試驗的隻是一枚驚天雷。

如果十六個發射管全部裝上的話,再擺上一排神火炮,便能形成大麵積的覆蓋。

這樣的話,精度差一些也沒關係了!

祖天星和馮靜也緊跟了過來,他們的問題就比較學術了。

“師父,你是利用床弩的彈力,將驚天雷發射出去的嗎?”祖天星問道。

馮靜還冇等沈安開口,便否決這個說法:“明顯不是,你冇注意到床弩激發之後的爆炸了嗎?”

“我想師父肯定隻是用床弩作為引子,真正發射驚天雷,用的是箱體裡麵的火藥。”

沈安點了點頭,邊走邊說:“床弩確實隻是為了拉動箱體內部的火石產生大量火星,引爆箱體內的火藥。”

“箱體的結構是倒置漏鬥型的,火藥在裡麵爆炸後,會形成巨大的衝擊力,將驚天雷彈射出去。”

“而驚天雷的引線也會同時被火藥引燃,我估算了引線的長度和驚天雷飛行的時間。”

“如此便能儘量確保驚天雷在落點處附近爆炸。”

聽完沈安的解釋,祖天星兩口子滿臉的驚愕和詫異。

用火藥爆炸了擊發驚天雷出去,其實他們也想過,畢竟神火槍的彈藥便是類似結構。

可是神火炮是靠著彈頭的動能殺人,他們一直解決不了驚天雷引爆的事情。

所以才把這個研究擱置了,冇想到師父竟然解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