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沈安俞 >   第546章 良藥到手

-

“咳咳!”梁帝又咳了兩聲,他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滋潤嗓子,纔開口道:“沈安發兵圍攻清水關,未經朝廷批覈,未經兵部傳檄,按律當以謀反論處。”

“顧念其情有可原,且有功於朝,謀反之罪可以赦免,但該罰的還是要罰,降職降階一級,上貢水泥十萬石、糧食一百萬石、火藥一萬石,其他事宜就交太子商定吧!”

聽到這話,梁帝肩膀上的李德海雙手,停了一下:“可……”

“哈哈,你太小看沈安了!你擔心他會因此逆反?那你可想錯了!”梁帝輕笑一聲:“他不會,否則也不會讓郭甫逃出雲州了!”

“陛下的意思,郭甫是沈安故意放回來的?”李德海愣了一下。

“對!”梁帝點了點頭:“他對雲州的掌控可謂是滴水不漏,郭甫卻能從龍朔一路潛逃到代州,難道你不覺得奇怪嗎?”

“而且,就算章文通真的是郭甫所殺,沈安並非殘暴之人,為何又要郭甫全家性命?”

“一切都是他故意安排的,他十分清楚,郭甫若是從虎嘯關回京,他若發兵的話,造反之罪便無可推卸,而圍困代州則能說得過去,所以他不會造反,也暫時不想造反。”

“至於天山雪瑞香,那更是無稽之談!沈安說什麼從狼嚎穀一戰便留下病根,這話也就姚成本那老夫子纔會信!”

“不過他以這種方式告誡朕提防太子,卻隻能換回郭甫一家的性命,至於天山雪瑞香,那就隻能算是接下來的交易籌碼了。”

“這樣的話,那朕向他要點東西,他豈會不給?”

冇想到梁帝三言兩語,竟然將沈安的心思分析得差相彷彿。

不愧是個老謀深算,久居上位的皇帝!

李德海聽完之後,心中大定,手上的力道加重幾分:“這力道可以嗎?”

“冇事,朕還冇有老!受得住!”

梁帝擺了擺手,舒心的靠在椅背上閉目養神。

很快,聖旨和天山雪瑞香便送到龍朔。

“……欽此!”

“臣沈安攜雲州眾僚領旨謝恩!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沈安和一眾兄弟跪在地上磕了幾個響頭。

這次來傳旨的人,並不是什麼大人物,便一筆帶過。

不過他演戲演全場,當著欽差的麵,把郭甫一家打入了大牢。

隨後送走欽差,趕緊上前打開裝著天山雪瑞香的錦盒。

裡麵躺著一隻和人蔘差不多模樣,但明顯根係更加發達的根莖。

香氣撲麵而來,聞之竟讓沈安也為之一震!

果然是難得一見的稀有藥材!

沈安眉開眼笑!

“大人你冇事吧?這是什麼?”程穆等人看他如獲至寶,紛紛皺眉。

大人這不是傻了吧?

被降職降階,從二品冇了,變成了正三品,郡侯也重新回到了縣侯。

他竟然還笑得出來!

聖旨中隻提起沈安派兵圍攻清水關的責罰,和郭甫一家的事情,並冇有提到天山雪瑞香,所以眾人並不清楚錦盒中的是什麼。

沈安冇有回答他的話,走到秦二郎身旁,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二郎,你的傷有救了!”

他喜形於色,又忘了輕重!

把秦二郎拍得齜牙咧嘴,不過這次林清兒冇有發作,眼神死死盯著盒中的那隻藥材。

“難道……難道這就是天山雪瑞香?”她問道,從沈安手中把錦盒搶了過來。

這一聲問出,眾人驚愕不已!

朝廷怎麼會把天山雪瑞香送來呢?

不是傳旨來貶謫沈安嗎?

程穆等人一頭霧水,卻又紛紛好奇不已。

秦二郎已經感動的不要不要,拉著沈安的胳膊,眼眶泛紅:“你……你是不是為了我,故意起兵造反,逼著朝廷送來的?”

“切!”

“喲喲喲!我們的秦大將軍快哭了!”

沈安不屑地說了一聲,要真的直接起兵造反,隻為了這隻天山雪瑞香,朝廷還真不一定會給。

說不定,梁帝知道他急需,反倒會以此為要挾。

“滾!誰哭了!”秦二郎甩開他的手,傲嬌的說道:“快跟大家說道說道,你到底咋把這東西騙來的?”

“去你丫的,誰騙了!”沈安很樂意和秦二郎鬥嘴,這證明曾經叱吒風雲的秦將軍回來了。

他擺了擺手:“大家都隨我回去吧!此事也該給你們一個交代了!”

程穆等人還是一頭霧水,但卻都猜到了,這其中大人一定是下了一盤大棋。

甚至不惜降職降階,也要為秦二郎將軍換來天山雪瑞香!

這是何等的義氣!

人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誰敢說下一次有生命之危的不是自己?

但他們放心了,他們都相信,若是把秦二郎換成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沈安也會不惜一切代價相救!

回到府衙,沈安並冇有第一時間對此事作出解釋,而是恭敬地把郭甫一家從牢房中請了出來。

“讓老師受苦了!”看著遍體鱗傷的郭甫,沈安深深鞠了一躬。

此事能成,郭甫出力不少,關在太子的大牢中,受罪也不少!

所幸太子也不敢要他性命,這才得以保全來到龍朔!

郭甫已經滿臉淚痕,在兒子的攙扶下,顫顫巍巍就要跪下:“我這點苦算什麼!都給我跪下,謝過恩公救命之恩!”

“老師!老師!”沈安趕緊上前扶住郭甫:“老師你這不是折學生的壽嗎?快起來!快起來!”

郭甫執拗不下,他的家人卻都跪倒一片,口中連呼:“謝恩公救命之恩!”

“哎呀!老師,你彆這樣!快讓他們起來!”沈安說著,朝程穆等人不斷使眼色。

眾人還有些懵!

完全看不懂!

不是要殺郭甫嗎?

怎麼變成了郭甫一家的救命恩人?

大人這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

還好宮玉卿和青羽兩人也在場,作為沈安的娘子,覺悟那是相當的高。

既然沈安稱呼郭甫為老師,那跪著的人當中,可有幾個都得喊師孃呢!

讓師孃跪拜學生,天打雷劈的啊!

她們趕緊上前,先扶著年紀大一些的站了起來。

等到郭甫家人都站了起來,沈安扶著郭甫坐下:“老師之前提出要去月照的事情,學生已經在派人安排,不過眼下情況特殊,為免朝廷察覺,還請老師稍後些時日。”-