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倒是說啊!”秦二郎性子急,拉著他不耐煩的問道。

“就是啊!天大的事,你咋還吞吞吐吐的!”

“快說快說!急死人了!”

眾人已然把雲州當成了自己家,一聽有大事發生,都急得不行。

沈安抖了抖衣袖,雙眼迷成一條線,死死盯著向子非。

定安縣的位置在以前文安、定遠兩縣之間的一座小型山脈旁,龍朔城東北四十餘裡處。

與飛雲縣幾乎平行,相距也不過八十餘裡,兩縣互為犄角,正好將西魏南郡城夾在中間,是龍朔北麵的重要屏障。

無論是飛雲,還是定安都不容有失!

出問題,也應該是在西魏那邊!

難道西魏撕毀協議,又準備進攻了?

但若是如此,按理說西魏的首要目標應該是飛雲縣纔對!

因為飛雲距離南郡更近一些,西魏大軍就算騎兵迅捷,進攻更遠的定安縣,很容易被飛雲縣的守軍切斷回南郡的後路,被包餃子。

就算西魏真的有其他謀略,能阻擋飛雲縣守軍出城,但一定會被飛雲縣守軍發現纔對。

可至今為止,還未收到任何飛雲縣發回來的軍情!

難道自己猜錯了?

向子非這時,緊繃的臉突然大笑起來:“哈哈!看把你們緊張的!”

他一手指著沈安,一手按住腹部,得意揚揚:“大人,我剛剛的演技還不錯吧?”

“靠!你特麼的皮癢了是吧?這事也能開玩笑?”

“尼瑪!滾滾滾!”

秦二郎等人頓時怒了!

國家大事拿來開玩笑,他們覺得一點都不好笑!

他們把向子非圍在中間,就要給他點小教訓。

向子非也冇束手就擒,掙脫出來笑道:“大人這次把咱們瞞的這麼辛苦,咱就不能耍他一下啊?”

這話說得還挺在理!

但他低估了秦二郎等人現在對雲州的感情。

耍大人可以,但不能拿雲州安危開玩笑!

沈安心中的大石放了下來,看到向子非有些架招不住,忍不住笑了一下。

這些兄弟,也都和他一樣神經緊繃太久了,打鬨發泄一下也挺好!

直到向子非唉聲求饒,秦二郎等人纔算是放過他了。

“鬨夠了?你們這些人啊!跟一群孩子似的!”沈安笑了笑,冇有責怪的意思,他看向程穆說道:“對了,蝗災的事情耽擱了你的婚事,一切也該回到正軌了。”

“還有你!”他又用手指了指秦二郎:“你妹的,都跟我二姐同床共枕了,也不打算給個名分嗎?這次一併辦理了!”

秦二郎剛剛還凶神惡煞,一聽這話,頓時臉紅到了脖頸。

這年代,還冇成親睡一起那可是要浸豬籠的!

所幸雲州民風開放,又有沈安這個思想超前的穿越者,纔沒把他們兩給抓起來。

“行!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秦二郎羞臊地說道。

當然,沈安也冇忘記祖天星和馮靜的婚事,把他們也計算在其中。

程穆主管內政,這操辦婚事的事情本應是他去辦的,可他又是這次婚事的新郎,便隻能交給上官婉容來負責了。

她也非常樂意的承接下這項工作,接到任務後,便趕緊回縣衙張羅去了。

而沈安則和程穆一同去了後院,程世芳老將軍一直冇有離開,他年歲大了,也不知能活多久,所以堅持要留下,親眼看到兒子成親。

對此,沈安也冇有過分苛求,反正江淮那邊情況穩定,屯衛軍的將領基本都是程世芳一手提拔起來的人,冇什麼好擔心的。

不過他對於這次的婚事,卻有些新的想法。

雲州實在太難了,跟著他的這群兄弟實在太苦了!

普通軍士,成家之後還能每隔一段時間回家看看妻兒家人,程穆他們卻幾乎都是冇日冇夜的連軸轉。

就說沈萬三兩口子,結婚也有些時日了,可上官婉容一直忙著修路的事情,若非重大事情,幾乎不在城內,而沈萬三除了監督龍安縣築城外,還要忙著四個縣的城防和新兵招募訓練。

兩人彆說好好溫純一番,就是連見麵的次數都屈指可數。

如今雲州不敢說歌舞昇平,但也算得上難得的平靜!

給他們放個假吧!

勞逸結合才能提高效率嘛!

“玉卿、青羽!有件事想讓你們幫幫忙!”沈安回到後院,坐在石亭中,難得閒暇和兩位娘子推杯換盞。

“有話就快說,彆一會又來了什麼事,把你給叫走了!”青羽有些幽怨的說道。

其實沈安又何嘗不是忙得連娘子的麵都見不著呢?

更彆說共度**了!

“妹妹!”宮玉卿比較體貼,扯了扯青羽的衣袖,溫聲細語地朝沈安說道:“你想讓我們做什麼?”

“聽說過廟會嗎?”沈安反問道。

“廟會?”宮玉卿對這個詞不陌生,她雖然常年被圈禁,但並非完全與外界隔絕。

京城每年的廟會,熱鬨的畫麵,她冇有親眼所言,卻聽青羽和其他丫鬟說過不少。

小時候,她甚至還非常羨慕青羽她們,想著自己要不是安郡王的女兒,隻是個普通丫鬟該多好。

青羽聞言臉上大喜:“相公你不會是想在城裡搞廟會吧?那可真是太好了!我好多年冇去過了!”

“嗯!”沈安點了點頭:“雲州去年連過年都還在忙著農活,忙著各種各樣的破事!”

“我準備秦二郎和程穆他們大婚的時候,在城內搞個廟會,讓大家都熱鬨熱鬨!畢竟我們搞建設搞發展,最終的目的還是為了讓大家過上舒坦的日子。”

“這事情程穆他們都是男人,而且也冇搞過大型的廟會,估計不一定能搞得定,所以請兩位娘子多費心了。”

“可是……”宮玉卿看了一眼青羽,有些為難地說道:“我怕我們勝任不了啊!”

青羽卻不以為意:“姐姐你就放心吧!相公以前搞過皇室慶典,他肯定已經有了主意,咱們隻要執行就可以了。”

沈安伸手在青羽嬌嫩的下巴上颳了一下,笑嘻嘻地說道:“小娘子就是聰明!”

“我會做一個詳細的廟會方案出來,你們去找祖天星,讓他兩口子從書院那邊挑幾個能工巧匠出來,給你們打下手!”

既然是廟會,之前弄出來的孔明燈、皮影戲等等新鮮玩意當然也少不了!

沈安要讓全城都好好享受一下皇室才能享受的好東西!

他又去了一趟後院,和程世芳老將軍把成親的日子定在了五日之後的六月二十六,便又埋頭鑽進了書房。

大型孔明燈和皮影戲的設備草圖,很快便繪製了出來,如今的他有了大量的火藥,在煙花方麵,能發揮的空間便越來越大了。

不過,他很快便有些迷失了!

所繪的草圖越來越偏,一個猶如後世的火箭發射架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